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级召唤师:白切黑大佬要摆烂

这一切早有注定(5)

  叶柏舟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双双,慎言!”

  百叶双双撅起了嘴一脸不高兴,不过也没再说些什么,转而继续骚扰叶柏舟。

  晚苏站在白子叙身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对她敌意这么大。

  白子叙淡淡瞥了她一眼,道:“跟我来吧。”

  说罢,朝着住的地方走去,几人住的房子都是紧挨着的,而且只有三间房,唯一多出来的只是一间杂物间。

  白子叙带着晚苏来到杂物间,推开门,顿时一阵灰尘翻涌而上,晚苏被呛了几口,微微探头往里面望去。

  白子叙看着里面堆放的跟小山一样的杂物,大部分都是百叶双双的一些东西,其中少部分是苏必平炼制的丹药,他扶额有些无奈,大手一挥,小山就瞬间消失在了眼前,留下了空荡荡而又略显黑暗的屋子。

  又想了想,白子叙挥手拿出了许多大颗的夜明珠,黑暗的屋子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虚幻,但是不得不承认,很漂亮。

  晚苏看着面前的一切有些感动,她知道自己是遇到了一群好人了,也明白对方这是彻底接纳她了。

  “谢谢你!”晚苏十分郑重地道谢。

  “不必,日后便是同门了,应该做的。”

  白子叙说罢,又忙前忙后地帮她收拾了整个屋子这才离开。在他看来只是自己该做的,毕竟对方救过他。而对晚苏来说却意义非凡,第一次来到陌生的环境里,能被人如此帮助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

  晚苏躺在床上目视前方,浅棕色的瞳孔有瞬间的泛红,父母的脸时时刻刻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这些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复仇二字,只要帮她算上一卦,便能……

  晚苏闭了闭眼,还不行……

  叶柏舟有两个师弟,具体是谁她还不知道,但她还并不能急躁地去问,若是引起了他们的怀疑就更难了。

  而正在观看这一切的姜七突然抬头,话里带着调侃:“原来你叫白子叙啊~”

  她之所以这么说不还是因为从晚苏视角里看到的白子叙就是少年时期长相稚嫩却依旧妖孽出众的眼前人嘛。

  凤梧低头盯着对方恶趣味的眼神,直接一巴掌拍到对方的后脑勺淡声道:“你年纪尚小,应唤我一声凤梧君。”

  这次他倒是和善,没有直接提名让自己叫他老祖宗了。

  但他的力气可不算小,一巴掌下去感觉脑子都要飞了,姜七可不愿就这么白白受了这委屈,当即手起一落,“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拍到了对方的屁股之上,不过她很识时务,就碰了一下很快收了回来。

  哪怕如此,四周的空气也在一瞬间下降到了零度之下,抱着对方,姜七更觉得自己是在抱一座冰雕,果然下一秒,凤梧低沉幽深的嗓音淡淡在耳畔响起,带着隐藏的危险:“现在的小辈,确实越来越放肆了。”

  话音刚落,姜七就看到前方的画面已经开始支离破碎,画面像镜子一样开始四分五裂,最终全数裂开,而姜七的身体,也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着,最终整个人呈抛物线一样飞了出去。

  幸亏姜七及时调整了姿势,所以落地动作也不算太狼狈,姜七顺势坐在了一片虚无之中,笑容愈发灿烂:“子叙不要生气嘛,我只是下意识动作,并非是在轻薄于你。”

  她说的这话没有丝毫信服力,但偏偏模样十分认真,一双眼睛定定看着你的时候似乎能从里面感受到真心。

  凤梧可不会就这么上了对方的当,她看着乖巧实则却是个坏心眼,流氓程度是凤梧百年所未见。

  而刚才碎掉的画面也并没有消散,而是依旧像碎片一样散落在虚无之中,凤梧看了一眼,掌心一动,姜七整个人就如布娃娃一样被吸了过去继续贴在他的胸前,周围的画面也开始慢慢重组,逐渐恢复到原来的画面。

  姜七唇角一勾,继续抬头开始犯见:“子叙哥哥是不是喜欢晚苏?”

  这倒是她比较期待的一个问题,以前的他看起来也只是冷了点并无其他,也不知道这之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逐渐开始人性扭曲的。

  “并无。”

  姜七撇了撇嘴,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回答。本来看到那画面时她就已经想到了两男争一女的狗血剧情,想想对方现在这样的样子以前竟然还爱过人姜七就觉得十分新鲜。

  姜七不再说话,目光继续转向前面。

  碎片开始慢慢组合,但速度极慢,过了好大会才恢复原样,面前的画面却已经完完全全的不同了。

  “是她!就是她,我亲眼看到是她杀了必平师兄!我现在这幅样子都是拜她所赐!!”百叶双双坐在血泊之间,头发凌乱,眼中血丝遍布,嘶声力竭的样子已经看不出之前那副可爱的样子了。

  晚苏站在她面前,目光平静却暗含杀机:“我也早该杀了你!”

  “师兄!!你就这么看着?!快处罚她啊!!”百叶双双顿时尖叫了起来。

  叶柏舟缓缓举起剑,眸光闪过一丝悲伤,声音严肃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晚苏嗤笑一声,眼中满是嘲讽,一字一句地说道:“名门正派,自诩正义,可你们,干的都是正派所做之事吗?!”

  在场之人皆是一愣,接着是更加的愤怒:“你在胡说什么?!毫无证据之事怎由得你胡言!”

  “我胡说?”晚苏笑的越发放肆,眼中甚至涌现了泪花,她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满含恨意:“你们真的觉得苏必平医毒无双所以炼制的丹药能活死人肉白骨?你们可知,你们嘴里吃的东西,是我全族上下所有人的命!”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皆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晚苏,直到许久,才听到叶柏舟用略带嘶哑的声音缓缓道:“你……不是人?”

  晚苏轻笑一声:“我不是人,但你们就是了?”

  后面弟子怒气冲天道:“妖孽,她是妖孽,她杀了必平师兄,其罪当诛!!”

  随后一众声音就齐齐响起:“杀了她!杀了她!……”

  晚苏没去看任何一个人,只是目光淡漠地转向叶柏舟:“人是我杀的,我只后悔自己没直接要了她这条贱命。”说着,瞥了一眼百叶双双。

  “贱人!”百叶双双骂了一声,怨毒的目光刀子一样射向晚苏:“你又算是什么好东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