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乖宠

第17章

乖宠 丁墨 2815 2015-01-14 10:15:43

  做了想做的事,接下来的几天,苏弥没再往孟熙琮身上想,倒是一直向市长府打探凌铮的下落。

  然而宇宙浩瀚,这人就像消失了一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直到三天后,游墨年再次把她请到了办公室。

  与上次见面不同,他似乎多了几分愁容。看到苏弥,却是宽厚一笑:“叫你过来,是让你见一个人。”

  苏弥心里一跳,背后传来低沉的声音:“小弥。”

  她顿了顿,才转头看向来人,脸上笑容紧绷:“李大哥。”

  如果可以在她心里装一部探测仪,就可以发现她此刻平静得有点呆滞的外表下,情绪剧烈起伏。

  李晰忠为什么会出现在市长府?

  难道他是双重间谍?

  回想自己并未向他说过明确谋反的话,她的心稍微定了定。

  李晰忠还是老样子,一脸憨厚纯良,只是双眼浮黑一脸疲惫。他走上前,将她抱入怀中,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十分动情,连游墨年望着两人相拥的身影,也目露温柔。

  苏弥盯着他:“你怎么来了?”

  李晰忠神色凝重:“舰上出事了。”

  三人坐下,李晰忠三言两语交代缘由,游墨年略略补充解释,苏弥听得心惊肉跳神色大变。

  据说,李晰忠作为舰长连铎的心腹,近日发现他行为异常,一直使用保密频道不知与哪方联系。一个偶尔的机会,他听到连铎竟然是与远太空的雇佣兵部队联系,商量营救被囚禁在希望星的孟熙琮。

  身为忠于人类忠于联盟的军人,李晰忠忠义难两全。在经过痛苦的思考后,他做了个十分艰难的决定——向市长告密。然而在联盟军队借演习为名,打算登上战凰号逮捕连铎时,消息却走漏了。连铎带着几个心腹,反了战凰号,驾驶猎豹空间跳跃逃走了。在离开前,他留下一封致联盟的书信,宣称“既然你不仁我便不义,连铎从此效忠孟熙琮”。

  “那现在……”苏弥看了眼不太自在的李晰忠,“孟熙琮被俘的消息传了出去,怎么办?”

  游墨年神色坚毅:“即使得罪全宇宙的雇佣兵,我也会让他接受公开审判。”

  三人静下来。

  苏弥现在万分肯定,游墨年真的是个正直的好人,他身上具有一切人类美好的品质。这念头让苏弥微微有些不安。

  她摸不清李晰忠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既然连铎是忠于孟熙琮的,就应该跟李晰忠一个阵营,为什么反而被出卖?

  可如果李晰忠背叛了孟熙琮,为什么又跟她一起演戏?

  回想连铎的为人,一丝线索忽然在她脑海里串通起来——连铎当年是为了亲人离开雇佣兵加入正规军的。他虽然为人粗鲁暴戾,却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果真要营救孟熙琮,只怕他会直接罢官向联盟进言,而不会搞什么“秘密频道策划谋反”之类的事。

  所以——

  连铎是被李晰忠设计逼反的。

  她看向身旁因为“背叛连铎而心怀愧疚”的李晰忠,又看看一脸凝重的游墨年。

  这下好了,游墨年彻底相信他们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了。

  可李晰忠设计连铎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还深入虎穴跑到游墨年这里来?总不会想劫狱吧?

  答案在回到酒店时揭晓。

  两人如情人般相携回到苏弥住的酒店。一进屋,苏弥就甩开他的手。他则立刻在房内检查一周,发现没有任何窃听监视器材后,神色才放松。

  “你对他倒忠心。”她道。

  李晰忠笑了笑:“指挥官要逼反连铎,本来就是时间问题。”

  苏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指挥官”是孟熙琮。

  “你来做什么?”她丢给他一包食物,“不会打算劫狱吧?”

  他看她一眼:“你还挺有意思的。”

  她不明所以。

  他狼吞虎咽完食物后,打了个饱嗝,才缓缓道:“老大被俘第一天,我们就收到消息了。这事不需要你操心——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

  “你打那样的电话,游墨年怎么会放过你?我不跑这一趟,只怕你永远脱不了嫌疑。”他说,“别问那么多了,后天中午十二点,跟我去军用码头,坐我的猎豹走。”

  “去干什么?”

