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第21章 被算计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巧克力派 2029 2022-09-12 17:46:09

    谢家都在前方慷慨激昂的捐献,其她女眷自然是不甘示弱,捐了不少。

  有粮捐粮,有钱捐钱。

  徐家倒是捐了不少,三担粮食,五百两现银。

  中规中矩,倒是不让人挑出错。

  只是徐如君看柳氏那脸色,似乎不太好看,怕是这捐献的钱财是她的底线。

  到徐如君这里,徐如昕凑上来,用着周围人都听到的声音询问:“哦姐姐要捐多少?”

  不少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徐如君不怵道:“我夫家家底薄,这本就是奉献善心,长公主亦说让大家量力而为,苏家便捐一百两现银。”

  自己几斤两自己清楚,打脸充胖子的事情她更不想做。

  这是一件好事,若是捐献的钱都用在需要的人身上,那就是一件功德。

  她徐如君从小在乡下长大,乡里对一些风俗还是十分迷信,她耳濡目染的,或多或少相信一些。

  哪怕后来成为新时代人民公仆,学了唯物主义后,对这些东西半信半疑,虽不再相信但也不会过多议论。

  现在连穿越这样玄幻的事情搜发生,天平更偏向这世界怕是真的有神明。

  既然如此,那她就拿着原主的钱多做好事,也给原主攒下一笔功德。

  至于她,生钱的方子那么多,还怕她养不活自己吗?

  心里想着事,面上却不显,甚至还能一心二用的看其他人的脸色。

  果然,听到她捐献那么少,徐如昕幽幽道:“姐姐莫是银钱不够?比匀一些压岁钱给你。”

  看她一副姐姐太可怜的模样,徐如君迅速回答:“不必。”

  又觉得语气生硬,解释道:“妹妹压岁钱多,那也可以拿来捐献,苏家家底不多,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能力,日后我要是能成为像谢老太君那样的人物,让我捐这么多,我也乐意。”

  “父亲曾说过,人有多大本事,那就端多大碗吃多少饭,这话虽然糙些,可也说的在理,今日借钱,那日后我又该如何还钱呢?就算你不让我还,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我岂不是习惯和妹妹拿钱?”

  徐如君反问。

  她坦坦荡荡,倒是引来几位夫人的赞赏,这几位夫人虽丈夫官位高,但也就五品,加之性子不善钻营,家中守着那俸禄、祖产以及一两个铺子过日子。

  但挣下的也是刚够家中花销,且剩少许结余,钱都是这样一点点攒出来。

  看着那些夫人捐的,她们心中更是着急,家里要是拿出那么多,那接下来半年可要难熬,可要是不拿,其他人又会怎么看?

  徐如君这一番话让她们虎躯一震,就是啊,长公主也说了,能捐多少给多少。

  做什么打脸充胖子的事情,要是有人有意见,那就问她们是不是能借钱给她们不让还?

  这苏夫人看起来怎么那么狭促!

  走过来的长公主亦是听到这一番话,看着处之泰然的徐如君,眼底闪过笑意。

  却也没说什么,而是朝着另一个人走去。

  徐如君察觉到长公主身后的人看了她几眼,她压着好奇没抬头,就怕要是遇上原主认识的人,她却认不出那该怎么办?

  等长公主等人回到刚才的位置上,身后的两个男子就直接离场。

  整个宴会气氛瞬间缓和不少,长公主和几位老太君说着话,不知发生什么,前面的场地很快被清空。

  随后不少宫女穿梭在夫人女郎身边,徐如君看到那些女郎起身跟着宫女离开。

  “今日赏花宴,有这美景陪衬,没有美人可说不过去,本宫前几日整理未出阁前的物件,见到母后在簪花节时送的一套面首,如今人上了年纪,不在合适佩戴,不若今日借此机会,看看赏给那家的女郎。”

  “给谁谁心里都不服,那不如干脆谁看上了,上场展现一场才艺,说服在场的人,本宫就赏给她!”

  长公主从小受先帝宠爱,不少东西都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头一份。

  和她一样年岁,亦或者比她年长的人都知她手里的都是好东西。

  尤其是提到簪花节,那套首饰怕是曾经冠绝天下的那套洛女簪。

  工匠们把大梁最爱的十八朵不同的花雕刻在首饰上,每一个单件代表着一朵花。

  意义非凡。

  不少贵女跃跃欲试,和她们知道的凤簪有所出入,但也不妨碍她们对其他东西倾心。

  只见坐在长公主右手边,下方第三个位置的女郎站了起来,跟随宫女下去。

  “苏夫人,不知你要表演什么才艺?可需要替你准备什么?”

  陌生的话,直接把看戏的徐如君吓一跳。

  她抬头看向宫女,不可置信的问:“你问我?我不上场。”

  宫女疑惑道:“你不上吗?可这名单上有你的名字。”

  “怎么可能!”徐如君矢口否认,她可没报名参加什么活动。

  宫女神色也不算作假,她疑惑道:“可否可以给我看看名单。”

  “自然。”宫女递过去。

  看到上面的名字,徐如君眉头紧蹙,试探问:“这怕是弄错了,我没去报名,可否把名字划掉?”

  “这……”宫女犹豫,“这名单长公主哪里也有一份,要是划掉,还得去那边说一声。”

  徐如君瞬间明了,怕是有人算计,她抬头看向对柳氏叽叽喳喳说话的徐如昕。

  对方似乎有所察觉的抬起头,对上她时愣了一下,随后展颜一笑又低下头。

  动作太快,显得有些心虚。

  她这时候还不知道是谁算计,那就是有些蠢。

  “那算了,你可否帮我准备一个唢呐。”徐如君看向宫女问。

  “唢呐?”

  “嗯。”徐如君点头。

  虽然这要求很诧异,宫女还是下去准备。

  等她走,春雨愤愤不平道:“女郎,又是二女郎设计的吗?!太过分了!”

  自家人知自家事,女郎从小就没写过言德女工,因为夫人不喜,只会对她严苛,学的也都是礼仪居多。

  这时候要是上场,怕是落个不好!

  那些夫人会怎么看?长公主又会怎么看?

  她们不会想女郎被人算计,而是会觉得女郎虚荣,更嘲讽她没本事还去丢人现眼!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