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穿回来后,我带爸爸在娃综追妈妈

第21章 她和你长得有点像哩

  弹幕又是满屏的“哈哈哈哈哈哈”。

  【蒋导:这个思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蒋导:再次被KO】

  秦苑瑶忍俊不禁,池白意的脸上也漾开了无奈里又带着一丝自豪的浅笑。

  秦苑瑶岔开了话题,问:“蒋导,大家都到了吗?”

  蒋导摇头:“没有,你们是第一组到达的。”

  秦苑瑶颇为意外。

  虽然她有想过他们这一组应该不至于最晚到达,但着实没想到,他们会是第一个。

  秦苑瑶瞬时期待地问:“第一组到达的有奖励吗?”

  蒋导面无表情地睨她:“你想要什么奖励?”

  “钱!或者晚餐!”

  “你钻钱眼里了?”蒋导忍不住吐槽。

  其他嘉宾找到的都是他们节目组提前安排好的工作。只有秦苑瑶,不按常理出牌。

  其他嘉宾都认认真真的在筹路费,只有秦苑瑶,在想怎么搭免费的顺风车。

  其他嘉宾的钱都因为花在了路费上,所剩无几了,只有秦苑瑶这一组,启动资金一分钱没动不说,还反赚了五十玩!

  简直就是节目的bug!

  “你们来这里,一分钱路费没出,还多赚了五十元,你还想要什么钱了?你们俩在路上偷吃了奶酪棒,还想要什么晚餐了?”蒋导感觉自己又开始心梗了。

  秦苑瑶不乐意了:“一分钱路费没出,那是我们的本事。偷吃奶酪棒……也是我们的本事。我们凭本事搭顺风车来这里,凭本事偷吃的奶酪棒,这和你们奖励我们第一个到达,有什么关系了?”

  蒋导:“……”

  【哈哈哈哈哈笑不活了,蒋导的脸色真是精彩】

  【蒋导: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来气我是吧】

  【蒋导:小的不省心,大的也不省心】

  蒋导眼珠子滴滴一转,计上心头。

  他阴险地笑了起来:“想要奖励是吧。”

  他大手一挥,让工作人员把早上玩的砸金蛋又推了出来。

  “奖励就是砸金蛋。我把里面的纸条是工作赚钱的金蛋已经拿出来了,现在金蛋里的纸条就两种,一种,罚钱;一种,奖励钱。我免费让你们砸,够可以的吧!”蒋导洋洋得意。

  秦苑瑶默默地凝视了他几秒,牵着池奶酪的手转身就走。

  “奶酪,饿不饿?”

  “不饿。”

  “那我们先找住的地方,把行李放了,再弄吃的,好不好?”

  “好。”

  被无视的蒋导:“……”

  蒋导又把目光转向了还没走的池白意身上,殷切怂恿:“池总,要不要砸啊?免费的喔。”

  池白意两手推着行李,面无表情地转身跟上了秦苑瑶和池奶酪。

  再次被无视的蒋导:“……”

  【哈哈哈哈哈哈妈呀怎么这么搞笑】

  【建议综艺可以改名叫:蒋导和他的一桌被人嫌弃的金蛋】

  安风村里并没有旅馆,因此他们只能在村民家住宿。

  秦苑瑶一手推着她的行李箱,另一手牵着池奶酪,在村子里走了没一会,碰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汪伯!”

  汪伯正在弄他的轻卡货车,见是秦苑瑶他们,热情的朝他们举了举手打招呼。

  秦苑瑶望见汪伯身后的农屋,问:“汪伯,你住这啊?”

  “是啊。”

  秦苑瑶环视一圈农屋,见农屋收拾得还挺干净的,问:“汪伯,你家还有空余的房间吗?”

  “我问问我媳妇啊。”汪伯朝屋里喊了一声。

  汪婶很快出来了。

  汪婶知道秦苑瑶他们在找住的地方后,爽朗应道:“正好有一间空房呢。”

  秦苑瑶为难:“只有一间吗?”

  “是啊,还有一间放了点杂物。”

  “您能把放了杂物的房间清出来给我住吗?”秦苑瑶问。

  汪婶纳闷了:“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小俩口为什么要分开住啊?住一间多好啊!”

  “……我们不是夫妻。”秦苑瑶笑着解释。

  “不是夫妻吗?”汪婶更加疑惑了:“那个什么导的和我们村里人说,参加节目的都是夫妻带着娃哩。”

  “您是说蒋导吧,我们是实习家庭。”秦苑瑶简略地解释了一下她和池白意、池奶酪的关系。

  汪婶懂了,一脸“你们城里人真会玩”的神情。

  “不过,她不是你的娃啊?”汪婶指着池奶酪问秦苑瑶。

  “不是。”

  “但是她和你长得有点像哩。”汪婶道。

  秦苑瑶脸上的笑僵住了。

  她瞥见池白意双眸里渐渐浮现出冷锐的寒意,连周身的气压都变低了。

  秦苑瑶赶紧打圆场:“您真会说笑,她哪里长得和我像了,她可比我漂亮多了。”

  汪婶认真端详池奶酪:“这倒是。”

  秦苑瑶:“……”

  “您赶紧帮我把放杂物的那间房清出来吧。”秦苑瑶连忙给汪婶找活干,转移她的注意力。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汪婶进了屋,秦苑瑶偷偷松了口气。

  这位大婶说的话,可真是要她的命。

  【仔细看,秦苑瑶和奶酪是有点像啊】

  【你们打住,不要命了,没看到汪婶提到这事,池白意脸色都变了吗,就像下一秒汪婶要是再乱说话,他就会一个刀子飞过去】

  【看来池总还是讨厌秦苑瑶的,甚至是厌恶,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池白意讨厌秦苑瑶不是人尽皆知的事么,他一开始在节目里就表现得很明显了啊,他把秦苑瑶捆绑他和池奶酪炒作的热搜都撤了】

  【不过,池奶酪的母亲到底是谁啊?】

  【没听说过,据说池总都没结婚呢】

  【咱们别在弹幕里讨论这些豪门秘辛了,小心号没了】

  按照节目组的规定,他们在农家住宿是需要付钱的,一间房一晚二十元。

  像秦苑瑶他们这种需要两间房的,一晚就需要四十元。

  秦苑瑶现在有点庆幸,他们不花一分钱路费来了安风村,还反赚了五十元,让他们这一组的小金库分外充足。

  否则,自己筹路费来安风村,万一他们的钱不够付两间房的房费了,那她就惨了。

  节目组真会挖坑。

  对她这种情况来说,每个坑没准都是致命的。

  汪婶在清理房间的杂物时,秦苑瑶问她:“汪婶,你家还有菜和米吗?我买一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