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她的骗局

第二十四章 往事:意外

她的骗局 错图 5635 2021-01-17 15:30:00

  2006年 s市

  s市的华师附中门前停着密密麻麻的车辆,此时属于放学高峰,上了一天课的学生们都有些放松,离校的步伐也走的很快,接到孩子的车辆逐渐散去。

  夜色正浓,街道上霓虹灯璀璨撩人,学校恢宏的大门没有关闭,零星的有几个学生相继走出。

  校内的响起来铃声,是高三的学生晚自习开始了。这时一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男生,板正的被着个黑色书包,刚刚走出校门口。

  双手插兜,棱角分明的下颚,薄唇是冷峻的弧度,碎发随着微风浮动,挂着耳机,身后传来揉杂这羞涩的声音。

  “新同学,你怎么回家呀。”男孩听见声音,摘下耳机,回头时嘴角微微上扬,一双深邃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衬着眼下一抹暗红的点,无辜且暧昧。

  “不知道”与这里说粤语的人不一样,男孩说的普通话字正腔圆,让听得人有种被慎重对待的错觉。

  女孩听这话,捂着嘴笑声艳艳,走近了问“这怎么还不知道了呢”

  “家里人有事不能来接了,怎么回家的话,”男孩看了看远处的公交站点“今天钱没带够,我要研究一下做几路公交了。”

  “你家在哪里,也许我可以送你回家。”女孩说话时眼睛放着光,男孩看看她,她又矜持的躲开视线。

  男孩无声轻笑:“那样太麻烦了,不用的。。”

  “没关系的,就当是你总是给我讲题的报答”

  男孩眼里嘲讽一闪而过,再抬眼就是温润沁水的眼光。

  “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我自己可以回去,而且班长回去晚了,家里该担心了”

  这是在关心我吗?兰莹莹觉得脸上有些发红。出口就是没设防的话。

  “我爸妈今天都是夜班,根本不会管我的,我晚上不回去也没事,现在市里好多地方都在修路,公车倒来倒去,你很容易会迷路的,啊,当然我不是说新同学你笨的意思,”

  她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这位刚刚转来华附新同学,平时感觉有些高不可攀,据说他是以年级前十的成绩转来的。不仅成绩好,长得还出众,几乎第一天就全圈住了学校所有女生的目光。

  她也是,但她不好意思,只是偷偷地观察他。

  她发现,这位新同学,虽然人缘看着不错,但是从不主动和别人聊天,也不会叫别人的名字,其实她觉得他可能是没记住别人的名字。

  往常他很早就回离开学校,年级几个出名的女生也总撩着他,但他从不主动。

  此时梁宸专注静默的看着她,忽而侧头一笑。

  怎么了吗?哪里不对吗?兰莹莹懊恼的开口“啊,我话太多了”

  “没有,班长同学,”男生的双手插在校服兜里,笑的阳光灿烂。“只是,女孩子最好不要轻易告诉男生自己晚上可以不回家”

  “我,”她看到一时呆了,“我没有轻易”

  兰莹莹觉得自己说的话特别暧昧,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敢看男孩,直到过了一会,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交叠而动,她似乎听见了一声轻叹,再抬头只看见男孩的好看的侧脸,梁宸在前面往车站走去。

  “那就麻烦班长了。”

  她意外又惊喜,脚步轻快的向前走,过马路的时候,男孩特意走在她的左侧,手礼貌的虚虚的揽着她,很快的两人上了公交车。

  车上人有点多不多,两人并排的站着,兰莹莹随着汽车颠簸,王者窗外夜色朦胧。

  这时并排的少年沉默的站到她身后,替她隔开拥挤的人群,兰莹莹看着玻璃上投射的男孩清俊挺拔的身影,背后是男孩身上淡淡的,似乎是洗衣液的香气。

  男孩家就在位于s市中心的香蜜公园附近,林立次比的摩天大楼一侧,闹中取静的一栋栋小别墅。

  香蜜公园站到了,男孩一下车,就轻松的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对身边的女孩说“班长同学,到这里我就可以找到家了”

  这样啊,听见这话女孩有些失落。

  “那我就不……”

  男孩看着她的全都堆在脸上毫无遮掩的表情,没等她说完话,就打断了她。

  “班长不急着回去,可以到我家等一等,等我父亲回来了,我们可以送你回去。”

  “嗯?你的意思是?”女孩面露不解。

  “我是在邀请你,邀请你到我家坐一会,喝点茶水”

  他说话的时候缱绻微笑,坦坦荡荡的说出了有些不应当的邀请。

  皓月当空下她竟觉得男孩的眼睛比月光还美。

  “不打扰的话,好的”

