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快穿:绑定儿孙满堂系统后

第三十七章 儿子要留下了

快穿:绑定儿孙满堂系统后 红杓 2277 2023-03-13 23:00:00

  听到祝莹莹的这句话,正在扎针的白大夫轰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真的?老夫人还有这样的药?”白大夫神色激动,看上去恨不得冲上前抓着祝莹莹的肩膀狠狠摇上几下。

  看着躺在床上不敢动弹的刺猬儿子,祝莹莹揉了揉眉头,一脸无奈的叮嘱白大夫:“我知道你激动,但是你先别激动。你先把我儿要扎的针扎好,其他的我自然会慢慢和你说的。”

  听他这么一说,白大夫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一个病人。

  他嘿嘿笑了两声,不放心的交代:“老夫人说话算话,你可不能跑!必须在这里等着我才行,否则小心我一针将你儿子扎成残废。”

  祝莹莹真的很想呛他两句,但是一想到宋一平受的那些伤,她还是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忍下去。

  只是默默转过头去对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孩子说:“看到没有,这就是无赖。以后遇见这样的人,有多远走多远,不然小心自己什么时候被讹上都不知道!”

  两个孩子并不明白这话里真正的含义,但是不妨碍他们点头。

  然后又继续探头探脑的去看自己大伯。

  趁着这个时候,乌渠悄悄走到祝莹莹的身边,低声向其询问:“之前怎么没听老夫人提起过这个事情?”

  虽然他已经尽力克制,但是祝莹莹还是能听得出来他声音里夹杂的兴奋。

  “这我怎么说?要不然我明天找人去写几个大字,然后张贴在将军府的院墙上?或者我使点钱,让人在这都城里四处吆喝?”

  祝莹莹也同样压低了声音说话,这让两人之间的氛围显得有些鬼鬼祟祟。

  乌渠早已习惯了她的这种说话方式,因此只是自己提炼了话里的意思,忽略了那些多余的东西。

  明白了对方并不想显摆的意思后,乌渠却又似想起了什么,再次问道:“之前你受伤的那次?”

  “用了药,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活下来?都被捅成那样了,虽说不是对穿,但也和对穿差不多了吧?更何况我也不是你们这样的身体,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坚持到等白大夫来救治,更不会在之后

  不过我当时也不知道那些药有没有作用,只是在赌而已。毕竟就像我刚才骂我儿时说的那样,不到那个时候谁又会想起这个东西呢?我也就是搏一搏罢了。”

  听完祝莹莹这一番话后,乌渠便一直低声重复这一个词,“难怪、难怪。”

  “难怪什么?”祝莹莹好奇发问。

  “难怪你的伤好的这么快,我之前就一直觉得不对劲,但是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地方去。我只以为是老白的医术又精进了,还为此偷偷高兴了许久,毕竟他的医术精进,获利的还是兄弟们。”乌渠转头看了一眼祝莹莹,继续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不是他的医术精进了,而是老夫人你背后偷偷使力了。”

  “哈哈哈,怎么,你对老白失望了?”

  祝莹莹简直笑的不行,她真的很想告诉乌渠,其实是系统在背后偷偷使力了,要不是系统,她还不知道要挨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全。

  “倒也没有,就是觉得有些出乎意料罢了。”乌渠说完这句话,还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白大夫一眼。

  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当着一名大夫的面说他医术不好的,

  两人说话的时间里,白大夫终于做完了自己的事情。

  等到最后一针拔出来的时候,白大夫的额头上已经沁除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一直跟着他的小兵及时上前为其擦去这些汗水,并将所有东西都收拾起来,然后站到一旁等着。

  看他好像很累的样子,祝莹莹难得良心发现,“要不然你先回去休息?等你好一些了再来,我到时候再将那些药给你。”

  岂料白大夫并不领情,甚至脸上的表情都变成了警惕,“你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看他这样,祝莹莹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她叹了口气,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无奈开口:“不至于,真的不至于。这么大个将军府就在这里,我还能跑了不成?”

  “我不听,我不管!反正今天就要,现在就要!”

  平时又傲娇又嘴贱的白大夫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始撒娇,这是让祝莹莹猝不及防的。

  如此辣眼睛的画面,她第一时间做的事情,便是捂住身边两个孩子的眼睛,同时自己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知道了知道了,就今天,你别这样!我害怕!”

  躺在床上的宋一平见自己母亲这幅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将衣服穿好,嘴里还说着:“我也去看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做什么祝莹莹自然拦不住,她能做的只有保护好自己两个孙儿的眼睛和小小的心灵。

  “随便随便,想看的都可以来。也不知道你们都不是大夫,看也看不懂,凑这个热闹做什么。”

  于是她嘀嘀咕咕着捂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将他们带了出去,绿婴自然也抱着孩子跟在她的身后。

  因为两人行走的步伐也没有多快,不大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几人的脚步声。

  白大夫一边走还一边想宋一平吐槽,“你是不知道你娘这些年在家里都做了些什么,我这么劳心劳力的帮助她,哼!结果她倒好,有这种好东西还藏着掖着的,竟然都不愿意给老朽看看,你评评理,这像话吗?”

  宋一平背着手慢慢走路,对于白大夫说的话,他也只是笑着听,并未多说一句。

  别的不说,他还是了解自己母亲和白大夫的,这些年要真是想白大夫说的这样,那恐怕现在他就不只是和自己念叨那么简单了。

  再看自己母亲的模样,嗯,想来白大夫这些年怕是没少气她。

  完全将情况的宋一平在听白大夫念叨的同时,偶尔和身旁的乌渠说上几句话,交流一下近些年来将军府的改变和孩子们的成长。

  这让一直一来都不了解家中情况的宋一平简直大为惊叹。

  “母亲果然厉害。”

  “那确实。”乌渠在一旁附合,“嫂子也是有情有义,幼儿园开了之后允许我们将家中孩子都送到府上的幼儿园来念书,简直解决了我们的一大难题……”

  在乌渠不停夸奖的时候,宋一平偷偷看了看自己母亲的脸色,果然发现她的表情十分精彩。

  由此可见,这乌叔叔说话……也添了不少水分。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白大夫学的,乌叔叔现在说话做事是越来越不想从前了……’

  这么想着,宋一平摇了摇头,脸上情不自禁的挂上了笑容。

  他们夫子多年不在家中,这些年也是辛苦母亲照看这么一大摊子人,不过好在他回来了。

  以后再不会让母亲累着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