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第十五章:蠢笨如斯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妗缘 2599 2022-12-07 13:50:48

  “一会回去找个眼生的婆子去映红楼问问绿枝的身契可还在,若在,不管花多少钱都要买下来。”云疏遮扇低声对青霜说着。

  两人已经回到丞相府,回回宴楼的路上碰到了许宁。

  她身子纤薄,带着几分娇小柔弱。

  “夫人——”云疏见了个礼。

  许宁拉着云疏的手温温一笑:“自家姐妹不必多礼。”

  “疏疏啊,我这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许宁开门见山道,云疏微微讶异,自从她当了夫人后,有意不同她牵扯太多,也因为上次侍女打闹的事两人见面也只是点头一应而过。

  怎么今日倒是这般殷勤。

  云疏颔首:“夫人但说无妨。”

  许宁拉着她朝一旁的凉亭走,边走边说:“这些时日我总宴请嘉合郡主,你不会介意吧。”

  云疏微愣,还没开口许宁就接着道:“你别生气,我这是为你好。”

  “那嘉和郡主是个心气高地,不过这几日相处下来我也清楚她不是那种大恶之人,况且她有意同你交好冰释前嫌,碍于脸面不便说罢了。”

  “所以她找了我,让我同你说道说道。”

  云疏扯了扯嘴角笑:“所以夫人叫着妾身只为说这?”

  许宁见她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微愣,连忙道:“她是真心想与你和好,而且今日用过兴阳王妃的宴会,也想同你学做两道菜。”

  “不若给我个面子,过几日我请她来府中,你做一桌宴席,咱们喝点薄酒,从前的不愉快都忘了,可好?”

  云疏眸子清澈,带着几分洞悉觉察的光看着许宁,她浅浅点了点头:“好——”

  许宁一愣,没想到她答应的这般爽利。

  摆脱过许宁后,青霜不解问云疏:“娘子,明知道她们不安好心,怎么还应承下来。”

  云疏扇了扇手中的团扇,一阵清风过,让她舒畅几分:“若天要下雨,会因为你不撑伞就不下了吗?”

  青霜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不过看娘子淡然自若的样子估计是早有准备吧。

  天愈发热了,后院的女眷都不想出去,回宴楼和云水榭是最凉快地。

  许多丫头都喜欢在云疏的回宴楼后座房那里的凉园玩耍,里面种了许多白杨树,暑夏坐在荫地上吹着凉风是十分舒适地。

  云娘子也亲自做了一些酸甜可口的山楂凉茶,后院的丫头都喜欢凑到回宴楼来玩。

  青霜转角上了阁楼,云疏魇懒地倚在榻上闭眸养神。

  “娘子,忠勇伯府来贴了,是绿枝请您过府喝茶。”

  青霜恭敬地把名帖递给云疏。

  云疏手中的团扇往前一伸,那鲜红的名帖就落在她跟前。

  “上次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青霜笑了笑:“果然如娘子所料,那绿枝的身契并没有被买走。”

  “太尉大人以为忠勇伯府买了身契,而忠勇伯府以为太尉府买了身契,那沈氏估计也并不重视这个绿枝,竟然连如此重要的东西都忽视。”

  云疏点了点头:“我们收拾一下,去忠勇伯府。”

  “是——”

  忠勇伯府日日大门紧闭,绿枝派了个丫头让她从侧门把云疏接了进去。

  绿枝住在东侧院,这里布置的十分精致,小桥流水,石子花路。

  “姐姐快来,我在这扎了个秋千,日常二郎忙完公务就会回来给我推秋千呢。”

  云疏打眼看过去,院子里的东西确实布置的用心,难为冯二郎了,对姐姐的病都置之不理,跟着一个妾室恩爱蜜人。

  绿枝没有注意到云疏眸子里的冰霜,自顾自地把糕点一一推到她跟前,娇声细语笑道:“姐姐快用。”

  “听闻兴阳王妃的宴席是你一手承办地,味道简直好极了!”

  “家中厨子粗笨,不及姐姐心灵手巧,姐姐莫要嫌弃!”

