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月下公子世无双

第十四章:我们成亲吧

月下公子世无双 睦秋 2837 2020-09-20 17:48:08

  与此同时,金滩——

  “我商跑过了啊,你在前面跑,我坐在马车后边看着你。”木桃扇着风,不紧不慢地对苏浅说道。

  “那你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啊?”苏浅嫌弃地白了木桃一眼。

  “保护你啊,万一有人劫你的商呢?”

  “知道了知道了。”

  苏浅随口附和着,心里却在嘀咕:你坐在马车上,怎么看得到我在前面有没有被劫啊?更别说保护我了!

  就这样,苏浅在前边跑着,木桃在后面舒服地躺在马车上,跟着马车晃啊晃的慢悠悠地前行着。

  苏浅回头瞟了木桃一眼,看到了他居然悠然自得地闭上了眼睛!

  哇!这个死木头!还说保护我!人都要睡过去了!唉……算了算了,谁会没事劫商呢!我跑了这么多次,没有一次被劫的,哪会偏偏在今天,这么巧。

  苏浅想着,加快了脚步。再一回头,身后的马车早已被甩开老远了。

  哼~死木头,看我跑完商怎么笑话你!

  苏浅刚暗自得意没几秒,一个一阳指隔空飞来,直接趁她不注意,将她束缚在原地。

  天啊!为什么又是段氏!

  苏浅看着面前朝自己坏笑走来的黑衣段氏,绝望地垂下头。

  我这辈子是躲不过段氏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苏浅面前突然闪过一个白影,一把将她推开至身后。

  这一瞬间,苏浅的心突然加快了一拍。

  “唰唰唰!”

  金色的碰撞将两个段氏弹开老远。木桃一个俯身,向前挥扇唤出影子,侧过脸解开苏浅身上的一阳指,在她头顶低声道,“走。”

  而后又一个瞬移,与刚才的黑衣段氏纠缠在一起。

  苏浅抿了抿唇,撒开腿跑的同时,担心地回头望了望木桃——两个段氏正打得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没关系的,死木头那么强,肯定可以赢的。

  数分钟后,木桃运着轻功追上了苏浅。

  “死木头你没事吧!”苏浅看到木桃一身轻松的样子,悬着的心瞬间放下,笑逐颜开道。

  “我能有什么事啊?段氏如果想跑,还是能跑的。”木桃轻飘飘地说着,拍了拍身上的狐裘大衣。

  “是是是,死木头最强啦!”

  “强不敢说,保护你是绰绰有余的。”

  很难得的,木桃没有还嘴,吐槽苏浅的敷衍,却是很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啊、这……”苏浅看着木桃灼灼的目光,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作答,“我……我看到你闭上眼睛了,我以为你看不到我跑去哪儿了,也……也看不到我被劫了。”

  “傻瓜啊你,就算我再怎么闭着眼,也不会弄丢你啊。”木桃对苏浅笑着说道,眉目却满是柔情。“我说了会保护你,就一定说到做到。”

  苏浅先是一愣,咬着唇冲着木桃眨了几下眼睛,没说话。

  她和木桃认识的时间,几乎和认识老王的时间一样长。于她看来,桃子是良师、是益友,是平时总是没心没肺,却有时候意外可靠的邻家大哥哥。

  二人走回客栈,路过临安广场。

  苏浅听到附近的一些小姑娘们,挎着篮子或是提着长剑,相互打趣道:

  “哇,这两天没看你来广场,今天在看你,你居然已经成亲了!”

  “那你不也是,跟李家公子在恩恩爱爱着呢嘛。”

  “你们都这么快有主了啊?啧啧,当年一个个,信誓旦旦地说要找个武艺高强的大侠,护自己一生周全,带自己走南闯北。现在?一个比一个嫁得快!”

  “哎呀,武艺高强有什么用!武艺高强是个呆子那也没意思啊。”

  “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只需要有个人,他会陪你细水常流,在你心情好的时候陪着你看看风景,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陪着你逗你开心。当你回过头来,发现他一直站你身边。”

  “哇,这也太美好了吧?”

  “哎呀,也没有啦……”

  “她害羞了害羞了!”

  “茶茶?发什么呆呢?上楼梯了。”木桃看着愣神的苏浅,轻声提醒道。

  “啊,噢!好哦。”

  “想什么呢?”