  一只狗儿憨憨地跑到树下,转了几圈抬腿,忽然警觉地收起腿,看向草丛里。

  远处主人喊了它一声,小狗马上把疑惑抛之脑后,摇着尾巴跑走。

  过了一会儿,密密丛丛的绿化带里伸出一只手来,拨开绿叶,露出一张阴沉的脸。

  脸上颧骨很高,浓密粗黑的眉毛,眼距较常人宽很多,天生一双死鱼眼,面无表情里透着阴狠直勾勾的盯着远处。

  顺着视线,远处小楼门外一盏明灯下,俊逸的少年引着个娇小的姑娘进了房子,门轻轻的合上了。

  她这才有了点表情,离开了绿化带,避开监控走到阴影里。

  那里停着一辆长城小面包,她在漆黑的玻璃上连续轻巧的敲了七下又七下,车门才被打开。

  “那小子又带女孩回来,都三个了,真会玩啊。”女人的死鱼眼努力瞪着。“比我们业务能力都强。”

  黄明仰躺在车坐上,头枕着一只手的,闻言坐起身,摆弄膝盖上的黑色帽子。

  “我们盯了他一周了,他爸没回来过,她妈就昨天回来了一趟,平时就是司机接送他。”

  “他带女的回家的时候就不用司机接送了,他每天早上都会去公园。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明天早上动手,至少有一天的时间让我们转移。”黄明讲到这,从脚边的塑料袋里拿了个面包给她,“明早你在公园准备。”

  女人露出犹豫的神色,显得五官愈发奇怪“明哥,我们真的要绑这个小子吗?毕竟这个是,公安家的。”

  “就要的是公安局长的孩子,我们可以用他交换老大。怎么,你害怕了?你别往了兰姐怎么死的。。”

  黄明一时间没控制住脾气,凶狠的抓着女人的肩膀,见她畏缩的缩缩肩膀,歉意一闪而过,手松开轻轻扫扫她的肩膀,语气柔和地说:“阿菊呀,再不济,我们也可以用他当人质,万一我们回去的时候遇见意外,还可以用他挡一挡不是。”

  女人想了想他的话,信任的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明哥,我以后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那好,那你先休息,我去盯会儿”黄明满意的带上帽子,手搭上把手就要开门下车。

  女人不忍心他辛苦,就要拦他“明哥,我不累,还是我去吧。”

  “没关系,我正好透透气,你明天五点我们看好的地方就位。”说完就矫健地下车关门,左右扫视了一下,拉上身上大衣的拉链,顺着阴影绕回到隐蔽的地点,继续望风。

  一夜无事。沿海城市的初冬也并不寒冷。只有天亮的晚了,才让感到些许季节变换的魅力。

  太阳还未升起的清晨五点,公园附近的路灯还没亮起,香蜜公园里装饰的壁灯散发着柔和昏黄的光,周围静悄悄的,偶尔有晨练的人跑过,惊扰了躲在草丛里的小猫。

  男孩戴着耳机,和一个打包盒,熟门熟路地来到公园里,穿过大门,没有走去往观景台的石子路,而是在九曲十八弯的小路里闻着淡淡花香,来到了深处的大树下。

  树下有一个空空的盆,男孩耳机里放的音乐只是一些旋律,随着这些空灵的旋律,他走到树下,将打包盒的猫粮倒满整个大盆。

  听到声音,逐渐有几只小猫跑过来,喵喵的在男孩脚边徘徊的撒了一会娇,男孩撸着一直小黑猫的头,揉捏它的脖颈软肉,眼底深沉。

  松开手,小猫咪急匆匆扑向食盆,男孩起身往偏僻的小路走去。

  刚出公园后门,平时无人的小路上趴着一个人。

  那人似乎被他吵醒,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给点钱吧,给点钱吧。”

  他面上不显,心理却嫌恶非常,并不给她施舍分毫,直接就走。

  “别走,给点钱吧”谁知那乞丐拽住了他的裤脚,他使劲几下,竟然没拽动,怒急反笑。

  “把手松开。”声音冰冷的威胁并没有奏效,脚下的人恍若未闻,嘴里仍嘀咕这那两句话,少年的耐心终于好近。

  反正四下无人,他可以任意展露自己的本性。

  他俯下身,手挨近那人糟乱的头,手指插进头发,狠狠地抓起来:“我让你松手。”

  话正说着,他隐约问到一股甜腻的香水味。

  要饭的也会喷香水吗?

