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第二次见面

  姜七引动灵气,木偶直接先一步飞身上前,周身灵力运转间,一束束红如鲜血的羽毛浮在空中将它围成了一个球,下一秒就直接炸开,利剑般坚韧的羽剑如同雨点般射向凶兽群。

  而步西洲面对众多的凶兽处理的也是游刃有余,慌乱中又带着一丝条理,步步都走的十分巧妙,转眼间,就将眼前的凶兽全部掀翻在地。

  步西洲后退两步,眼中也染上了一抹红,笑的张扬:“我承认,这种肆意妄为的感觉,还不错!”

  姜七轻轻勾唇,眼中浓墨翻涌:“现在可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呢。”

  只见不远处浓雾中又奔来无数黑影,步西洲直接泄了气:“咱就是说,我们真的非打不可吗?”

  “倒也不是,”姜七摸了摸下巴思考道,她指了指前面:“不过,我们跑不掉。”

  突然感受到背后的动静,步西洲猛然回头,果然发现身后也有大批凶兽向这边飞奔而来。

  步西洲沉了脸色,语气也越发凝重:“它们对我们这么穷追不舍,定是有人类闯入了这里,或许还搞了破坏,我们被当成挡箭牌了。这下,得拼命了!”

  姜七眯了眯眼睛,一把拉着步西洲到最近的树下,拍了拍他的脑袋:“会用法术搞个保护罩什么的吗?现在,护好你的头,小心被炸成傻子。”

  步西洲一脸懵逼地看着姜七,但还是听她的话乖乖照做,白色的光芒瞬间笼罩着两人。

  姜七在脑中唤光脑。

  “调整模式。”

  【已调节,正在为您根据现场选择最合适的炮弹……】

  姜七调整着角度,目光紧紧放在即将到来的凶兽身上。

  步西洲看着她奇怪的动作一脸懵逼,但还是听话地抱住头。

  只听耳边连续“咻”的几声,剧烈的爆破声直接炸开了他的耳膜,懵逼中一个手直接将他拉倒在了地上,哪怕是做好了准备,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强烈的冲击,紧接着他就华丽丽地陷入了昏迷。

  不过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简单的修养一段时间自然会恢复。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场的所有生物都倒了下来,无一例外。

  迷迷糊糊中,姜七感到身下一阵陷落,她的意识正在逐渐消散,却还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强行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意识模糊之际看见了一身黑袍的男子飞身而来,葱白如玉的手向她伸了过来,也就在一刻,姜七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姜七的意识才慢慢回笼,姜七睁开眼睛猛的坐起来,眼中倒映着四周的环境,而她的身体除了有些疲惫之外并无任何不适。

  这里怎么看都像个地洞,地上混杂着泥土和水坑,上面滴滴答答地向下滴着水,整个洞里潮湿又漆黑,仿佛下一秒就能从什么犄角旮旯里钻出什么毒虫毒蛇什么的。

  姜七连忙站起身来,原本干净的墨绿色衣裙上也已经脏的不堪入目,她拍了两下也不再管这个,心里却不住的有些烦躁,山洞山洞,自己是跟山洞过不去了吗?!

  “醒了?”

  清冽又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从身后幽幽传来,姜七猛的被惊了一下,一回头,一张精致到妖孽的脸在漆黑的环境下晦暗不明,但依旧能判断的是,这是个熟人,而且他应该还是个面瘫脸。

  见她醒了,凤梧也不再静立,转身向着山洞的更深处走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姜七还是义无反顾地追了上去。

  洞内十分安静,除了滴滴答答的水滴声就只有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姜七看着对方挺立的背影,眸中含着思索,步西洲的话仿佛在耳边响起:应该是有人惊动了这些凶兽……

  难不成这人就是?

  两次的经历让姜七明白自己大约是个多事体质。

  想了想,姜七扬起一抹纯真的笑,声音甜甜的:“这位哥哥,你看到我的时候可看到我的另一位朋友了?”

  凤梧言简意赅:“他在上面,不会有事。”

  面前的大佬都说不会有事了姜七自然不会怀疑,继续搭讪道:“那就好,说来我们也是有缘,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呢,哥哥还记得我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姜七才听到了十分平淡的三个字:“不记得。”

  姜七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给对方好脸色。

  眼看这是要又开始冒险的节奏,姜七心头一跳心中冒出了十万个想出去的方法,但现在她连知道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只知道这里似乎是地下,只得问前面的人:“这里是哪里啊,我可以出去吗?我的朋友还在上面等我。”

  凤梧顿了一下,道:“你出不去。”

  姜七没管对方,经历一系列尝试之后终于发现,这个不仅洞坚如磐石,洞壁上似乎还有些奇怪的条纹,每攻击一下,这些攻击都会自动返还给自己,完全不是她这个阶段的人能搞的定的。

  姜七把目光放在前面的人身上,道:“哥哥能不能送我上去,求求了。”虽然是恳求的话,但她说话的态度却没有一丝请求的语气。

  “不能。”凤梧回答的不带丝毫拖泥带水,如果说刚才的回答算慢的话,现在就属于是秒回。

  姜七:“……”

  还没等姜七再说话,凤梧低沉的声音复又慢悠悠地传来:“而且,按照辈分来说你不该叫我哥哥,你当叫我祖宗。”

  姜七:“……”

  ……真是碰上硬茬了。

  倒不怪凤梧不要脸,只是凤梧本身也是个几百岁的老妖怪了,姜七十几岁叫他祖宗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反倒是对方叫哥哥才显得有那么一丝怪异。

  为了能出去,姜七也丝毫不要脸了,笑眯眯地说道:“祖宗哥哥,带我出去吧,我看您现在马上应该就会有事儿要办了,带上我不是就带上个累赘吗?”

  姜七说着,两步上前与他并肩,脸上的笑像真的一样。

  凤梧偏头看了她一眼,嗓音好听的如同春风拂面,说出的话却像冬日中的冰雪一般让人心凉凉。

  “若我要护你,你当算是累赘,否则不然。”

  姜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