  云疏笑了笑:“怎么会。”

  绿枝一直在说话,云疏漫不经心地附和着。

  绿枝觉得云疏有些冷淡,可是偏要拉着她四处乱逛,刚越过一座花丛,入目的圆形拱门前就见着两个人在拉扯。

  绿枝不满娇喝道:“做什么呢!没看到这里有贵客!”

  “我们夫人病了,李大夫去瞧,她拦着不让!”一个丫头愤愤地盯着旁边一脸傲然不以为意的丫头。

  李大夫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昨天不是去看过了吗?怎么日日叫大夫,府中的钱用不完是怎么了?”

  “不准给她去看病,就她那破身子,是个无底洞,什么药填下去都好不了,还不如给我打一套金镶玉的行头呢。”

  “快把大夫送出去吧,整日麻烦人家跑来跑去,也好意思!”

  那丫头哇的就哭了出来:“我家夫人真的病的快不行了……求求绿枝娘子,去给我家夫人看看吧。”

  啪——

  绿枝瞪着眼睛,上去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那丫头身上:“听不懂人话吗?”

  “来人,给我拉下去,忤逆主子,打死算完!”

  云疏浑身气得颤抖,脸色阴沉的盯着那个嚣张跋扈的女子,她自然听出来那丫头话中的夫人就是她的姐姐云阙!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愚蠢恶毒到这种地步!

  绿枝刚回头,就被云疏狠狠地拽住手腕,她冷声对那哭着的丫头道:“带着李大夫去给你家主子看病!”

  绿枝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云疏冷的眸子能冻出冰碴:“我要干什么?我姐姐在这里受了那么大委屈,你说我要干什么!”

  绿枝以为云疏要打她,有些怕,气势不足地威胁着:“你想做什么,这里是忠勇伯府,不是你的丞相府。”

  “云阙那个病秧子,二郎都放弃她,婆婆更是什么都不管,你又能做什么!”

  云疏眸光颤抖:“那是我的姐姐,冯家明媒正娶的人,你们就这般糟践,真当我们庆越王府是好惹的!”

  扑——

  云疏一个用力将绿枝摔倒在地,绿枝摔的浑身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竟然利用我!”

  “你也是个妾,我以为你真心同我交好,没想到你竟然利用我来府里给你姐姐撑腰来了!”

  “贱人!”绿枝眼一狠,身子腾的起来要扑打云疏,被青霜一个巴掌挡了回去。

  “呸,就你也配碰我家娘子!”青霜瞪着脸都扭曲的绿枝。

  “住手,住手!你们干什么呢!”一道飞快的身影匆忙跑了过来,连忙将倒地的绿枝给扶了起来,心疼的看着她。

  绿枝瞬间一副娇柔委屈的模样,抱着男人的腰撒娇哭诉道:“二郎,夫人娘家妹妹非要进府来看夫人,妾身好意破了婆婆定下的规矩让她进来。”

  “没想到,她竟然打我,你看……身上全是伤……”

  冯二郎心疼的看着绿枝雪白的肌肤上几道擦伤,不满的看向云疏:“我该尊称你一声姨妹,你来看你姐姐就算了,怎么还闹事呢?”

  “难不成真如外界所言,你仗着丞相的宠爱,肆无忌惮,横行霸道?”

  云疏蓦然被气笑了,真是个蠢男人,父亲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把姐姐嫁给他!

  “你怀里的女子也如你口中的我一样对待你的结发妻子,你又当如何?”云疏冷笑。

  冯二郎皱眉:“不可能,绿枝想来娇弱温顺,怎么会不敬云阙呢。”

  云疏吸了口气,这个蠢男人简直蠢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都不去看看姐姐病成什么模样了吗?

  “你可见过我阿姐如今的样子?你可去照顾过她,怕是我阿姐在病中受煎熬的时候你还在和你这位娇妾荡秋千呢吧。”云疏冷眼看着冯二郎。

  她让刚刚那个请大夫的丫头带路:“带我去见你家夫人。”

  冯二郎看着云疏冷漠的背影,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喊着:“她的病治不好,是她自己请求去偏院养病,不让人打扰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