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留在宫中

  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凝滞,李氏食不知味地吃着饭,姜七也十分罕见地只吃了一点。

  气氛不对,吃多了就不礼貌了!

  直到深夜,苏明哲才迟迟出现,李氏一下子便精神了起来,忙上前将他身上的披风拿下,语气还是十分担忧:“怎么了?黑龙卫这么晚来找你,皇宫那边……”

  苏明哲的神色也难掩疲惫,眼神复杂地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看到一旁乖乖站着的姜七,语气凝重:“你带回来的那具尸体,是当今萧贵妃之子陈钰,那枚玉佩,便是他的。”

  此话一出,李氏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大惊失色,嘴里不住喃喃道:“七皇子怎么会出现那种地方,还……”喉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姜七拧了拧眉,虽然这个世界不怎么科学,但身处京城,天子脚下,哪怕能力通天,也要礼让三分。

  而自己就是出去一趟历练,竟然捡了个皇子,还是一个被虐杀致死的皇子,不论这件事是不是她的锅,这段时间怕是都不会安宁了。

  “你们先去休息吧,明日我们还得去一趟宫中……”苏明哲看向姜七,神色复杂,最终还是轻声道:“不必害怕,此事与你无关。”

  回到房中,知悉这才着急忙慌地凑过来,整个人看起来比她还着急上火。

  “萧贵妃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子,七皇子也是陛下最喜爱的儿子……这这这,这可怎么办才好,虽然不是我们做的,但肯定会被波及!”

  姜七沉思了会儿道:“这七皇子为人如何?”

  说起陈钰,知悉也对他的死感到很可惜:“七殿下刚出生天上便有祥瑞之兆,幼年抓周抓到了一把剑,后来经测试竟具有仙根,他十一岁便被破格送入了迟梧峰自学,迟梧峰条件艰苦,但他十三岁时从迟梧峰出来便已结丹,七殿下虽然聪慧,却不可能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进步飞快,外人皆传迟梧峰的那位长老早已将他列入弟子行列暗中相助……”

  知悉的语气带着遗憾:“七殿下为人正直,待人宽厚,前途不可限量,却……就这么陨落了!”

  姜七撑着下巴,目光静静聚集在铜镜中的自己身上,思绪无端有些混乱。

  很显然,那个诡异的用血画成的阵法和那个黑衣男人是这个事件的关键。

  不过她来这个世界的时间不久,了解也不够多,明天只能见招拆招了。

  翌日。

  一大早姜七便起了床,苏明哲和李氏也已经准备就绪,三人出去径直坐上了一辆马车。

  这马车看着像是宫里的,从外面看着甚是华贵。

  “若陛下找你单独问话,你只需如实回答,切记言多必失!”苏明哲谨慎叮嘱道。

  姜七点点头,目光放在外面。

  很快到了宫中,三人下了马车,姜七抬眼大抵扫了一眼又垂下眸子,面前的公公声音尖细,细长的眸子看谁都是一副不屑的模样:“这边来吧!”

  三人跟着那公公一顿绕,才到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前,金色的牌匾上华丽丽地写着芳华殿三个大字,不过三人刚到门口,却被华丽丽地制止住了。

  “陛下和娘娘先请苏姑娘进去,其余二位就先去偏殿等候片刻吧。”

  姜七给了两人一个安抚的眼神便跟着那位公公一起进去,在外面时已经觉得十分豪华,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更为华丽,散发着幽暗光芒的琉璃柱夺人眼球,地上的毯子也是干净又柔软,整个殿里都带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味,沁人心脾。

  一进去,姜七快速抬眼扫视了一圈,随即向着面前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行了个大礼,为此昨天还特意查了资料。

  “起来吧。”天子的声音自然是不怒自威,沉稳而又低沉。

  姜七站起身,这才得以用余光扫视一圈四周的环境,斜前方放置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棺,一位貌美的妇人脸色苍白显得有几分憔悴,手中拿着帕子不断拭泪,见到她时,投来的目光略显冷淡。

  “听说,你是在松华林试炼才遇到我儿陈钰的?”皇帝的目光停留在姜七身上,带着锐利的审视。

  姜七不紧不慢地回道:“是,陛下。”

  “那这期间,你可遇到了其他人?”

  姜七倒完全不在乎那略带压迫感的双重视线,垂眸毕恭毕敬回道:“在洞内遇到了一位黑衣人,是他给了民女储物戒指,民女这才得以将殿下的遗体带回的。”

  萧贵妃两步走上前,显得有些急迫,目光锐利:“你可还记得那男子长什么样子?速速将他画来!”

  “玲儿,莫要着急!”皇帝看了萧贵妃一眼,声音显然温和了不少。

  “民女画技欠佳,若陛下娘娘不介意,便献丑了!”姜七道。

  谁不知道她是画画鬼才!

  皇帝点了点头,让开了一条路,一旁的公公连忙上前到书桌旁研磨。

  片刻后,皇帝和萧贵妃看着画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皇帝:她这画的是人??

  萧贵妃:我看不像……

  皇帝:我看也不像。

  本该为此感到生气的皇帝咳嗽了两声准备跳过这个话题,想来她说的也没错,确实画技欠佳。

  “那黑衣人还有何明显的特征?”

  “回陛下,那黑衣人是个修仙者,盛乾国具有仙根之人都寥寥无几,想必从此入手,便可很快查到那黑衣人的身份!”见皇帝陷入沉思,姜七思索了一下又道:“七殿下的身份特别,此次横祸,怕是跟这身份逃脱不开,而那阵法也是稀奇古怪,不如去找凌云峰的诸位长老相助,破译了那阵法,想必很快便能找到真凶。”

  皇帝自然知道她说口中的身份是什么意思,没想到这令人艳羡的仙根,竟也会带来如此横祸……

  皇帝皱起来眉头,面色颓然,神色也略显疲惫:“你说的不错,孤瞧你蕙质兰心,想来留下也会对找到真凶有所帮助,近日便留在宫中吧,你道如何?”

  没找到真凶一刻,这皇帝是谁也不会放过了。

  “能为陛下分忧是民女所幸。”

  皇帝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姜七也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待,离开了宫殿,她呼吸都畅快了不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