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她的骗局

第三十章 往事:迟来的自救

她的骗局 错图 3961 2021-01-23 15:30:00

  2006年云市

  这几天春城云市遭遇寒流迎来了难得的冷冬,天黑的也越发的早了。

  下午四点,咯吱的推门声,简陋的小院里走出个鹤发鸡皮的老婆子,穿着薄棉的立领外套,脚下穿着棉布鞋,端着个布包盆的手上皱皱巴巴抖个不停,关上门落了锁,一步三颤的往前走。

  废了好大的劲儿过了土道,来到垃圾站的门前,先匀匀气,眯着眼睛分辨了一下周围的样子,确定就是这个门了,才敲了几下门。

  等了一会儿没人应门,她又敲了几下。

  还没有人来开门,老婆婆有点不安,再抬手就改成了以掌拍门,“砰砰砰”的敲了还一会门才打开。

  开门的男人,披着个单薄的破外套,眼下发青,鼻子一抽一抽的,有点泛红,正是从公园开垃圾车跑回来的孟老狗。

  他此时警戒的左右看看,眼睛贼溜溜的,紧张且不耐烦地看着面前这个没见过的老婆子,“你敲门干什么。”

  老婆子也有点害怕的,说话就更费劲了。为了说清楚,她就说的很慢。

  “我找孟子,她好几天没来拿饭。”

  “我怕她饿到,喏,给送点”

  孟老狗上下打量她一下,视线落在她手里抱着的饭盆,他好几天没吃到正经的饭菜了,一时间正觉出饿了。

  “那好,给我就行了。”他伸手就夺过饭盆,老婆子勉强稳住身体,揉了揉被他怼的生疼的肩膀,问他。“你是,孟子他爹”

  孟老狗斜愣他一下,点头就要关门。“对对对,给我吧。”

  老婆子抓住门边,关心的问“孟子在做什么,让我见见她”

  “见什么见,孟子早上学去了。见她干什么。”老狗着急,只想快点打发了她。

  “没什么事,快滚,老东西事真多。”

  没给老人说话的机会,门就被关上了。

  老婆子搓搓手,原地等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走了。

  孟老狗这三天都没有出门,他现在就是一只惊弓之鸟,明菊两人的事他现在一点不敢多看多问多打听,那天回来外面就戒严了,全城通缉黄明,警车天天在城里巡视。

  那天警车来的蹊跷,孟老狗脑子不好使想不清楚,但就是感觉不对劲,索性这几天都不出门,把狗子们关好,连孟子都不能出去。

  他打着哈欠,拖拉着鞋子慢慢走回去,上了楼梯听见关门声。抬眼望望,脚步虚浮走过去,打开门。

  几个孩子见门开了,发抖的抱坐一团,不敢发出声响。

  老狗扫视一圈,一低头看见了挨着门边盘腿坐着的孟子,她那防备的眼神,看他就像看一个仇人一样。

  老狗不喜,“去,你那什么眼神,说,刚才开门干什么。”

  孟子低头不说话。

  “别装死。”

  “我们好几天没吃饭了。”

  “嘿,我说,你挺会找时机,刚有人来送饭,你就说着茬儿。”老狗讽刺她。

  “都三天不让我出门了,我们实在饿不行了。”孟子坐在地上,后背挺得直直的,低着头不让老狗看见她是脸,嘴里话说的飞快。

  “还顶嘴,本来还想给你们分点,现在看来。”老狗颠颠手里的东西,侧身要走,孟子反应迅速的抱住他的腿。

  “别,我错了,给我们点吃的,实在饿不行了,”她仰着头讨好的求他,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骨气在这里实在没什么用。

  老狗看了满意的拍拍他的头。“这还差不多,分一半给你们,”说到这他把手放在孟子的头顶,揉了揉她的发丝,手下微微用力的捏抓了一下孟子的头。

  “以后别頂嘴,你要记住,我是你老子,我要你听话你就听话。”说完把饭盆给她,“分了好了给我送来。”

