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隐藏的天才

  “你先出招吧,我会手下留情的。”

  姜七也没推脱,驱动着手腕上的凤镯,暗红的光亮越来越甚,直到微微发烫,手上的动作是这个身体已经试过无数次的动作。

  人偶的呆滞的眼睛瞬间有了光芒,一拳便迎了上去,却被步西洲的暗枭直接以臂挡下,又是一个扫堂腿,暗枭后退了几步,却始终没有出手。

  姜七轻挑眉,既然对方不出手,那就使劲阴……

  然后众人就这么呆愣地看着姜七的人偶用着灵活的走位试探了暗枭一次又一次,最终以一个成功的声东击西让暗枭脸上挨了一拳。

  步西洲苦着脸,心里一阵心疼,也终于愿意反击了,虽然还是使用低级的格斗术。

  他这一正视起来,姜七反倒没有这么轻松了,接连几次的攻击都被轻松地挡了下来。

  姜七舔了舔唇角,对凤镯的灵气使用的也更加的……疯?

  暗红的光闪耀着,逐渐变得有些刺眼,而镯子也愈发的烫。

  蓦然,姜七面前的人偶像是发了狂一样,掌中结印,印中红色的羽毛纷飞,看似柔软又毫无力度,却又在刹那间射向暗枭,宛如锋利的刀片。

  步西洲目光一凛,立马控制着暗枭挡下这次攻击。

  这次攻击虽然强势却又在片刻间消失殆尽,姜七面前的人偶像脱了力一样地半跪在擂台上,目光已经失去了神采,姜七又尝试着控制,发现不管用之后将她又收入了凤镯,而此时的凤镯光芒也已经暗淡了下来。

  姜七随口道:“不打了,实力悬殊。”

  底下的众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说好的人偶都操控不了呢?这华丽的攻击招式是怎么回事??

  步西洲也感到疑惑,她的这个实力,跟一开始确实不一样,倒有点像汲取灵力过度造成的暴动。

  不过这个对于一般人来说都不可能。

  学习理论知识学习的也是如何更灵活地掌握自己的本命法宝,如何更好的调动本命法宝里的灵力,学习的层度也会从掌握不好逐渐变为炉火纯青,像这种情况确实少见,这说明她知道如何调动灵力,却不会使用只会一股脑地用在人偶身上。

  难道她真的是个隐藏的天才??

  步西洲看着姜七的目光带着狐疑。

  “看什么呢?”姜七在他面前挥挥手,“散了散了。”

  步西洲突然回神,神色十分正经:“要不你跟我走吧,我们俩一起闯荡江湖,到时候你说不定就跟我一样了!”

  走吧走吧!步西洲心道,在这个破地方待够了,真想现在就走,要不是被先生明令禁止不让出去他早走了,但是有了她这个契机,再油嘴滑舌一番说不定……嘿嘿!

  姜七白了他一眼压根没理他,径直离开擂场,回到所谓的教室里闭目养神……也就是补觉。

  众人也是被姜七的操作搞得一脸懵,整个人都处于玄幻之中,传说中的废材是隐藏的种子选手?天才少年步西洲邀请她一起闯荡江湖?

  过了一夜世界都变了?天才少年爱上隐藏天才的故事?

  不过这也注定是众人心中的猜想罢了。

  而接下来的几天,姜七也是进步神速,凭借着稀奇古怪(没好好听课自创)的招式,风骚的走位,以及强大的爆发力,已经能成功且轻松地打败那些低级召唤师了,本人也死皮赖脸地离开了低级班,去到了两个好姐妹所在的中级班。

  姜七也想过对方搞事情,在对方试图用修为碾压她而被她碾压无数次之后,两人还是继续采取搞小动作的行为,无非就是陷害控诉,道德绑架,带头孤立,背后造谣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但她也不是面团捏的,终于,在两人凑在一起悄咪咪想怎么搞她的时候,姜七幽灵似的出现在两人身后两个手刀直接晕俩,将捆好后嘴里塞上大团抹布,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袋,粗鲁地将她们装进去,拖垃圾似的拖到无人处,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棍一顿操作。

  一阵畅快淋漓后,姜七支着棍子自顾地点了点头,果然这种方法屡试不爽,打的也爽!

  而里面的两人此刻也成了猪头,浑身上下都疼的要命,她们能猜到是谁,没被打吐血,快被气吐血了。

  姜七打的舒服了,随手一甩棍子转身就走,运气好的话会有人发现她们,运气差的话就下辈子注意点喽。

  最后还是一对私会的小情侣来约会发现在蠕动的袋子才救了两人。

  姜七对此只有三个字:好可惜。

  直到次日看到两人顶着伤痕累累的脸和身体来到这里,用那能杀人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姜七微微一笑,笑容有些挑衅。虽然没有证据,但对方还是很轻易地就猜到了自己,所以也少不了打击报复,哎呀,多姿多彩的生活又要开始了呢。

  又是没有练习搭子的一天,姜七无聊的到处转悠,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这些天她偶尔的练习搭子。

  “我觉得我可能是个天才。”姜七微挑眉,完全没有一丝谦虚的意思。

  步西洲看的嘴角直抽抽,心里对她的标签又多了一条自恋,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一下道:“所以嘞,今天要不要我跟你练练?”

  “你之前的提议,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很不错,我就是来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步西洲一愣,一时竟然没有想到自己有说过什么提议,回过神来之后眼睛蓦然一亮,欣喜若狂:“真的?”

  见姜七点头,步西洲脑子快速地转着,思考要什么时候去说这个事儿合适,要不后天?不行太晚了,明天吧!

  步西洲:“要不我们今天就走吧!”

  姜七:“直接走?”

  步西洲摸着下巴:“不行,还得先去跟先生打个招呼再走,不然家里你没法交代!”

  姜七:“……”

  确定不是你没法交代??

  随后,两人齐齐出现在了徐老面前,徐老看着步西洲的目光带着审视,眼里就一个意思,是不是你把人拐走的?!

  步西洲左看右看装看不到,姜七好说歹说这才说动了对方。

  不过这都算不了什么,一想到以后不能见(打)两姐妹姜七就有些小小的伤感,毕竟这段时间的友谊也不是假的,想在走之前揍对方一顿也不是假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