  “回我们的太空堡垒。”

  接下来的几天,苏弥一直过得惴惴不安。她明白孟熙琮一定会逃走,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而她的身份如此特殊,到底是跟李晰忠走,还是留在联盟?

  而李晰忠显然淡定许多,除了每晚在她房里打地铺,白天就窝在房里打游戏,对于后天孟熙琮如何越狱不漏半点口风。

  谁料到了约定那天,一大早,游墨年却派人来找苏弥。

  “中午十二点码头见。”苏弥丢下这句话,就匆匆走了。

  到了市长办公室,原来游墨年在拟定给孟熙琮定罪的材料。他问苏弥是否要起诉他。苏弥考虑了一会儿,回答不要。

  “我虽然恨他,”她淡淡地道,“但是没人喜欢把那种事公开审判。”

  游墨年定定地看着她:“你一直很爽快,想不到骨子里这么传统。”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游墨年示意她不必回避,直接接起。

  “父亲。”他声沉如水。

  苏弥心里一紧,联盟总统?游麟举大人?

  然而游墨年一直沉默着,只是两道浓眉越蹙越深,到最后,竟是斩钉截铁地对父亲道:“他犯了法,必须受到惩罚。我曾经宣誓,维护联盟法律的权威。父亲,我不会放了他。”

  挂了电话,他沉默了很久,才看向苏弥。

  “我的父亲第一次骂我。”他笑了笑,“让我不要惹雇佣兵,别给他添麻烦。但我拒绝了。”

  “大人,我也想问,你为什么这样坚持?”

  他看着她,神色坚定:“你知不知道,从我懂事起,就知道联盟资源紧张,很多穷人吃不饱穿不暖。而临近星系的重要资源,却一直被雇佣兵占领。以前,雇佣兵犯了法伤了人,法官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弥,如果人人自危,正义何在?联盟的法律何在?”

  苏弥沉默了半晌,道:“你说得对。”

  你是正义清白的英雄,他不过是作恶多端的流寇。

  临近十一点,她告别了游墨年,默默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沿着市长府的狭长便道,她快步朝门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她忽然察觉到了异样。

  她转头,看到三步一岗的警卫统统抬头,惊讶地望着天空。

  她抬起头,倒吸一口凉气。

  碧蓝无云,晴空万里。只除了目力能及的最远高空中,凭空多出的八个黑点。

  这样远的距离,却这样醒目。毫无疑问那是八艘太空堡垒,同时出现在希望星球的大气层中。

  整个联盟的太空堡垒不过十五艘。而现在单单一个星球上方,集结了八艘!

  那样安静的黑点,却陡然令人感到恐怖的威胁。她心跳如擂鼓,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涌上心头。为了证实这个猜测,她转身就跑回游墨年的办公室。警卫见她去而复返,并没有拦她。

  她一走进屋里,就看到游墨年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墙上的悬浮液晶屏不知何时已经打开,屏幕下方的编码苏弥认得,那代表由军方太空镜头传播的画面。

  只见偌大的墙面上,庞大的黑色太空堡垒栩栩如生。每一艘表面都密布整齐的炮口,漆黑暗沉,标志着强大的杀伤力。巨大的机腹里,不知藏着多少艘猎豹和雪峰。

  每一艘太空堡垒上方,都印着粗大的银灰色十字,于阳光下泛着暗沉的光。

  她怔怔地走到屏幕前,指着酷似十字架的图案,颤声问道:“这是什么标志?”

  游墨年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答道:“雇佣兵。”

  “他的兵力……”这么强?苏弥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游墨年点点头,声音中有一丝挫败:“联盟其他星球拒绝发兵,我们只有三艘太空堡垒。”

  “那就放了他。”她道。

  “你以为这么简单?”游墨年顿了顿道,“雇佣兵已经有五六年没在永恒星系出现,这次大张旗鼓,怎么会轻易放过?”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骤然被推开。一队警卫走了进来,迅速将游墨年包围。

  游墨年的脸色瞬间一沉,苏弥警惕地盯着来人。这些都是市长府的警卫,却反将游墨年包围,他们只能是收到一个人的命令。

丁墨

此段不计入字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