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觅婚

第九章 江桓相亲

觅婚 梁景烟 2873 2022-10-03 09:08:49

  哲学上说,温饱问题解决了才会开始去解决精神问题,俞兆依将本次冲动性消费归咎于买衣服先于吃饭的本末倒置上。如果先吃饭,再慢慢逛,也不至于在第一家店就这么买啊。

  万一后面遇到更好的呢。

  他们在商场五楼的一家南方菜馆预订了座位,落座后慢慢点菜。俞兆依点了两个自己最喜欢的菜后放下了手机,倒了两杯茶,等江桓点完,但江桓点了挺久的。

  俞兆依觉得挺奇怪,就拿起手机又看了眼。

  !!!

  江桓点了什么东西?!

  两个人,有必要点十几个菜嘛?

  这一桌菜,吃不完的话,难道要打包回家吗?

  俞兆依节约粮食,但她实在觉得两个人出门在外,根本不用点这么一大桌子菜,四五个菜已经足够他们两个胃了。

  她看了看江桓,男人好像并没有什么要停止的打算,他还要继续点?

  俞兆依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不用点了吧,两个人……”

  江桓听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对对对,是这家,进来吧。”

  俞兆依略有迷茫,还有人?

  她奇怪地看着门口,门被推开,从门口进来了一个高挑的美女,还有一个微胖的大妈。

  江桓移开椅子,朝他们走了两步,“你好,是刘云晴吧,我是江桓。”

  不明就里的俞兆依跟着站了起来,发现美女比她高了半个头,大概有一米七五。

  美女一脸羞赧地跟江桓握了握手,“你好,江桓。”

  江桓接着从俞兆依对面改坐到俞兆依身边,那位大妈坐到了俞兆依对面,美女坐到了江桓对面。

  美女虽然高挑,但有一丝丝羞怯,显然对江桓的第一印象,也就是外表,感觉不错。

  接着大妈开始互相介绍了,俞兆依也听明白了,这就是相亲啊。

  江桓在相亲。

  她的目标对象,在相亲。

  她意图讨好结婚的目标对象,在她面前相亲。

  这么个扩句,语文老师俞兆依搞了半天才能接受。

  大妈给他们互相介绍完了,看向了俞兆依,一直当着透明人的俞兆依,终于得到了直刷刷的六道目光。

  俞兆依挤出笑,简单地介绍自己:“江桓他妹,小学老师。”

  大妈拧了拧眉头,怀疑又挑剔地看了她一眼,“不是吧,你不是孤儿吗?”大妈质疑的目光又看向了江桓。

  俞兆依对“孤儿”这两个字很敏感,皱了皱眉又很快地看了江桓一眼,刚想说什么,但江桓已经若无其事地解释了,“隔壁妹妹,一起长大的。”

  大妈恍然大悟道:“哦哦我知道了,你是元平女儿吧。”

  元平是俞兆依妈妈的名字,俞兆依奇怪又惊讶地点头,“你认识我妈啊?”

  “那可不得认识吗,今儿这对儿,还是你妈给牵的头儿。”

  俞兆依眨巴眨巴眼睛。

  她妈牵的头。

  接下来的等菜时间,俞兆依有一会儿没一会儿地听着江桓跟美女的聊天,心里却一直在想——

  我妈为什么要让肥水留到外人田?

  给她女儿介绍不好吗?

  顺便她女儿还能回家门口上班。

  饭前他们聊的似乎非常好,美女满脸的红羞,美得不行。

  江桓脸上也犹如春风拂面,期间俞兆依看了他一眼,江桓也轻飘飘地看向她一眼。

  他们聊的越欢,俞兆依就越有一种自家的菜快要被人偷了的感觉。

  她的第一步计划才刚刚实施啊!想到自己的第一步计划,俞兆依泪流满心,早知道先吃饭了,起码还能少损失五千块钱。

  菜渐渐上来了,吃饭过程中,江桓与美女的整个谈话都十分温柔体贴,无论是搭话还是引导话题,都体现着五年海龟的风度。

  从美女的神情就可以看出来,她对江桓满意的不得了。

  菜都没吃两口,光顾着捂嘴笑跟与江桓聊天了。

  十几道菜上来,服务员还给他们换了个大桌子。

  大妈嘴上说着,“点这么多干嘛呀,又吃不完。”但实际上乐得笑开了花,“这么客气啊。”

  俞兆依作为四个人里面存在感最低的人,整个饭局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吃。

  这家菜的口味挺重的,很合她,她每道菜都喜欢,每道菜都吃了一些,很畅快。

  最后放下筷子,已经相当满足。

  在她吃完后不久,他们的相亲好像也到了尽头,那大妈高兴地合不拢嘴,“那下次再聚,今天晴晴她妈妈说得早点回去,要不是有事你们再去看个电影哈哈。”

  江桓笑着应下,还说,“下次见。”

  俞兆依以为相亲就会在一片和睦热闹的氛围中结束。

  江桓打破了她的设想。

  两位女士走了没两步,俞兆依就见江桓喊住了她们,“哎呀,差点忘了,还没结账呢?”

