首页 古代言情

月下公子世无双

第十章:月下谈心

月下公子世无双 睦秋 2556 2020-09-20 17:45:04

  这晚的皎月又大又圆。

  不知道在空中飞了多久的苏浅,只感到身体微微一震,紧接着耳边响起柔和又令人安心的男声,“到了,睁眼吧。”

  许故渊看着怀里因害怕而皱紧眉闭上眼睛,努力靠着他缩成一团的少女,心中一阵柔软,还有些舍不得将她放下。

  “啊、啊?到了吗?”苏浅缩着肩,小手捂着嘴,警惕地睁开一只眼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确认下方是可以下脚的平整地面后,放心地松了口气,从许故渊怀里跳出。

  “唉,”怀中的温暖瞬间消失,许故渊心里闪过一丝失落,他叹了一声,背着手走过苏浅,“苏姑娘未免也太戒备了吧?许某可绝无害你之心啊。”

  “你可是惯犯,哪能不防着啊?”苏浅冲他笑了笑,一转身,却是不自主地惊叹出声,“哇……?!”

  远处的一轮明月几乎占据了自己的所有视野,头顶上是悠然满开顾自怜的樱花,樱花树的旁边放着矮脚围棋桌,上边黑子和白子各落了一枚。

  “怎么会想到带我来这儿?”

  “这是我平常在晚上发呆的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我给它取了个名,叫观月台。你看这离月亮近,景色又好,风也很舒服。每次在这呆一会儿,心情就会莫名变好。”

  “嗯……确实是这样。”苏浅看着这景色,吹着这风,心情确实是轻松了很多。

  “今天,怎么了?”

  “今天……家族里走了很多人。”

  也不知是面前的景色太过于迷人,扰乱了她的心;还是许故渊不同于寻日这温柔似水的语气,麻痹了她的脑。

  苏浅只觉得,在这一刻,可以放下一切防备,向面前的这个人诉衷肠。

  “走的几乎都是长老……都是从小看着我、跟着我一起走来的人。”

  “嗯,你说,我听着。”

  “我记得那个时候,老王在芦苇荡,向孤零零一个人的我搭话,他说你也是一个人吗?我想建个家族,你也来吧。”

  “然后她带着我一起,找了诞诞,老木桃,还有老李,这就是一开始的别知己。”

  “那个时候我跟老王在外面收人,一站就是一天,虽然我只是在旁边跟着,但是看着老王那个样子,真的很累!但是她一点儿也没抱怨。大家都打趣她拉皮条不够努力,可我知道,她是最最辛苦的那一个。”

  “这之后在老王的努力下,家族渐渐的人多了起来,他们也都收了徒弟,徒弟都领进了家族里……那个时候真的很开心。”

  “然后老王现在因为身体原因,去深山中休养生息去了,家族族长位传给了她唯一的关门弟子珠儿。珠儿真的特别特别用心,对我对大家,对所有小事都很上心。”

  “我不明白为什么祥长老他们会反对珠儿当族长,他们难道没看到珠儿的努力吗?”

  “现在老一辈的人走了一大半,老李也走了。”

  “我心里……挺难过的……物是人非了的感觉。

  “珠儿今早说的那段话,我听了真的很震撼!我觉得她真的很厉害。”

  “她最后下的那个决定,我也看出了她的犹豫……我觉得她或许也是这样想的吧。”

  “想的……什么?”

