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第三十二章:心烦气躁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妗缘 2044 2022-12-19 16:08:09

  云疏做了些鱼麋粥送到了存禄居,诵鹤依旧守在外边,云疏便把食物交给诵鹤让他端进去。

  诵鹤叫住了云疏:“娘子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看看大人?”

  云疏微愣,青霜不是说凤长榭需要静养吗?既然如此,她去了会不会扰了他的清静。

  况且,他又听了方氏的挑唆之语,多少心里也不大想见她吧。

  “这粥还是娘子亲自送去为好。”诵鹤低了低头,声音好似迫切想让她进去一样。

  云疏又接过粥,走了进去。

  屋内出了凤长榭还有人,云疏见凤长榭独身坐在榻上,一身简单洁白的中衣轻软单薄,他眉宇严整肃穆,眼梢的几分薄凉才是最有魅力地。

  江嶷还在凤长榭跟前,他是长史,还要亲自来向凤长榭禀告事情,可见是多么重要的事。

  云疏在珠帘外等了一会,屋内传来凤长榭的声音:“站外边不累吗?”

  “进来——”

  云疏打帘走了进去,目光先后落在凤长榭和江嶷身上,两人的年岁都是相差不大地。

  “我见大人忙着正事,不便打扰。”云疏将粥搁在了凤长榭手边的小案上。

  凤长榭摆了摆手:“怕过给你病气,前些时日便没让人来。”

  云疏浅笑低头,也没说许宁总来的事。

  江嶷面无表情地看了云疏一眼,声音沉稳却毫不客气对凤长榭道:“当初老师正是看上你无心,才认你为他的衣钵传人,毕生所学尽数传授。”

  “这么多年,我以为,他的眼光还是不错地。”

  “如今……”江嶷余光瞥了眼云疏继续道:“如今看来,老师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云疏不明白他的话是何意思,但是他能听出江嶷对凤长榭的不满。

  凤长榭眉眼微抬,不轻不淡地看了眼江嶷:“无心或是有心,都不是摆在脸上。”

  “你尽力让别人看不出你在想什么,可是一说话,我便知道你在想什么。”

  “好了,这件事拖了快七八年了,得抓紧办了。”凤长榭摆了摆手让江嶷离开。

  江嶷是长史,也算是副相,这么多年他不显不露,辅佐凤长榭,可见也是有气度的人。

  云疏浅巧地问了凤长榭:“大人可有话要问妾身?”

  凤长榭微微挑眉,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云疏摇了摇头,许是她多想了。

  凤长榭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不紧不慢开口:“这几日许宁来的勤了些,不过都是一些府中要务。”

  他有些解释的意味,云疏不由暗笑:“妾身不是要说这……”

  凤长榭喝着粥,挪了挪手边的文册。

  “妾身是想说,虽然还未与大人圆房,可是外边总有些流言听得污耳了些,大人若对妾身有疑,尽可问妾。”云疏福了福身子道。

  凤长榭见不得她这么多礼,不过也听懂了她的话。

  他将最后一口粥喝下,微微拉了拉他身边的云疏,让云疏离他更近。

  “我知道你怕什么,便不强求什么。外界的流言太多,我自己尚不能置身事外,更何况你呢。”

  “跟着我,本就让你受尽了委屈,我若不信你,又怎么配吃你做的菜呢。”

  他的声音舒朗温润,虽然眼中没有笑意,可是云疏能感觉他微烫的手心。

  凤长榭的话在她心里久久旋绕,她从不知,一个男子愿意事事站在女子的立场来维护世人避之不及的名节问题。

  他是个坦荡的君子,云疏这样想。

  此时的西庄别院,方潇宜头发凌乱的坐在院中的草堆里,她愤恨地扯着手里的东西。

  细看来,是两个草娃娃,一个是贴着凤长榭的名字,一个贴着云疏地。

  方潇宜发疯了一样不管什么尖锐的东西都朝着小草人扎,嘴里念叨着:“我可是王妃,可恶的凤长榭!该死的云疏!”

  “丧德败行的贱人,去死!去死!”

  怦——

  一阵重物掉落的声音,惊得方潇宜浑身一颤,手中东西猛然掉落在地。

  方潇宜捡起那两个东西塞进袖子,吓得小心翼翼朝着重物落地的地方走去。

  攀花草墙脚一个黑洞洞的人掉落在那,一动不动地,好像死了。

  方潇宜缓缓靠近,她刚要翻过那人,男人猛的睁开眸子,锐利阴狠的眼睛带着嗜血的匪气,浑身透着一股死寂的气息。

  他的眼神十分可怕,胡子邋遢,却让人不寒而栗,手上粗粝的疤混着血,看着就像是杀了很多人的样子。

  方潇宜吓得猛然后退,男人闷咳了一声,吓得方潇宜跌坐在地上,袖中的小草人也掉落出来。

  男人呲牙发出一阵怪声,方潇宜连喊救命,可是男人猛的扑了上去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他后脚尖把凤长榭的小草人勾了过来,捏着方潇宜的下巴,声音冷的比冬日的冰还刺骨:“你认识他——?”

  男人指了指凤长榭的名字。

  方潇宜从惊惧到眸子露出恨意,就是他,仗着自己有权有势连她这个王妃都能肆意责罚,还把她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自生自灭!

  “认识,认识!”

  男人大笑,顾不得身上有伤,恶狠狠地威胁方潇宜:“帮我杀了他,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方潇宜一顿,不屑道:“好汉,我也想杀了他,没人不想杀他,可是你没觉得你的要求太为难人了吗?”

  男人冷哼,看她衣着并不差的样子,退坐在墙角冷眼看着方潇宜:“你同我讲讲你的身份,我想办法!”

  方潇宜微愣,看这男人的神情是真想杀了凤长榭!

  没了凤长榭,云疏岂不是任她揉搓摆布!

  方潇宜狂喜,一时不管眼前的男人是好是坏,连忙点头答应。

  回到回宴楼的云疏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眉骨,青霜见状不禁担忧:“娘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从大人那里回来就总是不自在。”

  云疏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舒服,总之心里有些慌慌地,许是没有休息好吧。

  云疏让青霜和莲子去炖了些雪梨茶来:“这几日心烦气躁地很,嗓子也不舒服。”

  青霜打趣笑道:“娘子这几日夜里都没睡好,定是想大人想的。”

  云疏微嗔了她一眼:“胡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