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月下公子世无双

第十五章:许某悔恨万分

月下公子世无双 睦秋 2582 2020-09-20 17:49:47

  翌日,清晨。

  “咚、咚、咚!”

  小石子一颗接一颗,十分有韵律地砸在许故渊房间的窗框上。

  许故渊皱着眉,轻叹一声下床拉开窗,迎面飞来一颗小石子,却是被他用手轻松接下。

  “鹿叁,你一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许故渊一肚子不愉快,眼见着这鹿叁还来添堵,语气自然便有些不耐烦。

  “哎呀,你吃火药了啊?火气那么大?”鹿叁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来给你带个消息的,不过看样子,你好像不感兴趣哦?”

  许故渊冷眼看了看楼下后院抛石子玩的鹿叁,刚把窗合上的瞬间,却听他幽幽地补了一句——

  “是关于小唐门的哦~”

  鹿叁故意拖长了音说着,而后慢悠悠地转过身去,刚迈出一步,身后“唰!”地一声,许故渊翻出窗外,素衣白裳如绽开的雪莲一般,落地无声地出现在鹿叁身后。

  “她怎么了?”

  “哟,这么激动?”鹿叁脸上挂着些震惊,却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挑着眉戏谑道,“许故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嗯。”

  “我就说嘛,那杀人如麻没有感情的钢铁直男大魔头,怎么可能喜欢……等等?你刚说什么?”

  鹿叁本是打算振振有词地,背出早已准备好的话来取笑许故渊,却没曾想他竟会做出肯定的回复。

  “你说「嗯」?”

  “你话怎么这么多?”

  “哦,没,我……那你没戏了,”被打乱了的鹿叁,言语有些破碎地一字一句蹦道,“她要成亲了。”

  “什么?”

  “她要跟别人成亲了。”

  “什么时候的事?跟谁?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跟个连珠炮弹似的,平常没见着你这样啊?”鹿叁被问得一脸懵,“就昨儿深夜,我恰好喝醉了,在茶庄门口躺着呢。于是就听到那个……那个小唐门叫他死木头?的那个人跟小唐门求亲,然后小唐门就答应了呗。”

  “日子定了吗。”

  “那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他们家族的人。”

  “好。”许故渊说罢,白袖一招,抬脚就往客栈里走,只留鹿叁一人还懵在原地。

  回到房的许故渊,随意收拾了些随身用具,刚想转身离开,视线却对上了优雅地靠在房门边的南南。

  “让开。”许故渊眼神淡淡地开口。

  “师父,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急匆匆的?”

  “与你无关。”

  “再怎么说我也是师父唯一的徒弟啊,师父这样绝情,合适吗?”南南抬起手,有些打趣地说道。

  “我要是再耽搁一刻,那可就真如他们所说,孤单一辈子了。”

  “怎么会~师父还有我呢不是!”南南突然轻捂着脸,笑靥如花,“如若师父不满足于「假夫君」这个称谓,南南倒是不介意……弄、假、成、真。”

  “你还敢提?如若不是帮你,我也不会被误会,陷入这般困境。”

  “什么?”

  “行,那就不说了。”许故渊一甩手,不愿再搭理她,“劳烦让开。”

  “师父?南南莫非做错了什么?”

  “南南什么也没做错,是为师做错了。”许故渊不耐烦地揉了揉挤在一团的眉头,“南南已经长大了,为师思前想后,决定让南南出师。”

  “出师?”

  “今后你不再是我徒弟,我也不再是你师父。如若再见,叫什么都可以,别叫我师父,”

  许故渊说着,歪着脑袋想了想,又抬起手摆了摆,补了一句,“或者就干脆别打招呼了。”

  南南愣了愣,见许故渊眼里并无玩笑之意,便开口再次确认:“许故渊,你认真的?”

  “嗯。”

  “那云公子之事,后续怎么办?”

  “云公子?挺好的,嫁了吧。”

  许故渊说完,见南南还是丝毫没有要让门的念头,转身一翻,从窗口跳了下去。

  “你!!许故渊!!!”