  老狗进了对面的屋,孟子紧紧的咬着牙,愤恨的盯着门。

  后面几个孩子走过来。脚上还拴着绳的丽娜打开饭盆,里面是一大摞饵块还有拌菜,饵块下面还留了三个鸡蛋。打开之后孩子们等着孟子分。

  孟子想了想拿了小一半的饵块,又把鸡蛋全拿出来。拌菜没动。

  几个孩子分了分了,她就端着盆送到老狗屋里,老狗掀开布帘,嫌弃的点点头,撇撇嘴。“谅你也不敢多拿。回去吧,对了,这几天还不能出门啊,在家好好看狗。。”

  孟子停下来,“那我们吃什么。”

  老狗瞪眼,后有敷衍的摆手让她走,“还问,行行行,我会给你们弄饭的。,”

  孟子离开前,听见他自己嘟囔。“妈的,等警察走了,把你们全卖了换药。”

  孟子回去了,想了想,把自己鸡蛋扒了皮,咬了一半,剩下的加几个饼,在把接的生水瓶子带着,送去给小黑屋。

  天气冷了,小黑屋就更加的阴冷潮湿。

  男孩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闭着眼睛,反正睁开也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地方过了多久,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他又饿又渴,身上还疼,支撑他活到现在的,只是心底的恨,他苟延残喘的坚持着看黄明的下场。

  孟子打开门下小窗的时候,他一度以为是幻觉。直到小盆塞了进来,他笑了,他可不会产生吃这种东西的幻觉。

  “喂喂,你还好吗”外面传来那小子的声响,梁宸一开始懒得回答,他还躺着,借着光看见地上的灰土,小屋子不透风,有一股子屎尿味。“喂,你说句话。”

  他被问的烦。“干什么。”

  孟子放下心来,推了瓶子和毛巾进去,多唠叨两句。“你把饭吃了,这水可以给你洗洗,还有毛巾。是干净的。”

  梁宸仍是躺着,只仰头看了一眼小窗口,可以看见小孩的手杵在地上,露出的手腕出奇的细,简直不像个男孩。

  想了想小孩的态度,还是问了一句。“黄明呢?这几天他们在干什么。”

  孟子也为难,咬着嘴唇“我不知道,三天前他们出去了,老狗自己回来的,他们都没有回来。”

  然后老狗就锁了门,藏在家里,谁也不让出去,她好几天没上学,留得吃的早就没了。

  她明明。。。

  为什么老狗还回来了。那两个人呢,不让她出门,什么情况孟子也不知道。她本就好不容易,靠一时的勇气报了警,却什么都没有改变。

  “怎么回事?”梁宸眼睛一亮,努力爬起来,他一动浑身都疼。边挣扎着起来,边说。“他们是被抓了,还是逃跑了,老狗,老狗是谁”

  “老狗是这里的……”孟子停顿了一下,“老狗负责临时藏你们这些孩子,等决定好了,卖了还是做马仔,你们就可以走了,像你这种不听话的,就在小黑屋里关几天。”

  梁宸揪到她话里的漏洞,“你们?怎么不是我们,你是谁,你也是孩子,为什么你不用被关,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不是,我没做过那些事”孟子下意识的反驳,委屈的愤怒的一直折磨她的那些情绪,纷繁而至。

  可梁宸没打算发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你现在就是在助纣为虐,你和他们是一伙,你没亲手参与错事,不代表你没有错,你明明知道,他们拐卖,贩毒,还干什么,杀过人吧,罪恶面前保持沉默的就是帮凶。”

  末了,梁宸还愤愤地说“我爸早晚能找到我,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我倒希望这样,抓了他我还解脱了,可没有用。”孟子忍不下去吼了一句,发现声音太大,急忙收住怕被老狗发现。

