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觅婚

第三十五章 情深情浅

觅婚 梁景烟 2027 2022-10-23 00:14:55

  俞爸俞妈拉着高越说了很久的话,江桓一边听着一边很适时地补充两句,后来接了个电话率先上了楼。

  而俞兆依撑着下巴半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她爸妈刚才调的频道,里面正在播着大型家庭伦理剧。

  聊了快一个小时,俞兆依打着哈欠,“说完了没,说完了上楼睡了。”

  俞妈瞪她一眼,“没跟你说,你要上楼自己上楼。”

  “人还怀着孕,大晚上的怎么还不让人睡觉啊。”俞兆依打着哈欠站起来,把高越也拉起来,“走了啊,要说明天说。”

  俞兆依跟高越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俞兆依做事很规律,从她安排自己每个工作日的闹钟就可以看得出来,而高越则是比较自由的性格,做事能拖多晚就拖多晚。

  在俞兆依的安排下,高越到了三楼连床还没烫一下就被推着先去洗漱了。

  两人舒舒服服躺在床上,高越一边觉得确实舒服,一边却笑说,“你还真像个老师,追着我洗澡跟催人写作业似的。”

  俞兆依笑骂回去,“去你的,我这也是受人嘱托。”

  席远走前的嘱咐虽然不是对着她说的,但终究是听见了,那确实要好好照顾好高越。

  两人半躺上床上,俞兆依没有经验,不知道孕妇跟手机、电脑这类电子产品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

  但当然,不接触是最好的距离。

  俞兆依给了高越一本书,是李娟的《阿勒泰的故事》,文字温暖明亮,将大山下的平淡生活缓缓道来,给人心里注入一种祥和与安适。

  只是,这书,是她们高中的时候看的。

  一看,难免让人想到高中的时光。

  高越迟迟没有翻动一面,俞兆依问,“怎么了?”

  “我想到了高中的时候,那会儿你跟钟黎,还在一起,我对秦映岸,还在默默喜欢。”高越把书放一边,握着被子往上提了提,盖到脖子,只留下一个脑袋。

  俞兆依不想回忆过去,她不是一个沉湎于过去的人,哪怕是钟黎出国那两年,她也很少主动去想过去。

  未来怎么样,跟过去没有半点关系。

  “你已经结婚了。”这句话俞兆依是今天第二次提醒她。

  高越很敢爱,忘不了秦映岸,在这点上俞兆依很佩服她,也自惭形秽。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尽管这两年里她再痛苦,或者再难过,她对钟黎的喜欢,远远比不过高越爱秦映岸。

  她可以过上新生活,而高越很难。

  秦映岸这几年里鲜少出现,高越的性格越来越活跃,有时活跃到让人摸不准她的底线。

  但秦映岸一出现,高越立刻狼狈又艰难。

  高越深呼一口气,目光炯炯地看向俞兆依,脸上是难得的认真,“问你个问题,你必须说实话。”

  甚至用了“必须”这样的词语,俞兆依镇重地点了点头,“你问。”

  “你觉得,我跟王渺……”话在这里顿了顿,几秒后又接上,“谁漂亮,说实话。”

  这个问题,让人摸不准头脑,俞兆依只觉得高越就是存了心要跟王渺比较样貌。

  这样幼稚的问题,如果高越没有用那样严肃的口吻问出来,没有再次强调要说实话,也没有用上那个“必须”,估计俞兆依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你高越更美。

  但她确实在意她的真实想法,俞兆依就不得不认真思考,回忆王渺的样子。

  为了表示自己确实认真在思索这个问题,俞兆依还拿出了手机搜索王渺的照片,一张张划过去。

  “其实你们都很美啊。”她翻着翻着,又说,“其实在某些角度来看,你们还有点像。”

  俞兆依的注意力在手机上,也就没注意到高越倏忽那一下泛白的脸色。

  “我说实话的话,都是美女。”要让她立刻比个高低,怎么比?

  高越的头慢慢靠在俞兆依的肩膀上,手也抱住俞兆依的腰,声音闷闷地喊了声,“依依,好累啊。”

  察觉到高越的不对劲,俞兆依回抱住她,“怎么了?”

  “我在房间外,听见他们说,秦映岸跟王渺大学里交往过。”

  这句话信息量不大,交往过,所以现在是久别重逢旧情复燃结婚了。

  俞兆依很抓住高越闷闷不乐的点,“嗯”了一声,等着她往后讲。

  “你知道,说我跟秦映岸交往过,其实并不算,哪怕是当初我们四个人一起旅游,也不像你跟钟黎一样。虽然他很照顾我,但我知道我们不是恋人关系。”她语气平静地说着往事。

  “秦映岸一直是个让人抓不住的男人,对所有人,来者不拒点到为止,同样也对所有人疏离客气。我自认为跟别人不一样。后来有段时间他没再来我们组的酒局里,就是我大学里发疯翘课那会儿。”

  “我好像,就是他逢场作戏那么多女人里的其中一个,没什么特别的。”高越说,“这样清晰的事实,我居然现在才想明白。”

  “可我那时候只想再见他一面,心想还是自己胆子小,只要让我再见他一面,我就要表白,但我过了好几个月才又见到他。”

  “跟你说过的,他没拒绝也没同意,但愿意跟我们一起出去旅行。我默认算是交往过的。”高越合了合眼,“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对我的消息,他没再回,对别的女人,也是一样。”她重复道,“一模一样。”

  高越自嘲地笑了笑,“我单方面认为是分手,其实哪算得上是什么分手,对他来说本来就是逢场作戏,只是不愿意再演了而已。”

  高越跟俞兆依,互为彼此情感的见证者,对她说的这些过往,俞兆依自然是清楚的,但摸不透高越要传达的重点是什么。

  只是,高越这模样,俞兆依不忍心多问。

  “我是王渺的替身。”

  这句话犹如炸雷,把俞兆依吓得体无完肤,“什么?”

  “秦映岸消失那几个月,是跟王渺交往。”高越笑着看向俞兆依,眼里却含着泪,“后来他身边还有几个女生,我看过照片,都跟王渺有几分相似。”

梁景烟

各位如果觉得故事不错呢就加入书架慢慢看呗,感谢大家啦,如果有推荐票的话,就给几张票票,如果有多余的月票的话,那当然是最好啦!如果大家有空的话,点进书友圈给个五星好评打个分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