  临安城内——

  许故渊脚踏轻风,在城楼顶上来回穿梭,眼神却直往人头攒动的大街小巷里望。

  倏地,眼里闪过惊喜的光——

  路口处,苏浅正独自站着发呆。

  他微微侧身,轻功落地。招了招衣袖,大步上前,刚开口搭话:“苏姑娘……”

  却见苏浅抬头,眼里骤然明亮了一瞬,又霎时暗了下去,不再直视他。

  “公子,我家夫君不喜我与外人搭话,告辞。”

  说罢,便扭头匆匆离去了。

  许故渊杵在原地,又好气又心堵,“嚓!”地用劲展开墨骨扇,为了让自己冷静似的,气鼓鼓地扇起了风。

  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她这就跑了?她这还没成亲呢,夫君就喊上了??

  当晚,珠儿正一个人,在家族客栈后院的空地处,挥舞着等身长刀操练。

  只觉秋风乍起,她警觉地侧过脸,余光瞥见一袭白衣悄无声息地,跳落在院子角落。

  “谁?!”身体率先做出反应的珠儿挑手挥刀指向角落,随后发问道。

  “在下许故渊,此番来得突然,若惊扰了珠儿姑娘,许某在此赔个不是。”许故渊将墨骨扇收好,拱手作揖道,“许某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绝无恶意。”

  珠儿轻瞥许故渊,见他手里没拿武器,一脸恭敬的样子,便收起了长刀,背至身后。

  “许公子乃堂堂龙门霸主、联赛榜首,竟有事求于我?珠儿不敢当,直说罢。”

  “许某,恳请加入别知己。”

  “哦?为何?”珠儿秀眉一挑,问道。

  “许某以为,机智如珠儿姑娘,早已对许某的想法与企图了如指掌。”

  “许公子是有家室的人,珠儿怎敢妄加猜测?”珠儿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许故渊,张口便说出了心底的疑惑。

  “这都是误会。当日只是我徒弟求我,假扮她夫君演一场戏,替她挡掉这人。”许故渊提到这事儿,脑仁儿便疼得直突突,“许某并无家室,天地可证!如若撒谎,必将被天打雷劈。”

  珠儿勾起嘴角,再次逼问道:

  “哦?如若你当真别无二心,又为何要答应她演这出戏?”

  许故渊脑子里是闪过了千万个无奈。

  当初若不是南南泪盈盈地百般恳求,自己实在是不忍心,念在师徒多年情深,这才点头答应。现在想来,就算是千不该万不该,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许某悔恨万分。”

  珠儿见许故渊态度着实诚恳,便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轻松一笑。

  “好,那……珠儿至此,还想明知故问一句。”

  “请问。”

  “许公子想入别知己,究竟为何?”

  许故渊先是一怔,而后毫无犹豫开口答道:

  “……苏浅,苏姑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公子直爽。”似是没想到许故渊竟如此直接,珠儿放声大笑了起来。

  随后她红袖一挥,转身进入储物室。再出来时,手里捏着两把银制钥匙,顺手一抛,“别院1022号房,可行?”

  许故渊稳稳当当地接过钥匙,捏紧抬起手冲珠儿抱拳道:

  “许某谢族长成全。”

  “打住。能不能成,得看你自己了。”珠儿背对着许故渊挥挥手,“大婚之日定在三天后,别怪我没告诉你啊。”

  “……谢族长,许某铭记在心。”

  另一边,忘忧家族客栈,鹿叁房间。

  “师父!师父!许大哥居然退家族了!你知道吗?”柠儿慌慌张张地推开鹿叁的房门。

  “大惊小怪什么呢,他又不是忘忧的。”鹿叁将手伸入铜盆,捧起清水洗了洗脸,不紧不慢地说道。

  “不是,那他的家族也是排行前十的大家族啊,这……说退就退啊?他发什么疯啊?他要去哪儿啊?去干嘛呀他?”

  鹿叁摆着头,无语地看了看“好奇宝宝”柠儿,又翻了个大白眼,长舒一口气,缓缓开口:

  “追媳妇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