  “我明明报警了,我都把黄明的位置告诉警察了,”孟子变成了小声的语无伦次的解释。“可是他回来了,他平安的回来了。”

  “你报警了?然后就这样了?你怎么说的,你应该把这里告诉警察。”梁宸终于爬起来了,急切的告诉他。“没关系,没关系,你再去一次,再报一次警,你就说。我是梁局的儿子……”

  “没用了,我们出不去,老狗一会就要找我了,我出不去的。我……我害怕。”孟子摇头打断他,站起来要走。梁宸一看大声的说。“别走,你可以放了我,我去找警察救你们。放我出去。”

  “我没有钥匙,你别想了,快休息吧,我要走了。”

  梁宸不愿意就这样结束,破口大骂。“我看你就是和他们一伙的,还找借口,说啊,那个老狗给你什么好处,装的挺有良心的,其实你过得挺好吧。”

  “我没有,什么好处,我只是……老狗,他是我。。”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

  想到这,孟子一下子控制住了,没必要跟他说这些,她叹了口气。“我走了,你再坚持一下,我争取早点让你出来。”

  说完孟子关上小窗,快步走了。

  梁宸跪在地上头抵着地面,低低的吼叫像困兽一般。

  已经是第五天了,老狗把他们锁在小屋子里五天了。

  今早老狗把她也关了进来,就出去了。那架势,孟子知道,他犯瘾了。

  她一直趴在窗户上张望,盯着过往的车和人。她甚至看见一辆警车经过。

  一整天过去了,那辆墨绿的垃圾车才回来。老狗的归来,没有人感到开心。

  孟子从窗台上下来,跑过来,耳朵贴在门边听,老狗的脚步很乱,还伴随着兴奋的粗喘。然后就是关门声。

  孟子在门前踱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老狗溜完冰是一定会来找他们的。

  怎么办,怎么办。她揪着头发拼命思考。

  时间一分一秒的煎熬着她,门打开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了,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是钥匙叮叮当当的声音,最后是开锁声。

  大家都发起抖来。其实老狗并不算太高,可每次当他站在门口挑选他们的时候,都让他们恐惧腿软。

  孟老狗现在嗨到不行,脖颈上的血管一抽一抽的跳动,尤其看见孟子的时候,更是燃起汹涌澎湃的征服之欲,他极度兴奋的抓住孟子的胳膊,不顾她奋力的挣扎,狞笑道。

  “这回可没人来帮你。”

  孟子不在尖叫,叫了也没有用,留着力气全用来抵抗老狗。

  她扣着门框,用力到手指泛白,小五和小六哭着跑过来拽着她的手,一看这样,其他孩子也都跑过来拉着。

  老狗很拽了几下拽不动,猛然就松开了手,孟子连几个孩都被惯性带倒,没起身后脖子的衣领就被揪住,拖着孟子就出了屋。

  “我还干不过你了。”

  连拖带拽的把孟子拎到对面的自己屋,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把孟子扔到床上。

  孟子剧烈的反抗,又踢又挠又抓,老狗没了耐性,抓住她过来的脚往下一扯,膝盖压住孟子的腿,手掐着她的脖子。“别闹,信不信我掐死你。”

  “喂”听见声音老狗抬头,冷不丁对上孟子愤怒的眼睛。

  “啊”孟子用头使劲撞向老狗的头,给老狗撞的捂着脑门歪下床去。

  孟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其实也眼冒金星晕的厉害,咬着牙强忍着,在屋里来回翻找。

  地上的老狗头虽然疼,更多的是彻底飘了起来,感觉自己浮在云端,周围都是美人。

  孟子看见床边一个偌大的瓷碗,拿起来毫不犹豫的,砸向恍恍惚惚站起来的孟老狗。

  闷响是击中他后脑的声音,炸裂砰响是瓷碗落地摔得粉碎的声音。

  孟子看着老狗倒下,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又看看老狗,茫然中带着难以置信

  居然,这么容易的做到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