  “她或许也在想……老王看到这样的画面,人都散了,一定会很心痛吧。”

  苏浅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坐在地上,将脸深深地埋在抱着双膝的臂弯里。

  许故渊没开口,只是抬起手,轻柔地抚摸着苏浅的脑袋。她的黑发软软的,发丝也是细细的,这触感更使得自己不敢多下一寸劲,怕是一不小心弄疼了她,心疼更多的或许是自己。

  “该走的留不住,不该走的永远都不会走。”许故渊笨拙地在脑海里搜索着安慰的话语,“珠儿他们……不是还在吗。”

  没说几句,词穷的许故渊只得愣愣地,一言不发地轻抚着苏浅。

  “我……我不会安慰人。”许故渊挠了挠想破了的脑袋,“就是吧,都会过去的……”

  挤出一句话后又是一阵沉默。

  “唉,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想说,”只听许故渊轻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直言道,“还有我在。”

  “……噗嗤。”苏浅看着时不时蹦出一句话后,又抓耳挠腮眉头紧皱的许故渊,眼里带光弯成秀丽的月牙,笑出了声。

  “你,你笑什么啊?我这都是绞尽脑汁想的,心里话!”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在安慰我。”

  苏浅笑着咬住下唇,想用此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好让自己不要笑的太狰狞。

  偏偏这嘴角却不受控制地上扬,红润饱满的小脸蛋像八月份里熟透的苹果,水嘟嘟的,让人看了直想咬一口。

  这一笑,又是看的许故渊一阵恍惚。

  “我只是觉得,大魔头明明就很不擅长安慰人,却硬要勉强自己,努力安慰人的样子……跟你平常反差很大。”苏浅说着,眼里的笑意早已是浓郁成水,眼看着就快溢出来了。

  “你、你这是在笑话我?”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这句话,苏浅是捂着发烫的脸说的。

  “可、可爱?苏姑娘用可爱来形容男子……未免有些不太合适。”这句话说完,许故渊假装别扭的别过头去,心里的暗喜却藏不住地挂在了脸上。

  夜风习习,惊扰了樱花树的静谧。苏浅闻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悠悠飘落的粉色。

  苏浅侧过脸,微风卷起漫天飘零的樱花,划过他俊秀姣好的侧颜,略过许故渊的鬓角,吹动他如墨般的黑发,摇曳了翩翩白衣的袖摆和下裳。

  一股莫名地情绪从心底叫嚣着涌出,苏浅轻咬着唇猛地垂下脸,双手失措地捂住自己发烫的耳根,却没发现身旁的许故渊,也正满眼深邃地看着沐浴在花瓣雨当中的自己。

  “好、好像起风了。”

  “那……我送你回家族客栈吧。”

  “嗯?也行……”

  “啊不过,我看这风也只是一阵,”许故渊说着,脱下白外衫,严严实实地裹在苏浅身上,“嗯,这样应该不会受风了。”

  这已经是苏浅第二次披上他的白外衫了。

  第一次因为各种原因,完全没细看,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

  被白外衫包裹着的瞬间,淡淡的竹叶清香立刻不由分说地袭入鼻腔,侵入大脑,一时之间脑内罢工,陷入一片白茫茫当中。

  苏浅赶忙缩着肩屏息,赶紧打算盯着别处转移注意力,却看到这外衫的飘袖处,还有用金粉绘制的精致浮;用手轻抚之,布料的触感是令人十分惊讶的柔软。

  “再多呆一会儿吧。”许故渊缓缓开口。

  苏浅环抱着腿,红透的脸死死地埋在腿中间,闷闷地嗯了一声。

  许故渊看着苏浅这副努力想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样子,一方面觉得可爱,另一方面又很担心。

  “怎么缩成这样?还是很冷吗?”

  “没有,我不冷!我现在全身热得慌。”

  “怎么会热呢?难道又烧了?你抬抬头我看看。”

  “我不要。”

  “诶?这……那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我都说了没事了啦!我害羞!我不好意思了嘛!!!你让我这样呆一会儿!!”

  “你害羞什么呀?哦,衣服啊?那你也不是第一次披了啊?再说了,那抱都抱过了……”

  “啊!!啊!!!”苏浅尖叫着打断了许故渊的直男发言,“别说了!你别说了!!!”

  “那……哎,那要不我给你哼个小曲儿?”

  “我不要!!你给我安静会儿!!!!”

  “又见炊烟升起~🎵”

  “你听人说话啊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