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第三十五章:是宠非爱

权臣娇宠麻辣小娘子 妗缘 2055 2023-01-05 14:17:54

  忠勇伯府那几日办了老伯爷的丧事又办了冯二郎的丧事,接二连三的噩耗让冯家显得萧条落寞几分。

  云疏递了拜贴,看望沈氏。

  这算是她第一次见到沈氏,妇人面色憔悴,眼眶红润又黯淡,没了光彩。

  云疏奇怪,冯家二郎死了不正如她所愿,怎么她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

  沈氏跪在佛龛前,低笑,带着疯癫之态:“我以为会是云阙那个贱人回来看我笑话。”

  “没想到,派了个挡箭牌。”

  云疏微愣,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却没忘了眼前这个面态惨淡可怜的女人可是害死姐姐腹中孩子的凶手!

  “冯家二郎是你杀的,我阿姐曾经小产死了的孩子也是你害得。你如今在这里装什么可怜?”云疏声音气愤,想到阿姐半死不活的模样,就恨不得眼前的妇人跟她一样受煎熬。

  沈氏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她神色不屑,狠厉,凑近云疏,一把抓住云疏的领子,咬牙切齿恨声道:“我杀了她的孩子?那我的阿罗呢?我的兄嫂呢?他们就该死吗?”

  阿罗是谁?

  云疏推开那发疯的沈氏,后退几步,青霜和张婆子在外边守着,没听到里面的动静。

  她蓦然想起,阿爹曾经同她说过,沈氏是他手下副将沈明的妹妹。

  沈氏苦笑,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目光却依旧带着憎恨:“我兄长随你父亲出征不足月余就阵亡,他是副将!他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阵亡!”

  “一定是你父亲做了手脚,怕我阿兄抢了你们云家的功才把他杀害!”

  云疏立马开口打断了她:“不可能!”

  沈氏冷笑:“不可能?那我嫂嫂为何会不顾年幼的双生子以死证明我阿兄的清白?”

  “我可怜的侄儿,一个死了,一个被我养在这内宅后院却也被你阿姐给推下水淹死了!”

  云疏大惊失色,内心翻起惊涛骇浪,阿姐怎么会杀人!她是那么柔弱温良的人啊。

  “胡说,我阿姐在你们伯爵府被你们折磨地人不人鬼不鬼,如今还自残昏迷在丞相府呢!”云疏可恨眼前这个疯妇竟然如此颠倒黑白,肆意编撰污蔑她的家人。

  沈氏哼笑,眼里尽是不屑:“果然是一家人,个个心狠手辣,如今还有你这么个蠢货维护他们!”

  “云阙的孩子是她自己不要,自己害死地。我不过平日里想折磨折磨她替我兄嫂报仇,可我杀不了她。”

  “我只能为我的阿罗谋划,可是云阙这个贱人竟然杀了他!杀了他啊!”

  云疏冷眼看着沈氏一副疯癫模样:“那是我阿姐血脉骨肉,你说谎前都不掂量掂量吗?”

  沈氏仿佛耗尽了精力一般,喘息着靠坐在一旁的柱子旁,她依旧恶狠狠地盯着云疏:“我恨不得你们云家人全部都去阴间陪我兄嫂。”

  “不过你是真的可怜啊,你阿姐利用你对付我,被卖了还心心念念护着她。”

  云疏咬牙,忍不住挥落香案上的瓜果,直愣愣的打在沈氏的身上。

  “我阿姐出嫁前过的风光恣意,嫁过来后被你们一家人折磨地人不人鬼不鬼,你以为我会信你?”

  “今日我来便是警告你,若想相安无事便从宗族里过继一个孩子到我姐姐名下。”

  “若是你在兴风作浪,害我姐姐,别怪我不留情面。”

  青霜进来时听到云疏的话,不禁颤了颤,她第一次见到云疏发这么大脾气,跟她从前见过好似变了个人。

  “娘子,该走了……”青霜低声道。

  云疏回头瞥了沈氏一眼,眸子渐冷。

  青霜跟在云疏身后,刚刚屋内二人的对话她听到了一些,深觉后怕。

  若真如沈氏所言云阙是那么一个狠毒有心计的人,留在丞相府岂不是很危险?

  她想开口提醒云疏,可是见云疏脸色沉重,便转了个话题:“娘子,莫要为沈氏这种人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云疏疲倦地抬眸,望了望天,仿佛自言自语:“我相信我的家人,若她再冥顽不灵伤害阿姐,那便留不得了。”

  “让张嬷嬷盯着她,别让她自戕给人留下话柄,伯爵府近日总是白事,难免对阿姐名声不利。”

  青霜点头应声道。

  云疏叹了口气,情绪低落,手心也不自觉渗出虚汗,对青霜浅声问道:“我受大人庇护,如今却滥用他的权利,会不会太过张扬……”

  青霜摇头:“娘子,奴婢从第一眼见你做菜便觉得你与寻常与人相处时不一样。”

  “奴婢觉得,您该是璀璨明亮,恣意张扬的性子,又怎么能受世俗的拘束呢?”

  云疏淡笑:“小丫头能说会道,可是我不能一直依靠大人呀,他是高山之巅的冰霜,岂是人人都能触碰地。”

  青霜不解,有些惊讶:“难道娘子不知道大人宠爱一个人就可以让你肆无忌惮吗?”

  云疏抿嘴:“是宠是爱终究是不同地。”

  “大人是宠我,我却觉得大人的宠带着一些愧疚和谦让。至于……爱。”

  云疏眼神恍惚,她心里总觉得有一处迷雾,让她解释不清楚那种情感。

  她和大人确实和寻常夫妻一般相敬如宾,可是却少些东西。

  阿娘从前也说父亲爱她,但是越长大,她越看不出父亲对阿娘的爱。

  所说父亲对阿娘的爱是对方氏恶行的一味宽纵,那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质疑阿娘的话。

  青霜叹了口气,娘子懂得确实比她多得多。

  但是,她真的觉得大人只有在看娘子时眼里才有一丝生气勃勃的光亮。

  她虽然不懂什么宠爱不同义,但是能从浅显的表面看出什么。

  两人回了丞相府,云疏知道云阙醒了,又哭又笑地跑回阁楼。

  莲子没敢与云疏说凤长榭一人来过在室内待过一段时间,若是因为这让两人生了嫌隙怕是不好。

  云疏安慰云阙:“阿姐,你在这里安心住下,待我处理好事,你回伯爵府便能顺畅无忧了。”

  云阙虚弱地笑了笑,点点头:“难为我疏儿了。”

  云疏握着她冰凉的手,心疼地看着她:“哪里的话,你我是姐妹,不说外话。”

  云阙眸子僵了一瞬,微微点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