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虚无梦境

  “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苏明瑶十分担心。

  步西洲低下了头,低声道:“我肯定会找到她的,不然我不会回去!”

  看着他的样子,苏明瑶叹了口气道:“好吧,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可以找我。”

  步西洲点了点头,话语可怜兮兮:“你跟我聊聊天吧。”

  苏明瑶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黑影,疑惑道:“那边是不是有个人啊,你认识吗?”

  步西洲撇了撇嘴似乎不太乐意说他,随便搪塞了一句:“我跟他不太熟。”

  “哦。”

  苏明瑶乖乖哦了一声,对方俊俏的脸庞在火光的照耀下越发的红润,只是她看着,总觉得不太对头,又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步西洲摇了摇头,头重的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他道:“我也感觉自己的脸好烫,但我还觉得挺冷的。”

  苏明瑶的叶片颤了一下,道:“你不会是发烧了吧?!”

  “嗯?我不知道。”步西洲低下头低声道。

  “那怎么办啊,这里这么冷,也没有药,你要是一直这样,等出了山不得烧傻了??”

  不远处的黑影动了动,随即站了起来,正朝这边走来,人影逐渐显现出真面目,苏明瑶看的呼吸一顿,妈耶,为什么穿个越这么俊男靓女?!

  “你说他怎么了?”顾南风蹙眉看向苏明瑶。

  苏明瑶迅速回神,回道:“他浑身发冷,我觉得应该是受凉了。”

  顾南风抿了抿唇,似乎有些无从下手,迟钝了下又道:“那我……该怎么办?”

  苏明瑶思索了一下:“嗯……如果有湿手巾给他反复擦拭降温的话应该可以。”

  见顾南风还是满眼迷惑,苏明瑶只能道:“就随便找块布湿水给他擦擦脸和身体什么的,多次反复,物理降温,应该没问题的。”

  顾南风嗯了一声,转身向黑暗中走去,苏明瑶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步西洲,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总感觉他们之间应该是有些故事的,反正不是什么好故事就对了。

  没过一会儿对方就回来了,手中捧着一个大碗,这碗大概是用黄金做的,碗边镶嵌着点点珠宝,在火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漂亮非凡。

  苏明瑶睁大了眼睛,有钱人呐!!简直亮瞎了她的钛合金狗眼!这算是无形中的炫富吗?

  顾南风将碗放在步西洲面前,苏明瑶这才发现里面是满满的水。

  只听撕拉一声,苏明瑶亲眼看着顾南风将自己的衣摆撕开,撕成一块布放在水中浸泡打湿。

  步西洲抬头看了一眼,最终别过了头。

  苏明瑶的眼珠子在两人身上左右的转,但却没有说话。

  随后,苏明瑶就见顾南风将拧干的布直接丢给了步西洲,语气冷漠:“自己擦。”

  步西洲一手接住布,在他即将要说出拒绝的话时苏明瑶突然开口:“你还是赶紧擦擦吧,不然马上会越来越严重的,你也不想变成一个傻子吧?”

  步西洲酡红着脸颊瞪了苏明瑶一眼,接着才不情不愿地擦拭起来。

  擦着擦着,步西洲的手一顿,闷声闷气地出声道:“你看到我的时候看到别人了吗?”

  顾南风摇了摇头:“当时只有你一人。”

  步西洲蹙眉,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是凭空消失了,难不成……是被还没死净的凶兽叼走了?!

  那也不可能啊,总不可能只叼对方不叼他啊!

  正在他思绪钻进死胡同的时候,顾南风再次开口:“不过,我来时,你身上有一层防护,这防护很是强势,应当是修为高深之人所设,所以,苏明瑶的消失应该是跟他有关,而且他既然保护了你,应当也不是什么坏人,你不必太过担心。”

  不论如何,步西洲还是因为这番话而放松了些许,不过他明天还是要继续寻找,找不到对方的人,他也没什么脸回去了。

  而另一边被黑雾入体的姜七正在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面前发生的一切。

  “妈妈……别不要我,我保证以后都乖乖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精雕玉琢的女孩儿满脸泪水地扯着女人的袖子。

  女人满脸慈爱地说出了这世间最冷漠的话:“宝贝,妈妈不是不爱你了,妈妈只是去追求幸福了,只要你乖乖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说完,女人挣开女孩儿的手,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英俊冷漠的男人只是冷冷地低头看了她一眼,道:“拿好那张卡,我会每年往里面打钱。”

  说罢,他直接上了一辆车,车子尾部迸射出蓝色的光芒,只是瞬间,车子便离开地面消失在了女孩儿的眼前。

  姜七目光冷冷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女孩,啊不,应该是小时候的姜七。

  小姜七哭的撕心裂肺,姜七甚至能再次清楚地感受到那种窒息的绝望,被人抛弃的痛苦。

  脑中的声音桀桀桀地笑着,似乎带着某种诱惑,循循善诱地说道:“他们的内心都是自私自利的,你难道不恨吗?”

  空气凝固了一秒,姜七轻嗤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恨?”

  那声音似乎有些怔愣,随即更软下了语气幽幽道:“他们抛弃了年幼的你,你真的能忍受吗?”

  姜七轻勾唇角:“为什么忍受不了?都过去多少年了。”

  “不!不!”那声音在姜七的脑中怒吼:“是你的心告诉我,你恨他们!你还在忍耐什么?!”

  “所以我要干嘛?杀了他们?”姜七挑眉轻笑了一声:“拜托,杀人是犯法的,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去踩缝纫机。”

  “更何况……”姜七的笑淡了些许,眉眼也趋于冷淡:“你不过是个想控制我的只敢躲在暗处的小老鼠罢了,留着点力气,少跟我打感情牌。”

  姜七话音刚落,眼前的情景像是一面镜子一样开始出现裂纹,随着裂纹的扩大这段深埋姜七心中的情景也随之碎掉,她再次出现在了殿内。

  而旁边的凤梧依旧还在趴,姜七颇有兴味地蹲下身来细细观看对方的糗样,心之所想地启动光脑将他拍了下来,虽然还是帅的,但看起来就是有点点搞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