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年少情深爱慕未停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春夜缠吻

作者: 傅五瑶 更新时间: 2024-03-24 21:21:53

已完结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第一章 今天会多喜欢我一点吗

春夜缠吻 傅五瑶 30 2023-10-09 18:04:47

  2021年,宁城的深秋格外的冷和漫长,江檀从梦中醒来,是凌晨。

  落地窗外透进来的灯光料峭,那是明园最常见的复古的木质灯,看起来极为冷清幽微。

  就像这个明园的主人一样,没什么暖意温情。

  江檀睡意朦胧的想着,不知道周应淮回来了没有。

  住进明园,已经是6个月前的事。多么不可思议,她在周应淮身边半年了。

  周应淮睡眠很差,江檀睡在他的隔壁,很少被允许同床共枕。

  她的喉咙有些干,开了小灯,披起睡袍坐起来,起身。

  明园的历史据说能追溯到一百年前,于是建筑装潢保留了古色,暗色的木质地面,复古刺绣的台灯,永远燃着冷淡幽微的沉香味。

  江檀赤着脚往往外走,走过回环曲折的楼梯,看见大厅的沙发,周应淮坐在那处。

  他应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身严谨装束。

  江檀像个好奇的孩子,打量着他。

  他侧对着自己,黑色西装暗色繁复刺绣,里面是剪裁优越的白色衬衣,侧影冷静禁欲,看起来有种无法形容的冷淡。他白皙的有些失了血色的手从严谨的衣袖中伸出,指骨分明,优雅而不失力量感。

  江檀是手控,而周应淮有一双很好看的手,像艺术品。

  此时,他指尖夹着烟,一点烟火猩红,指骨微曲着。

  江檀站在原地,乖乖的看着他。

  她的头发很长,周应淮喜欢她头发披散在深色的床面上,一种说不出的清纯和勾人。

  恰如此时,她赤着脚,看着他。

  “过来。”

  男人开口,上位者的威压不言而喻,音质颇具磁性。

  他一身侵略性被矜贵皮囊遮掩,流露出来的气质过分寡淡,距离感极重。偏偏他的眼角还长了颗泪痣,于是看起来有一种多情又薄情的感觉。

  江檀便走到他面前。

  地面有凉意,她踩着他的皮鞋,就势双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

  周应淮不动声色的笑笑,眼角的泪痣勾人心魄,他捏着她的下巴,声音淡淡的:“这么主动,有求于我?”

  江檀勾住他的脖子,抱紧他,脸贴着他的脖颈,感受着男人的体温,声音带着刚睡醒的乖觉:“你上次说,让我主动点。”

  “你想怎么主动?”周应淮声线偏冷淡低沉,音质华丽,用小年轻的话来说,是那种听起来就很贵的嗓音。

  江檀一度觉得,周应淮这个人,就算是一穷二白,靠着这个外部条件,也能做个顶级明星。

  而此时,好听的声音像是催命符。

  江檀的脸很烫,攀着他脖颈的手紧了紧,她仰起脸,舔他的耳垂。

  周应淮几不可察的挑眉,“哪里学的?”

  “书里?”

  “这种不正经的书...”他嗓音微顿,弄得江檀一阵紧张,又听见他说:“以后多看看。”

  他握住她的腰往怀里扣,低下头,吻得很重。

  江檀的眼中自然而然的浮现水汽,哪怕做了再多次,她还是不能承受周应淮在这种事情上绝对的强势和掌控。

  他斯文冷淡的皮囊是给旁人看的,江檀知道他重欲又放纵。

  周应淮捏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拖着她起身。

  江檀吓得双腿紧紧勾住他,她声音软软的,有点糯:“周应淮....”

  听起来可爱的不行。

  “喜欢?”他看着江檀泛红的眼皮,“要不就这么试试?”

  他的语调听不出真假,江檀吓得狠了,眼泪都要掉出来。

  “不行...”

  周应淮见好就收,声音还是收放自如的平稳,“那就不要这么喊我的名字。”

  江檀哦了声,知道他是吓唬自己,也不害怕了,睁着眼睛看他,说:“那我想关个灯。”

  周应淮真是气笑了,抱着得寸进尺的小姑娘往楼上走。

  “可以嘛?”

  “今天开着。”

  江檀眼皮颤了颤,没吭声。

  半晌,她轻轻地问了句:“周应淮,你今天会多喜欢我一点吗?”

  周应淮亲她的脸,像是哄孩子,“别这么扫兴。”

  江檀总是会梦见周应淮。

  彼时还是盛夏,江檀作为实习生,入职了维熙集团的行政部门,作为宁城的支柱性产业,这里自然是竞争残酷。

  江檀在试用期结束的前一天,收到了辞退通知。

  那天很热,江檀站在行政总监的办公室里,咬着牙忍住颤音,故作沉着:“您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行政总监表情冷漠,公事公办:“江檀,这里不是学校,没有人会给你时间。你明明知道周总昨天有行程,为什么预订飞机的时候,还要选择晚一小时的航班?”

  江檀哑口无言,看着行政总监在阳光下亮的反光的脑门,眼睛生疼。

  没有人想过周应淮会出现。

  他走进来的瞬间,行政总监像是火烧屁股,脸色大变,直接站了起来。

  “周总...周总好!”

  维熙集团的创立者,年仅28岁就站在了宁城最顶尖位置的周应淮。

  江檀下意识转过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他矜贵的眉眼情绪莫测,眼底的泪痣凉薄,抬眸直接看向自己,平静地说了句:“江檀,你和我出来。”

  江檀是想走的,但是双腿好像被灌铅般,走不动半步。

  周应淮不近女色,是所有名门千金都不敢染指的高岭之花,但是这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扣住江檀的手腕,带她离开了难堪的现场。

  那天很多记忆都不是很真切,江檀只记得周应淮将她拉到阴凉角落。

  他在她面前抽完了一整根烟,隔着轻烟薄雾,男人的神情模糊不真切,嗓音也低哑:“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怎么算,这笔买卖都是周应淮亏到了极点。

  但是江檀不打算告诉他,毕竟...她的私心告诉她,她想留在这个人身边。

  江檀白天睡到了很晚,迷迷糊糊听见周应淮说,这段时间会有些忙。

  她便勉强睁开眼睛,说那你记得按时吃饭,要注意身体啊。

  周应淮勾唇笑笑,嗓音淡淡的,他说,江檀,我的身体还需要注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