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顶流女神她不肯复合

第102章 没人让你柔软过,你不会

顶流女神她不肯复合 一顾思思 2028 2022-05-11 23:38:22

  一次次说她胆小鬼,真是受够够了。

  “你凭什么说我胆小鬼!你烦不烦啊!”晨元瞪他,可这点色厉内荏卫榕又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他说:“要不咱们打个赌吧,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还不能对我有改观,我就如你所愿,不再烦你了行不行?”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你赌?

  晨元盯着头顶的灯泡,张开的嘴终究没有把这句话问出来。

  反而心里没轻松,更乱糟糟的了。

  “行了,早点睡吧。”揉了揉她头发后,卫榕下去后滚回自己的被窝。

  拉了灯绳,她躺在黑暗里,明明被漆黑所包裹,可那种焦虑和慌张感今晚却没有出现。她迷迷糊糊睡着之前想,某人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第二天按照原计划去家访,这次知道要走的路不近,还要走很大一段山路,晨元做足了准备。背上一个包,一出门就看到某个狗男人穿了一身黑运动装,一只脚踩在升旗台上,看到她出来,就把手里的烟给扔了踩灭。

  “都准备好了那就走吧,早去早回。”卫榕走过来把她背上的包拎走,晨元愣了一下,赶紧小跑地追上他。

  都走出学校了,她才后知后觉地问:“你是要跟我一起去?”

  “不然呢?”斜了她一眼,卫榕:“不是我笑话你,你一个人去恐怕能给自己丢了。你在村里还能蹭到网络,进了林子和高山上手机连信号都没有,你地图都看不了。”

  “还有蛇虫鼠蚁,你分得清哪种有毒吗,阿皮可是山里长大的孩子都对付不了,你行吗?”

  提到蛇,晨元立马就乖了。

  抬头看到走在前面和自己保持两三步距离的男人,高头大马,背脊宽厚,黑半袖下的蓬勃肌肉把上衣撑得紧紧绷绷,这么一个猛男应该是拎杠铃拎冲锋枪的形象,此刻却拎了一个小书包,单手甩背上,颠颠地走在黄土山路上,毫无心理负担!

  后面的上山路,蜿蜒陡峭,爬坡入林,还要走过一条有些年久失修的吊木桥,吊绳上的木板被下面的水洛河水冲的湿淋淋,走在上面有一层黏滑的外层,每迈一步都鞋底打滑。

  卫榕走上了吊桥,都走了一半,回头看到她还在对面站着,拿眼瞪着桥。

  他就好笑:“你瞪一天也不能飞到对面,赶紧上来,照你这速度我们中午得去人家赶饭碗了。”说完见她还不挪动,卫榕福灵心至:“你该不会是不敢吧?”

  踩了尾巴一样,晨元立刻吼回去:“谁不敢了,我是想看你先走,我看这上面的木板都朽了,你要是能平安走过去,我再走!”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看我跳都没事。”卫榕一动,吊桥就跟着晃悠,那幅度晃得吓人,晨元摸着桥绳就手也软脚也软。

  可是一想到狗男人等着看她笑话,晨姐猛然提气,然后勇者无畏地就迈上了桥。她走了两步,吊桥就跟着晃了两下。

  再加上卫榕故意使坏,晨姐蚌埠住了。

  双手拉着桥绳蹲了下去,颤着声闭着眼就嚎:“你别动,求求你别动了!”

  那头儿,卫榕:“不动也可以,我晚上还要睡你屋。”

  “睡你个头睡!滚!”

  他转头真走,晨姐听着脚下湍急的水流声,赶紧示弱的喊同意。把人求回来之后,那狗又玩新花样,说:“鉴于你刚才骂我,你这人品让我有理由怀疑事后你不认账,我得录下来,来你重新说。”

  拿着手机对着她打开录相,卫榕走到离她还有十步距离前停下,手机画面里的大明星唇若桃花不染红,肤如霜雪拓清风,就像这山溪间跳跃的小妖精,闹闹腾腾地特别好玩。

  而卫大保镖像找到了乐趣一样,眼眉含笑地在她面前一蹲:“我先问,以后你枕头旁边的位置是谁的,给不给我睡。”

  “睡你……”

  “最好答地让我满意点,不然我可走了。”

  晨元瞬间睁眼,眼神唰唰地向他扔刀子:“你有本事就来睡,姐怕你啊!”

  “很好。”他第二问:“说你喜欢我,说你最喜欢的男人就是我,去哪都想让我跟着,离开我一会都不行。”

  “我只接受回答,没说接受你恶心我!”

  “快点说。”卫榕脚下又重重踩了两下,晃荡起来的吊桥吓得晨元哇哇叫,连声嚷着“我喜欢你只喜欢你,我没有你不行,行了吧!”

  行吧,一般般满意。

  “行了,你站起来。”

  晨元不敢,可是卫榕让自己睁开眼,让自己看着他,又向她伸出了手,而且目光只专注在她身上,居高临下,又带着丝丝温柔。

  “别害怕,你就走一步,我保证你只要走一步就能直接到对岸。”

  这话如同有诱惑一般,动摇了晨元心底的恐惧,可嘴上却还强硬地说:“你少骗人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还能嗖一下子瞬移到对岸吗。”

  可某人一直哄着她往前走一步,一直哄一直哄像哄小孩子一样,晨姐觉得不能受这歧视,就支撑着发软的腿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小小的一步。

  还没感觉到桥的晃荡,下一刻男人跨步向她而来,晨元只感觉到一阵迎面的风,人就被一双强劲有力的双臂纳入了宽阔的怀抱中。

  而他,在头顶上低声说:“你看这不是挺简单吗,我又不需要你多做什么,你只要不胆小缩在原地,只要迈出那小一点点地脚步给我一点点地回应,剩下所有的问题都交给我办。”

  晨元附在他胸口,听着他怦怦地心跳声,听着他说:“我知道你嘴硬,要等着你来告诉我你想明白了,我大概有得等了。但是我不能因为你嘴硬不承认就让我们彼此错过,我那天要真的下山走了,你肯定永远不会去主动找我,对吗?”

  “……”她的不回答就是一种默认。

  但卫榕觉得没关系,男人嘛,就多说点多做点,谁让自己喜欢了呢!

  就揽着她,然后拍着她后背说:“我知道以前没有人让你柔软过,你不会。没关系的,以后我教你。”

一顾思思

啊求票票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