  俞兆依点点头,拿了自己的包,想说“那我们过去吧”。

  但紧接着,隔着两张桌子,江桓朝着两位女士说,“我们AA吧!”

  他的声音大得,让几乎整个餐厅的客人都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接着,肉眼可见的,美女的脸色由羞赧,迅速变成了羞恼。

  俞兆依也瞪大了眼睛。

  这么一大桌子菜,全是他一个人点的,对方两位女士加一起都没她一个人吃得多。

  还要AA?

  大妈大概是活到这把年纪第一次看到这么抠门的奇葩,眼神从难以置信变成嫌恶,看着他,然后说,“不用了。”

  说完就去了前台。

  俞兆依也觉得丢人,但细想,江桓一甩手就能买一辆宾利地手笔,不至于抠门成这样。

  她回想起出门前的对话。

  ——别的时候都没空,所以今晚出来。

  俞兆依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不过她妈也真是,这么急着给江桓找什么女朋友啊,人家走到哪里都是香饽饽。

  想什么时候找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他们后来又路过一家店,江桓倒是很喜欢里面的领结,说什么要配自己的新衬衫,俞兆依可怜巴巴看了他一眼,江桓瞧着她轻笑了笑,自己去结了账。

  两条领结。

  两万八。

  江桓付账付得风轻云淡面不改色。

  俞兆依眼睁睁看着江桓付了这么一笔巨款,觉得自己大半年都白干了。

  大佬啊,能从你的牙缝里挤出那么点金子送给我吗?

  *

  江桓倒是没有跟俞兆依说饭桌上AA那事儿,但俞兆依自己也想明白了,反正是她妈干的好事儿呗,她来解决刚好。

  至于丢人这回事。

  江桓这么个大帅比才是承担了整个饭馆所有人的鄙视眼神,至于她这么个小透明,压根没人注意。

  回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晚上天很冷,俞兆依出门的时候穿的少,也没带外套,江桓的车停在了大厦外的公园那边,两人还要走一段夜路。

  深秋的公园倒很适合情侣散步,但夜一旦深了,也难免有些小暧昧。月光下树影斑驳,处处都有耳鬓厮磨声,两人走着鹅卵石小路,浸在一片片的暧昧声中,前行。

  俞兆依穿着牛津小皮鞋,带着点小高跟,不适合走鹅卵石小路。

  听着耳边细细碎碎朦胧又亲昵的声音,俞兆依下意识就想加快脚步,这一加快,免不了就给摔了。

  月色迷蒙分秋色,人间偏邀春意来。

  *

  “哦莫?!你居然给摔进了他怀里?!”高越捶床尖叫,“呜呜呜偶像剧桥段,我居然不在现场!好好磕,姐妹你们真心有缘,真的,求你们结婚!”

  高越的声音穿过手机麦克风,疯狂地传进俞兆依的耳膜,俞兆依拿远了一些话筒。

  “你轻点。”俞兆依看了眼紧闭的门,很怕那门忽然打开。想起摔倒那会儿,她半是觉得丢人半是羞怯,想起来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晕倒算了。也能免了月光下两人以尴尬的姿势,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自在。

  “一起吃个饭吧。”高越热情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就看到传说中的海归大帅哥。

  “那怎么行啊!”俞兆依下意识拒绝,“我们还不熟。”

  “不熟?不熟你给人家买衬衫,不熟你们一起走小公园,不熟你还给摔他怀里?嗯,你们确实不熟。”高越一本正经不过一秒,下一秒立刻又炸了,“你他妈管这叫不熟?!”

  俞兆依头都痛了:“都是误会,弄巧成拙嘛,而且我现在在追他,你说你们一见面我怎么说,说我为了调工作,想跟他结婚?”说到“调工作”的时候,俞兆依的声音轻了许多,小心地看了眼房门,“这不是胡闹吗!”

  高越噤声了,一边觉得不能坏了姐妹的好事,一边又实在好奇,忍不住叮嘱:“那你快点搞定他,尽快吃饭,我真的很好奇呀宝儿。”

梁景烟

呜呜呜包子们,好无聊啊这个长假,给大家推荐一下电影梁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