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结下梁子

  要不要这么冷漠无情?

  大门派里的仙人不都是心怀天下苍生,救济黎民百姓的吗?!

  这个怎么回事啊?仙人进化他躲起来了吗?!

  姜七内心一阵吐槽,这种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多少有点被噎,又过了一会儿她才勉强说道:“哈哈,祖宗哥哥真喜欢说笑,别闹~”

  凤梧这次完全没鸟她,而是专注地看着一路上的纹路变化。

  细致如姜七,自然也发现了这壁洞上的纹路逐渐在加深,到现在已经是如同刻上去的一样了,金色的纹路散发着莹莹的光,其他的她不懂,她唯一知道的是她应该是出不去了。

  但是……

  这条路为什么这么长!!

  又长又黑,姜七几乎看不见什么东西,于是接连被绊了几下,而前面的人就仿佛如履平地一般,姜七蹙眉,心中一动,默默绕到他的身后如法炮制他的脚步,跟不上时还会适时地伸手拽一拽对方的衣摆,可谓是十分不要脸了。

  直到姜七第N次拽他的衣摆,凤梧似乎是受不了了,一簇火苗咻的一下出现在他修长的指尖,虽然不大,但足以照亮四周以及地上磕磕巴巴的路。

  “伸手。”凤梧开口。

  姜七乖乖伸手,下一秒凤梧就将火苗递给了她,而火苗也很乖地待在她的手心。

  这让她更明白了一个道理,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解决了眼前问题的姜七开始思考马上该怎么逃脱,按照正常来说他一个大佬应该不会随便乱逛,既然来了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而不管这件事重要与否,都会遇到一些小小的挫折,虽然他可能不会有什么事,但自己可说不定,毕竟他可是明确表示了不会保护自己的。

  这么一番弯弯绕绕下来,姜七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危险。

  害……要是步西洲在就好了,受罪的就不止自己一个了。

  而且这条路,又长又绕跟迷宫似的,但一路下来,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顺着路一路向里,这条路就像是无尽长一样,走了许久也不见有个头,就在姜七心头烦躁之际,终于走到了一扇门前,那石门合的严丝合缝,上面只有一个凹下去的手掌印。

  姜七:好家伙,这年头还有指纹解锁。

  然后下一秒,姜七就看面前的人将自己的手贴在那掌印上,不大不小刚刚好,像是特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难不成这是他的老巢??

  只听轰隆一声,石门应声而开,只是里面没有姜七所想象的宫殿圣堂什么的,只有跟刚才一样的又黑又潮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山洞。

  凤梧直接走了进去,姜七也随着他一起。

  然后,姜七就发现了一个事,周围的洞壁上的纹路变浅了,跟刚来的时候一样的浅。凤梧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稍顿了一下便继续往里面走。

  然后……

  姜目光复杂地看着地上的一团泥泞,隐隐能看出地上似乎趴着过什么东西,而那个东西……

  貌似就是自己……

  凤梧垂眸看了一眼,眉头微挑,也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感觉他像是来散步的一样。

  “我们好像回到了刚开始的地方了,还要继续走吗?”姜七抬头问道。

  凤梧没说话,只见对方看似在他看不到的角度默默翻了个白眼,下一秒变脸速度极快,笑盈盈地道:“就是散步也该散累了吧,这一看就是又回来了,如果我没猜错这路的尽头还是那扇门,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才好吧。”

  凤梧看着她,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略带绯色的唇瓣扬起了片刻,低沉好听的声音却毫无波澜:“并不一样。”

  姜七被这突如其来的笑整懵了,对方脸部流畅的轮廓在火苗的映照下越发深邃,连带着那淡笑都有些醉人。

  愣了一下,姜七猛的晃了晃脑袋,却见对方已经继续往前走了,一时也没注意对方刚才所说的话。

  再然后,突然感到一阵陷落感的姜七猛然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地上的泥土坑跟成了精一样地牢牢将自己的双脚包裹了进去,拽的死死的,而自己也在一点点向下陷,这感觉跟沼泽没什么区别了。

  姜七这才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话加之那莫名其妙的笑,顿时什么都懂了。

  姜七:我真的会生气的OK?

  但无论如何还是自己被美色迷了眼这才中了计怨不得别人,姜七此时也只能自己搞,但无论如何自己使出的攻击都被那泥土瞬间包裹,连声响都没有,姜七心中更加郁结。

  抬头一看,好嘛,对方正在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的窘态呢!

  姜七微微一笑,一时不知道是先感谢对方没有抛下自己还是该感谢对方袖手旁观。

  似乎是看够了戏,凤梧才淡声说道:“你的攻击属于力量型,对于它,没有什么用。”

  姜七:“……”

  so?你如果不帮忙的话就不要说风凉话好吗?!

  不过姜七在变脸这方面已经炉火纯青,立刻摆上一副柔弱的白莲花模样:“那你能帮帮我吗?你也不忍心我就这么葬身于此吧。”

  你要是忍心小心我道德绑架你!!

  凤梧似乎是对她的变脸感到有些兴味:“那我若是不帮呢?”

  姜七:你#%@%#&*……

  姜七含泪挤出了几滴眼泪:“您出自名门正派,自然是心怀天下,见我这等弱女子有难,难道不应该出手相救吗?你若视而不见,与那些自诩正义的人有何区别?”

  姜七勾唇:这波我在大气层!!

  岂料对方看她一眼,三十七度的嘴吐出了这世界上最冰冷的话:“可谁会知道?”

  姜七终于绷不住了,脸瞬间垮了下来,她实在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有道德,更别提绑架了。

  欣赏了一会儿她多变的表情,凤梧终于还是大发慈悲,手上捏诀,只是瞬间,已经缠到小腿上的泥巴瞬间炸开,姜七的半截腿总算是被解救了。

  与此同时还送给了她一份泥巴烟花,姜七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巴目光晦暗不明,很好,她现在算是真的真的和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结下梁子了。

  虽然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但暗地里阴一把报报仇也是好的。姜七在心里盘算着,继续跟在对方身后。

  

是鱼呗

有人在看吗,单机作者没有动力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