  “没……就瞎想。”

  木桃看了看苏浅一脸复杂的表情,又回头望了望广场那群嬉笑着的姑娘们,挑了挑眉,而后轻轻拍了拍苏浅的背。

  “别想了,回家吃饭吧。”

  这晚,苏浅又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气之下,干脆地轻功飞上客栈屋顶,百无聊赖地坐在砖瓦上望着天,放空自己。

  “今天怎么,又睡不着啊?”

  苏浅闻声侧过头,只见月光下的木桃,白发飘飘,狐裘大衣上的白绒毛也因为洒满月色更显得柔和。

  “嗯……睡不着。”

  “怎么不叫我?我陪你啊。”

  “你睡得好好的,我叫你做什么。”

  木桃微微一笑,掀起下襟坐在了苏浅身旁。

  “想什么呢?”

  “什么也没想。”

  “这个时候你应该回一句「在想你」。”

  “好的,现在在想你了。”

  “哦?想我什么?”

  “想你怎么大半夜不睡觉,来房顶扰我清静。”

  “你!你这个人真是跟个鬼一样!我这不是想来陪陪你嘛!赶我走是不是?行!我走了!”

  木桃愤愤说罢,就起身想走。但站起身后,却没挪动一步。

  “嗯?怎么还在呢?”

  “哇,你是真的想赶我走啊?你无不无情啊?”

  “我这不是想让你赶紧去睡觉嘛。”

  “那我不想睡啊。”木桃说着,又蹲了下去。

  “你这个点不睡觉,是要上天啊?”

  “我就想陪你嘛!”

  “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啊,怎么了嘛?”

  “噢,你不想让我陪,我懂了,你嫌弃我。行!行行行!我走!那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吧。”木桃有些不开心地说着,又倏地站了起来。

  “我没有。”苏浅无奈地说道。

  “你有。”木桃撇着嘴,有些闷闷地说道,“你为什么不挽留一下我?你就不能礼貌性地挽留一下我?”

  “行行行,死木头你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唠唠呗。”苏浅有气无力地敷衍道。

  “好嘞!”

  却没想到木桃轻松愉快地应到,又掀起下摆坐了回去。

  “……”这个操作给苏浅惊得目瞪口呆,“我算是明白了,你根本不是想来陪我,也不是想睡觉。”

  “啊?”

  “你想搁这房顶上做深蹲练习来的吧?位置够不够啊?要不我再挪开点儿?”

  “你这个人怎么满嘴胡话啊你,你!唉……我服了我服了。”

  这场斗嘴,木桃再次以失败告终。

  今晚星星没几颗,月亮也躲在云层后边,时不时露出半张小脸。

  “我说个事儿,”木桃突然开口,“认真的。”

  “说啊。”

  “我……”木桃微微停顿,像是在斟酌用词一般。只听他深吸一口气,温柔又缓缓地说道——

  “以后你去打怪,跑商,押镖,我都能陪着你,你累了我就陪你看风景;你睡不着我能陪你谈天说地,你不开心你就拿我出气;我以后也不会出去花天酒地,除你以外的姑娘我一眼也不看;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家里你最大,什么都听你的……”

  木桃紧握着拳,看着苏浅的脸,有些磕巴道,“还有、还有……我不会让你难过,呃、尽量……”

  苏浅看着眼前脸红得挠头的木桃,竟有些发怔。

  “所以……我的意思是,”木桃咽了咽口水,想直视苏浅却又不敢正视的眼神飘忽不定,“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所以……”

  “死木头你……”

  终于是下定决心,木桃抢过苏浅的话,十分认真地与苏浅的双眼对视,而后一字一句,温柔又坚定的开口:

  “我们成亲吧?”

  这、这也太快了吧?!

  苏浅倒吸了一口气,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与此同时,回忆像走马灯一样一一浮现在眼前。

  眼前的木桃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而自己早已习惯与他的相处方式,跟他在一起也挺轻松的,如果与他成亲了的话……或许一切也还是会同往常一样,什么都没变,也什么都不会变。

  想着想着,苏浅出了神。

  明月在秋蝉高唱声中拨开云雾,洒满世间一片白。朦胧恍惚中,眼前的人影好似与那一晚,月色下的一袭白衣翩翩相重叠。

  这一刻,苏浅心底的压着的情绪爆发般,无法抑制地汹涌而来,在眼眶被湿润充盈的瞬间,一切又同原本便不存在似的,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徒留一片空荡荡的荒芜。

  月又一次收起了光躲进了云雾,天地黑暗,秋风萧瑟中,苏浅略带苍白的唇动了动。

  “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