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请勿遵守规则

苦楝三中(十二)

请勿遵守规则 续杯汽水 2411 2023-02-04 00:19:46

  “殉道者,什么意思?胸牌不应该是名字吗?”宁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牌,非常正常。

  白云悠闻言也低下头,对自己的胸牌嘟囔着:“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变的,我当时都变成鬼了,脑袋摔成浆糊,谁有心思注意这个。”

  淳于跟风低头检查了一眼自己的胸牌,确认状态正常,便抬起头开始环视这间教室。

  似乎只是非常普通的排练教室,散乱摆放的练琴木凳,堆放在墙角东倒西歪的谱架,落满灰尘的三角钢琴,还有墙壁上被学生们粉笔涂鸦过的黑板。

  淳于走上前,在一堆粉笔鬼画符里隐隐辨认出几个字“白云悠去死”。

  他回头,指着这个新发现向白云悠问:“你知道这是谁写的吗?”

  白云悠轻轻飘近,看清这几个字,无语地笑笑:“知道,不过这些个我倒是无所谓,练琴很忙,实在没工夫搭理他们。”

  “是有人在霸凌你?”

  “霸凌?回想起来应该算得上是吧?”

  “算得上?”

  “几个人背后说点坏话什么的,再就是在练琴课的教室里写这些东西。”白云悠无所谓地耸耸肩“果然,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觉得挺幼稚的。”

  淳于不解:“这么看得开,怎么会坠楼?你真不是被人推下去的?”

  “这不是看不看得开的问题”白云悠笑笑“你可以理解为,我当时太投入了,突然被人拿走了琴,只顾着追琴,没注意到它是扔下楼了。”

  宁爻嘶了一声:“你这也……死得太儿戏了。”

  白云悠自嘲:“哪有,察觉到自己死后,我一直觉得死得挺李白呢。”

  淳于突然问道:“李白?你们见过月亮吗?”

  白云悠一愣:“什,什么?”

  淳于指着窗外的天空:“外面这天,连白天都看不到太阳,你怎么能和李白捞月共情?或者你见过月亮,在哪,什么时候?”

  白云悠被这几个问题击懵,嗫嚅着回答:“我……知道月亮,但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从未亲眼看过。”

  她飘近窗台,宁爻也跟上,众人一齐向外看去。

  夜晚的天空依然昏黄黯沉,看不到任何日月星辰,只是现在的四周不再像白天一般明亮。

  白云悠喃喃:“原来我们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天空之下么?”

  宁爻有些好笑:“你们这些人,从来没抬头看过天吗?”

  “·【请同学们脚踏实地,不要仰望星空】,这是写进校规的警告,虽然目前还不明白这里发生的一切和天空有什么关系,但很明显,这会是我们主要的调查方向。同理,被封禁的天文台也是重点。白云悠同学,可能需要你带我们去天文台了。”淳于说。

  白云悠有些为难:“抱歉,我不知道天文台在哪儿。”

  “大佬救命!”宁爻低声怪叫。

  “又怎么了?”淳于不耐烦。

  “是是……”宁爻颤抖着指向楼下“那个戴口罩的!”

  三人看向楼下,音乐楼对面,教学楼旁边,之前在食堂后面见过的口罩女又阴魂不散地出现了。而且她的视线异常强烈,即便隔得很远,也依然能感知到她正在盯住宁爻他们。

  白云悠突然轻轻啊了一声:“是她吗?梁老师?”

  “老师?”宁爻好奇“可她穿着学生校服。”

  白云悠咬了咬嘴唇:“我不确定,只是看着有点像……”

  淳于当机立断:“追!”说罢就拎着宁爻跳了下去。

  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极限蹦极了,宁爻竟有一种诡异的麻木感。

  口罩女似乎很意外对方居然不退反追,但反应过来后立刻向后逃窜。

  追逐战并没像想象中的那样持久和激烈,因为才追了几步,口罩女就跑出校门了。

  淳于和宁爻都是寄宿生,没有走读生证根本出不了校门。

  门卫室的灯亮着,但窗户紧闭,且根本没有开窗的意思。校门是很常见的由电路控制的推拉伸缩铁门,开关在门卫室旁,启动校门需要用走读生证刷卡。

  宁爻望向白云悠:“校门你可以吗?”

  白云悠伸出指尖戳了戳铁门,对他们摇摇头:“这个不行,它不是‘门’,是禁制。”

  宁爻:“要你何用啊!”

  白云悠:“这不能怪我啊!”

  淳于把两人拉开:“够了,想想别的办法。”

  “哼”白云悠气鼓鼓,但脾气消得很快,一转头就忘了“诶!我想到了,卫生间的那个同学好像是走读生,我们可以找她借一下。”

  卫生间的同学?听起来不是个美妙的形容。

  白云悠飘在前方引路:“她在教学楼的女厕所里,好像是地缚灵,出不来。不过有时候会放她儿子出来和大家串串门。”

  宁爻缩缩脖子:“你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放心吧,她挺温柔的,只是有点讨厌男生……”

  啪嚓!

  一道冰冷尖锐的玻璃碎片直直捅向宁爻的眼球,被一道金光挡住。随即,玻璃和金光都化为齑粉,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昏暗的卫生间,淅淅沥沥地从天花板下渗着猩红的污血,粘稠的血浆滴落在潮湿的地面,和一团团黑色的长发混合。

  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赤裸着双脚站在满地玻璃碎片上,墙上所有的镜子都被砸碎,倒映着无数个狰狞充血的眼睛。

  她怀抱着一个没有气息的青紫色婴儿,垂下一条腻滑的脐带。

  “金钟罩碎了,你这可是对他下死手啊……”淳于在一旁闲闲地单手插兜,另一只手甩了甩,似乎在松弛经络。

  电光一闪,众人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厕所里那个氛围感女鬼,已经被淳于一只手把脑袋摁在地板上了。

  碎裂的镜子齐声发出惊恐的尖叫,地板角落也开始渗出血水和长发。

  淳于薅着女鬼的头发,提起她的脑袋往地上一磕:“你还来劲了是吧?”

  女鬼赶紧收了头发和血污,呜呜咽咽地求饶。

  白云悠扶起吓软腿的宁爻,上前安抚道:“曹蔓,你别紧张,其实我们就是来借一下你的走读生证。”

  脑袋被人摁在地板里的曹蔓,哆哆嗦嗦地向右指去。

  白云悠翻译:“她说在第二间厕所的水箱里。”

  宁爻去掏,走读生证果然在这里。

  “谢了姐~”宁爻朝她扬了扬手里的证“用完还你。”

  淳于移开压制曹蔓的手,她立马抱着孩子缩进了最后一间厕所。

  突然,那间厕所传来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气息游离,却谜之坚持,不肯停歇。

  曹蔓又抱着孩子瑟瑟缩缩地探出头,没有瞳仁的眼睛望向白云悠,表情非常好懂:帮忙哄哄孩子。

  白云悠翻译:“她说希希想跟着我们出去玩。”

  淳于闻言火速离开厕所,脚底抹油一秒跑出了五十米,将烂摊子留给宁爻。

  宁爻脸都绿了,他倒也不是讨厌小孩,可哄这个滑溜冰冷的鬼婴还是太考验心理素质了。

  “我……”宁爻在思考如何委婉拒绝“我没抱过小孩儿,怕给他摔了。”

  白云悠翻译:“她说没关系,反正已经死了。”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宁爻青着脸从曹蔓手里接过希希,低头看到空出怀抱的曹蔓,她的胸牌上写着:投机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