  他还为反应过来时。

  一直垂首乞讨的人猛地抬起头,死鱼一样的眼睛瘆人地看着他。

  惨白的脸上露出恶意的嘲笑,他刚觉得不对劲,那人就朝他脸上撒了一大把沙子。

  “斯——”他闭着眼睛往后推,嘴巴一下子被人捂住,紧接着感到肩膀一阵疼痛,然后他就彻底陷入黑暗。

  男孩被打了一针,歪过头晕倒在黄明身上。黄明从后面把他拖上了停在旁边的车上。

  趴在地上的黄菊干脆利落的收拾零七八碎的物件,紧随其后上了车。

  汽车立即开动,绝尘而去,此时太阳刚要升起,天空蒙蒙半亮,这无人幽静小道依然平静如常。

  夜晚又一次降临,兰盈盈伴随着放学铃声自己磨磨蹭蹭的收拾书包,陆陆续续的同学都走了,几个小女孩出门的时候回头喊她道别。

  “大班再见”

  “啊,拜拜”她有气无力的回答,坐在她后面的一个夏梓看了她一会。

  “盈盈,我跟你一块走吧,我看你不太舒服。”她推拒不过,和女孩挽手一块走了。

  兰班长其实身体没有不舒服,只是心情复杂。她们一路无话,出了校门口。

  校门外的车都散了,她们走出来的时候正看到一辆黑色途锐旁边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身警服,举着电话眼睛不忘往学校里看,显得有些焦急。

  她看了一会,跟着朋友落寞的走了。

  那个男人打电话的语气有些焦急,一连播了好几通的电话也没有人接。他利落的上车,发动挂档,奔驰而去。

  到了小别墅外面,他用钥匙开了门,在屋里喊人,转了好几圈。这小子去哪了。

  男人把警帽摘了往后撸了下脑门,在门口来回踱步,看见门口衣架上挂着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

  眉头一凛,穿着皮鞋上楼走到一个卧室。卧室里还有点刚装修好的味道,床上被子有些凌乱,学习桌上放着个书包。

  男人眉头越走越紧,书包,校服都在家,难道是早退了么?他又拨通老师的电话,正要离开房间。

  眼尖的看见屋内的垃圾桶里放着的白色纸,隐约里还有些东西,他翻了一下,脸色微变,电话此时正好接通。

  “喂,王老师吗,我是梁宸的叔叔,啊,你好你好,嗯,嗯?您是说今天梁宸提前离校了吗?,”

  “哦,嗯嗯,那先这样,我找找他,那个老师要是有我们梁宸的消息,麻烦给我回个电话,嗯,谢谢老师。”

  “那先这样,老师再见”

  挂了电话,男人脸色已经非常不好了。他马上又打了个电话。

  “喂,局长。我是王威,宸哥儿在您那吗?我今天接宸哥儿,学校老师说他今天没上学。”

  “他不在我这,你问他妈妈了吗”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声音沉稳,带着不怒自威的威仪。

  王威打电话的身体不由的妥协下来,低声汇报“我问嫂子了,说没见着,嫂子在朋友家玩呢”

  这话说得小心,梁局长心里明镜。

  他工作忙,不着家,还主动申请离京,举家到这来工作,他妈妈心里头有怨气。刚到这地,她哪来的朋友,无非就是去哪里打麻将了。

  梁局长叹口气,“有没有可能是去哪玩了,宸哥儿一向有分寸,不用我们操心,可能是在朋友家玩”

  “局长,”韩冬犹犹豫豫的开口。“局长我觉得不像,我在家呢,宸哥儿校服和书包都在家,钱包也在家里。”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而且,局长,我还在家里发现了。”韩冬复又蹲了下去,翻了翻垃圾桶露出里面乳胶样的一袋,“嗯。我们还是见面说吧。”

  夜幕降临的无声无息,s市市公安局里如同平时的夜晚一样忙碌着,由中央特派下来的梁局长正在办公室听支队长汇报668特大案的总结。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打击窝点12个,共计抓捕以刘大为首的犯罪团伙的上层主管7名,在逃人员黄明,黄菊,经审问,刘大也不知道他们会逃到哪里。”

  坐在主桌前的中年男人,头发浓密而黝黑,剑眉下的锐眼炯炯有神,沉思时散发出不同寻常的威严,没有穿制服,倒是一身黑色的休闲衣有种别样的高级感,他点点头“不着急,暂时把刘大他们收押,整理证据,你跟检察院他们商量好量刑那些细节,在逃人员发布通缉令,尤其是国界线那块,我记得刘大,黄明,黄菊还有击毙的黄兰,都是从越南来的,我们下一步准备联系Y省方面,我可能要去一趟省会N市,你们就正常进行工作。”

  “咚咚”正说着,外面敲了两下门',韩冬推门看见屋内的两人,嘴里话噎了一下,对年轻的警队支队长潘煜明打了声招呼“潘队好。”

  再问了端坐在椅子上的人一句好“梁局好。”

