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身世

  而另一边。

  姜七看着目光紧紧追随着自己的妙仪,也不着急,慢慢悠悠而又体贴地为她斟了杯茶水,面上微笑无懈可击:“其实,我也是被这件事牵连的!”

  面前的美人太养眼了,如果有些吃的就更好了……姜七心中叹息。

  “我清楚。”妙仪点了点头,但她还是希望知道那个阵法,毕竟能对体修者用的阵法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阵法,她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却不确定。

  刚张嘴想说些什么,手上就炽热了起来,沈清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找到线索了,你先出来。”

  妙仪刚道了一声好,一抬头面前的人就没了。

  发现她已经躺在被窝的妙仪:“……”

  姜七打了个哈欠,道:“我突然感觉有点儿困了,既然沈仙师叫您,您就赶紧去吧!”

  “……”

  心中闪过类似无语的情绪之后,妙仪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见她到来,沈清弦又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道:“画像只画了那女子的脸,而那女子手上确实有她所说的痣,我们应该去一趟。”

  这件事没有兴师动众,两人只带了几位官兵。

  “报!报告老爷!”一个小侍卫连滚带爬地跑到了正堂,面色之间都是慌乱。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身后有鬼啊!”胡志还没说什么,一旁保养的不错的二姨娘刘氏瞬间不乐意了,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皇家查案!谁敢不从!”

  此话一出,一个健壮的身穿官兵服的男子直接大步向前,说话的刘氏瞬间白了脸,她哪儿见过这种阵仗啊。

  几个官兵站成两侧,沈清弦和妙仪走到他们面前。

  胡志身材硕大,满脸的肥肉看到他们都震颤了几下,圆溜溜的眼睛中冒着精光,一脸圆滑地凑了上去:“两位大人,我胡某一生行善积德,可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啊!”

  沈清弦微微一笑:“你们不必担心,我们此次来,只是想打听打听一个人。”说罢,沈清弦将画纸拿出。

  胡志顿时放松了下来,笑眯眯地接过道:“胡某人定当……”

  看到画像的那一刻,胡志愣了片刻,连话都未说完,脑中疑虑更深,这女子他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总之没什么太大印象了,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过来,笑着说:“此女我确实没见过,你呢?”

  说着,将画像递给了一旁的刘氏,同时努了努眼,却碰上了一个没脑子的。

  看到额头那个熟悉的疤痕,刘氏顿时慌了神,但她也知道,此时不承认是最好的,可惜的是她胆子太小,说个话也是磕磕巴巴,甚至不敢直视众人:“妾身……妾身也未见过。”

  妙仪声音清冷略带压迫感:“欺君乃是死罪,若日后查出与你们有关,全府连坐。”

  眼看是瞒不过他们了,胡志直接给了刘氏一巴掌,吼道:“她是谁?!你怎么认识她的?”

  显然胡志认为这个女子是跟她有关。

  刘氏被打了一巴掌,内心怨恨但面上哭哭啼啼地说道:“可她是老爷的女儿啊!”

  胡志懵逼了一瞬间,更加愤怒地吼道:“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有了个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刘氏的目光幽幽的,胡志才慢慢地展开了多年前的记忆,长大了嘴巴有些惊愕:“你是说那个?”

  刘氏点了点头。

  两人又冷静了一会儿,才将多年前的事情娓娓道来。

  多年前,胡志的正妻死于病痛,只留下一个儿子,而后正妻的位置一直空着,而他也只有三房妾室,二姨娘刘氏性格泼辣,保养的也好,三姨娘性格懦弱,胆小可欺,四姨娘性格孤僻,不爱与人说话,这么多人之中,当属刘氏最得胡志宠爱。

  可偏偏她是个不能生育的,眼看自己日渐衰老却没有孩子傍身,机会却正正好好来了,胡志酒后乱性了一个婢子,婢子怀孕后刘氏偷偷将她圈养了起来,对外却宣称自己怀了孕,而这一切,都是胡志不知道的。

  生了之后才发现是个女孩,刘氏气急却没有办法,后来养的大了些就直接丢了出去,她自认为已经对她仁至义尽。

  胡志瞪大了眼睛:“那胡耀?!”

  刘氏不忍再看他,扭过了头。

  妙仪可没有心思听这些,问道:“你将那孩子丢出去,之后可再去看过?可知她如今去哪儿了?”

  “谁知道她,早些年就不见她了,怕是早就死在哪个街角了!”见秘密已经抖搂得人尽皆知,刘氏也破罐子破摔地骂道。

  眼见问不出什么了,两人带着官兵出去,顺带留下了这些官兵守在门口。

  “去松华林吧。”沈清弦淡声说道。

  妙仪点了点头。

  *

  “你们想干嘛?”姜七笑容甜腻,看着身下的万米高空,心中想法复杂。

  该用什么方式悄无声息搞死这两位呢……

  “唐突了,苏姑娘。”

  “我们只是想要苏姑娘指一条去山洞的路罢了,事成之后自然会将苏姑娘安全送回。”

  姜七:“……”

  信你们才有鬼!

  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出麻烦啊!

  不过御剑的速度是真的快,没要半天便到了松华林上空,姜七朝下望了一眼,眯了眯眼睛看着烟雾缭绕越发严重的林子,下面能见度低的根本看不清东西了。

  “这烟雾如此突然,怕不是正常现象吧。”姜七道。

  沈清弦看了一眼,脸上笑容淡了几分,声音冷静:“最好不去和它纠缠。”

  情况越诡异,越是能证明他们的猜测是对的,来这里也是对的。

  而对方,十有八九是想拖延时间。

  姜七直接道:“直接向东北方向走。”

  两人闻言,立刻御剑嗖的一声飞出,他们俩本就不是普通人,面对这忽上忽下的眩晕和这强烈的劲风自然是应对自如,姜七脸色白了白,唇角的笑越发病态,很好,太好了,搞事情的人,马上都得去死。

  妙仪自然能感觉到身后之人的处境,嘴中默念咒语,顿时姜七身上金光环绕,宛若一个巨钟。

  一瞬间,所有风的阻力全没了,眩晕也完全消失了。

  姜七颇有些兴味,手上碰了碰,很柔软触感也不错,果然非科学的东西就是强劲。

  “马上你就乖乖呆在这个钟里,不会有东西能伤害到你!”妙仪神情冷静自若,手中御剑宛若游龙般流畅自如,长发被劲风吹起,美得有些失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