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出门历练

  出了训练场,姜七心情愉快,又逛了几个甜食铺子才慢慢悠悠地回家。

  等到到家时,夫妻两人看到她眼神都变了变,连忙上前:“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又发生了什么吗?”

  “没。”姜七咬了一口冰糖葫芦,眼神无辜:“先生说,我与凤镯羁绊太浅需要多去外面历练,于是才能去训练场学习。”

  徐老:?

  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后面这句?

  苏明哲的眼神深了深,陷入了思考。

  徐老这是……

  说的对啊!

  这孩子确实该到处走走历练历练了,小时候只顾着练习,长大一点魂被男人勾走了一心恋爱脑,回顾这十几年过得确实过得太过于舒适了。

  原本只是不想去训练场学习的姜七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目光,怀揣着对她的希冀与期望……

  *

  第二天。

  当李氏泪眼婆娑地将手中的包袱递给她的时候,姜七才明白昨天那眼神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你也大了,也该出去到处历练历练了,让知悉跟着你,她路熟。”苏明哲颇有些伤感地说道。

  姜七僵着脸:“我能不去吗?”

  砰!!

  苏家大门被关上了。

  姜七和知悉站在门外,感受着寒风萧瑟,心中莫名有些凄凉,以后不会要过着衣不果腹的日子吧。

  一想到自己没钱吃不起饭,姜七顿时梦回蓝星。

  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也罢,估计自己要是不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家门是不会让她进的。

  姜七看的很通透,如果不学习召唤术,那么到了一定年龄她就得嫁人孕育下一代,说白了,这父母对她还是抱有很大幻想的。

  “那我们待会要去哪儿?”姜七问一旁的知悉。

  知悉一脸认真:“我昨天熬夜查了几个非常适合试炼的地方,分别是凌云群峰附近的双寒山,地势好而且灵气极其充裕,就是其中灵兽毒物太多,一不小心就会要了性命。”

  “还有东部蛮荒之地的地下浮华宫,传的很夸张,距离也远,不大合适。”

  “那就只有去渭江下游的松华林了,那里比较……”知悉似乎是在想一个好的形容词,颦着眉想了一瞬又道:“安全,那里的灵气不是很充裕,天地宝物也很少,所以很少会有人去那里试炼。”

  额……其实是根本没有年少出来试炼的人,毕竟有专门教学的地方,试炼这个词本身就很危险……

  不过知悉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姜七点了点头,又摸了摸肚子,十分诚实地微笑:“我饿了。”

  知悉:“……”

  自家小姐饭量怎么好像又大了些?

  无奈,拿着从府中带出的几两碎银知悉看着姜七又吃了一顿,见她眯着眼睛一脸满足这才提出要出发的请求。

  吃完了饭,两人租了一辆马车,晃晃悠悠地上了路,完全没有面对未知的慌乱。

  整段距离不近,三天的路程生生被两人拖成了五天。

  不过到了这片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原始。

  刚进城没多久,这种感觉就愈发强烈,其他地方热闹的商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土地和庄稼,要么就是荒废的土地。

  这地方只有寥寥几处炊烟,居民也不是特别多,不过胜在多了几分质朴少了几分浮华。

  姜七还是挺喜欢这个地方的,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是真实的蓝星古文中记载的那样。

  “小姐,穿过这座村庄后面便是松华林了,我就不去给你拖后腿了。”知悉拉着马车笑道,额头上也多了些汗珠。

  “包袱里有夫人和老爷为小姐你准备的保命的东西,松华林也是有些危险的,一定要万分小心啊!”

  “嗯,放心吧,能活着回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小姐还开我的玩笑!”

  说着,两人已经找了地方寄存这辆马车,村庄里难见的有一处酒家,两人在里面吃了一顿饭,在知悉万分凝重的表情之下姜七淡定道:“明天再去吧,今天太累了。”

  知悉:“……”

  如果她在现代,一定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姜七。

  摆烂!

  摆烂小能手!

  轻松的就摆,危险的就烂!

  姜七倒不怕死,就怕死的不体面。

  夜晚微风阵阵,姜七打开了窗子,从这个地方可以眺望远处一望无际的林子,黑暗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操控着这一切。

  又站了一会儿,姜七才上床闭眼睡着一系列操作下来。

  却不见,窗边寒光一闪而过。

  次日姜七起了个大早,吃了几个包子心情不错,这边吃完那边整顿好行李就出了门,知悉默默目送着她远去,心中忧虑更盛。

  姜七顺着前人走出的路一路向松华林进发。

  走着走着,脑中却愈发混沌了,连带着眼前的路也有些晃,脑中突然就冒出了个想法。

  她为什么要来这儿啊……

  来这儿冒险干嘛啊,这么危险……

  死了都没人替自己收尸……

  不如摆烂到底,嫁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警告!警告!光脑遭遇不明入侵!警告!警告!光脑遭遇不明入侵!!】

  随着刺耳的脑内电波响起,姜七浑浊无神的目光蓦然清明,心中一闪而过杀意,顿时又被自己压了下去。

  姜七顿住脚步,目光平视着面前越来越近的林子,目光却越发幽暗,她还真是,越来越期待这种莫名其妙到来的惊喜了……

  不是不想让她去吗?

  那她却偏要去,去看看是哪位宝贝儿的气运在这里面。

  踏入这林子的一瞬间,一股腐败的气息飘进了她的鼻子,天空乌鸦盘旋乱叫,明明是白天,却徒增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如知悉所说差不多,这里看起来就像个普通林子差不多,除了树,草,还有一些禽类也没有什么值得试炼的地方。

  不过越往里走,姜七倒还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是一块玉佩,做工很精美,棱角圆润,定是佩戴者时时佩戴在身上的,上面歪歪扭扭地刻了个钰字。

  拿起玉佩,姜七目光沉沉:“扫描一下,看看人往哪儿走了。”

  【正在扫描……】

  【在主人的正前方向五百米,向东跨过渭河三百米后有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