  说完就微笑着站在桌子一旁不说话,王威是跟着梁局从中央来的警卫,局里都给他面子,现在这情形,他一看就明白王威是有事要跟梁局单独汇报了。

  连忙起身,也问了声王哥好,然后就跟局长说去忙别的工作了。

  梁局点点头,就让他离开了。

  “情况就是这样,梁局,宸哥如果只是去朋友家,把校服和书包放家里情有可原,老师说他今天没上学,就算宸哥是普通的逃学,正常的学生为了不被家长发现,在放学时也应该回家了,”韩冬回想着家里看到的处处矛盾的地方,

  “而且从家里发现的,东西来看,应该是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而且,是什么原因能让宸哥,”韩冬也算看着梁宸长到这么大,这孩子从小自理稳重,嫂子还是个不省心的,自己常把他当个小辈儿一样关心。这会没想到自己家的孩子一下子长大了,还有点不好意思。

  “做完那种事,还能出门,一直未归音讯全无,会不会是离家出走呢。”

  梁局长和王威说话时语气熟稔很多,两人多年好友可算是生死之交,只是王威尊敬他,话语间总免不了以梁局马首是瞻的意思。

  “梁局,平时宸哥儿都特别稳重,不会轻易做离家出走这样幼稚的事吧,这件事,您怎么看?”

  为人父的梁局却有点无奈,用示意王威坐下“这孩子也到了谈恋爱的时候了,我觉得用不着这么谨小慎微的,咱们这些老家长就别过于操心了。”

  说到这,他略有些骄傲的笑了,他的儿子出众优秀,让他一直引以为傲,只是小男孩到底刚18,就带女孩回家,确实,需要敲打敲打。

  想到这里,他敛了笑容,话锋一转。“不过,你想的也对,现在是多事之秋,宸哥儿在外面也不好玩太久,既然想不到他去哪里了,那我们查一下监控把。”

  梁局说完话站起身,王威明白他的意思,也跟着站了起来。

  两人都是军队出身,身姿挺拔,腰杆倍儿直,走路带风,尤其是梁局,走路时目不斜视,看着前方。

  “安全监控我安排给信息中心了,去那查一下,就知道了。”

  这是他从首都带来的习惯,像他们这种工作,家人的安全总要留一手。这是他们这些太子党的秘密,门前安的监控,看不到太过的隐私,又能远程确认家里的情况,这种一般隐藏在单位的监控系统里,需要调取时输入特定的密码,这是王威跟随梁局调转到广东才知道的事。

  他们到信息中心,用特定的安全电脑,输入密码时韩冬眼光闪避了一下,电脑上画面就显示出来。

  摄像头是广角高清的镜头,切换成了红外夜视模式,从院门到正门前的院落全都看得清楚。

  “昨天你和我审刘大,所以让宸哥儿自己回家,然后今天老师说他没去学校。”说这话梁局就切换日期时间,调到了昨天早上。

  等了一会,画面上显示出了男孩的身影,男孩背着书包走出门外,梁局再输练的调整时间,调为下午七点左右,倍速播放,从他的熟练程度可以看出他对这种监控系统的了解。

  时间快速地从七点走过,屏幕上的光影交错变换,一直到晚上八点,图像才有了明显变化。坐在电脑前的梁局快速的点击了取消倍速播放。

  此时天黑了,夜视模式下图像成黑白色,上面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举止并不算亲密,两人在院子门口磨蹭了一会才进来。

  画面里也能看出那娇小女孩可爱羞涩的表情,摄像头只拍到了男孩侧脸,两人很快进了屋。

  看了一会,院子外面偶尔有一闪而过的光,可能是车灯,总体没有变化,复又开启倍速。看了好一会,梁局忍不住捏揉了一下鼻梁,王威一看赶忙让他休息一会。“梁局,你都忙这么多天了,从来这就没睡过好觉。你快让我看吧,”

  “案子不结束我也不能放心休息。再说这个都是小事,我家儿子的事我还是能坚持的”他拍拍韩冬的肩膀。没让开位置,王威还想劝他,电脑上屏幕就动了。

  从画面里出来一个人,只能看到背影,他手里好像拎着什么东西,一直走到大门外看不见了。

  是梁宸,梁宸自己一个人。

  暂停。时间为五点27分。梁局和王威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

  这么早,宸哥儿就出门了?王威立即捡起旁边的纸笔记录。

  梁局才继续播放,快速的播放一直到早上快七点,才从房子里出来个女生,女孩回头深深地看着门,才离开。

  直觉告诉他,情况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快速的监控录像一直闪动,最后停在王威来到门前的画面。

  梁爸爸转转脖子,搭在桌上的手指点了两下桌面,吩咐韩冬。

  “马上联系支队,寻找梁宸。”

  “情况不对,他拿着一袋东西,没穿外衣,明显是临时外出,不准备在外面停留太久的。”

  “你们组织调一下街道的监控,看看他到底去哪了,”

  “最后,暂时保密,不要告诉你嫂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