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变故横生

  知悉又着急忙慌地借了酒家的小厨房给姜七做了几个菜。

  很快,姜七就实现了光盘行动。

  姜七这才摸了摸肚子一脸满足的喟叹了一声,道:“这是我这两天以来吃的第一顿饭。”

  知悉闻言更加心疼了,忙问道:“小姐在里面可是遇到危险了?!”

  “嗯,一头凶兽,被我弄死了。”姜七捧着茶水道。

  知悉眼睛亮了亮:“小姐是如何弄死它的?莫不是试炼有效果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姜七僵着脸抬手,腕上的镯子一如既往,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

  “啊……”知悉叹了口气,下一秒又打起精神道:“没关系,既然小姐已经能独立杀死一头凶兽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正式迈入召唤师的行列了!”

  姜七笑了笑,并没有打破她这个美好的幻想。

  “那我们……要不要去下一个地点试炼?”知悉试探性地问道。

  “……”

  姜七一脸凝重地叹息道:“松华林不算危险,面对这么大的凶兽我也是只是险胜,其他地方比这松华林还要危险,我就怕自己有去无回啊!”

  知悉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同姜七的观点,准备今晚休息一夜,明日就踏上回去的路。

  这次两人是快马加鞭,速度也明显比来的时候要快的多了,两天半的时间便赶回了家。

  便宜老爹看到她的时候还在上下打量着,似乎是在疑惑她为什么没有半死不活,随后轻咳几声,还是存了点希冀温声问道:“此次是在哪儿历练的啊?成果如何啊?”

  李氏站在一旁早已按耐不住,连忙上前将姜七从上到下摸了一遍,确定没受什么伤这才松了口气,泪眼朦胧地说道:“我前几日做了个噩梦,梦到瑶儿你被猛兽攻击,可把娘给吓死了,此番见到你平安归来,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能放一放了!”

  “下次便不再听你爹的话了,自古以来就没几个年少出去历练的,更何况你还是个女孩子,多危险呐!”李氏说着,瞅了苏明哲一眼。

  苏明哲又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责备道:“你个妇人家懂什么?这都是为了她好!”

  姜七则是给知悉了一个眼神,只见她小鹿般的大眼睛瞬间就充满了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瞬间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声音哽咽:“老爷夫人有所不知,此番历练,差点就要了小姐的命啊!”

  苏明哲和李氏皆是对知悉突如其来的情绪一脸蒙圈。

  知悉继续说道:“小姐刚入松华林便遇到了凶兽,凶兽身长数米,强壮无比,小姐也因此受了重伤,后来多亏夫人给的丹药才救了小姐一条命啊!知悉不敢耽误,害怕小姐留下隐疾,这才匆匆返回啊!”

  两人皆是大惊,又拉着姜七左看右看,连一向严厉的苏明哲眉眼间都带着些许愧疚之色。

  姜七露出浅浅微笑,声音柔柔的:“爹娘不必担心,受伤事小,只是此行,确确实实是辜负了您二位的期望了!”姜七掩面咳嗽了两声又道:“不过,女儿确实在林中遇到了一些事,需要单独告诉爹您。”

  “无碍,机缘不到不可强求,你平安就好!”苏明哲叹气道。

  “既然有事商议,便去书房吧。”李氏在一旁说道。

  两人进了书房,四周才安静下来。

  苏明哲径直坐在了书桌前,姜七也顺势坐在一旁,又斟酌了一番话语,才缓缓道:“我在林中,先是遇到了凶兽,后来就在一处山洞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说到这儿,苏明哲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问道:“怎会有尸体?你可认识那死者?”

  姜七摇了摇头,继续道:“我当时也是伤的极重,便想进山洞休息,结果发现洞内还有一个黑衣男子,他……看起来应该是修仙者,待他将那尸体下的阵法弄消失后不久便离开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苏明哲的神色越发凝重了起来,语气也逐渐沉重:“你说阵法?有没有看清是什么样的阵法?”

  “未曾,我离的有些远,那黑衣男子离开前,还给了我这个,”姜七说着,将镶嵌有墨绿色宝石的戒指放在了书桌上继续道:“他将尸体收入这个戒指,让我带出好生安葬。”

  脑袋灵光一现,姜七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东西,随即将那玉佩也一并拿了出来道:“这是我去山洞的路上捡到的,不知是谁的,想来会跟这死者有些联系。”

  苏明哲静静注视了一会儿这些东西,突然道:“你可还记得那黑衣男子的容貌?”

  姜七一愣,点了点头,要说这个脸嘛,大概是她记得最清的一个特征了。

  “好,我已经大致了解了,这人,待我调查一番找到他的家人再好生安葬,入土归根,随意找个地方葬了会损害你的气运。”苏明哲脸色严肃,说话的语气也十分正经。

  姜七还是十分相信这个便宜老爹的,点了点头准备回去补个觉,醒来再大吃一顿,嗯……单纯这么想想就觉得太美好了!

  回到房间,姜七整个人直接瘫在了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再醒来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或许是因为知道她累,期间也没人来打扰,姜七伸了个懒腰随后走出了房门。

  意外的是,整个府上都安静的不像样子,直到靠近了正厅,才明显看到灯火,两旁有几个仆人,知悉正陪着李氏坐在正厅,两人都显得有些躁动不安。

  “怎么都在这儿坐着?爹呢?”

  李氏看到姜七,眸中泪光泛滥,却还是被她压下,对知悉道:“小姐醒了,先去为小姐准备膳食吧。”

  知悉随之退下。

  直觉告诉姜七,今天怕是有事儿发生了,不然整个府上的气氛不会如此怪异。

  姜七脸上照例扬起笑容,声音甜甜的:“娘,发生什么事儿了?”

  深知自己瞒不住的李氏拿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泪珠,哽咽道:“你爹……你爹他被黑龙卫带走了!”

  姜七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虽然不知道这黑龙卫是干嘛的,不过看样子不是什么好惹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