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成虐文女主后她攻略全员

019真香定律(2)

穿成虐文女主后她攻略全员 侬因 2227 2023-02-25 16:52:21

  楚国太子如深山泠水,高不可攀。可是偶然也会表现的温和近人,在千施十四五岁时会抱她。

  可随着她年岁的增长,不论她生病时怎样可怜的恳求,他都不会再过度的亲近她。

  郅离垂眸,不过片刻又别开视线,他嘱托身后的段楼,“带她去休息。”

  段楼领命上前拉起了她,“千施姑娘,先去吃点东西吧,殿下命人备下了你爱吃的糕点。”

  千施当晚就生病了,高热不断。

  郅离坐到床前时,她烧的糊涂,凭借本能一般缩到他怀里。

  他垂眸看着因高热而脸色绯红的女人,她有倾城之貌,可他并不需要。

  郅离搂着人,不含任何感情说:“我需要的是尖刀铁刃,渴求的是不二忠士,而不是只会暖帐的女人。”

  *

  *

  千施从这段记忆中醒来,已然是半夜。烛光摇曳,夜色安静,鼻息之间满是清远,像是松沾染了淡淡梅香。

  千施以手遮面,没有从方才的情景里缓过来,满心酸涩。

  她明白,这酸涩并不属于自己,它属于原主。

  千施躺在卧榻半晌没有动静,【主人】,系统唤了一句。

  “你先别出来,让我想想。”

  幻灵闻言,沉寂下去。

  等到属于原主的那些情绪平复下去,千施在脑中仔细的梳理剧情。

  目前她获得的线索并不多,较为完整的记忆只有两段,一段是郅离在北厉雪原的千岱山遇见原主,并将她带回楚地。

  还有方才那段,原主听从郅离吩咐,第一次去完成刺杀任务。

  至于这两段记忆中间发生了什么,千施并不知详情,但也可以猜到,郅离从雪原带回原主后,将她培养成了为他效力的死士。

  他亲口说过,他需要的是利刃和忠诚的死士,而不是只会暖帐的女人。

  很明显,原主是先动心的那个,并且那样酸涩的心事说明她爱而不得。

  千施顺完一遍剧情,还是没能知晓它和原主夙愿有什么必然联系。

  或许原主的夙愿就是让郅离喜欢自己?

  这想法一出,千施立马又否定了,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郅离密切接触后看到的剧情,郅离明显是想要她想的发疯,可原主无动于衷。

  千施突然想起什么,她坐起身来,问系统“雪族,是什么?”

  千施问完有些紧张,她怕又一次听到系统尖锐的提示问题违规,等了半晌,没等来违规提示,倒等来了答案。

  系统不急不缓道【“雪族”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这是一群繁衍在北厉千岱雪山的半人半兽,他们外形瞧着与常人无异,却有一半雪狼的血脉。

  在数百年前,北厉山有很多雪族繁衍生息。“雪族”天生冷血,善于攻伐,自愈能力极强,有与生俱来的“兵刃”之称。大多雪族有着超于常人的倾城之貌。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体质,各国不惜一切代价来狩猎他们。被逮捕的雪族众人,有的被培养成亲王贵胄的死士,有的被达官显贵豢养成塌上玩物。】

  经过百年的围攻杀戮,“雪族”群类早已没了声息,存活下来的还没有原来的两成。

  千施听完一阵沉默。

  无疑,原主便是千岱雪山的特殊族类。

  她不过是恰好符合郅离培养死士的要求,何止是符合要求,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得了这样一位独特的族类,当时饱受排挤的太子必定不会轻易放过,有一个雪族,相当于有了数十万精兵。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

  事实证明,郅离确实走了一步好棋。

  根据孟元朗将军所言,楚国太子请来的这位高人领兵打仗,立下了赫赫战功。

  郅离之所以能成为九五之尊,绝对离不开的帮助。

  得人才而用之,深宫诡谲,帝王筹谋自是不必多言。

  千施只奇怪,郅离对原主的态度一开始其实很明确,一个忠诚的死士可比暖帐的女人有用多了。

  狗男人这会态度是很坚决的。

  有这样的认知,为何后来又会走到那步田地?

  难不成是日久生情?

  正在千施愁眉苦思时,系统提示【楚皇来了】

  话音刚落,千施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不重,像是刻意放轻一般。

  看来是谈完事了。千施很果断的装睡,给了暴君一个后脑勺。

  接着是好一阵儿的安静,千施知道,他就站在很近的位置,一直盯着她看。

  他喜欢盯着她,目光一寸不错,有时是饶有兴味的,有时又会盯着她出神。

  没当他盯着自己的时候,千施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反感。

  不论他是漠然还是深情,她都反感。反感这个他企图从一个替身身上找回熟悉。

  脚步声又近了。

  一只带着初春寒意料峭的手碰到了千施的脖子,她没忍住往后缩了一下。

  那只手又移到她的后腰处。

  又来?!!

  千施都醉了,怎么就那么爱自己身上的两寸疤痕?

  那只手往下,却并没有停住。

  另一只手紧随其上,身体一轻,她被抱起。

  心都快跳出了来,千施没敢“醒”来,身体随着他走路的动作微微颠簸,不过片刻,又被放在床上。

  先是靴子,再是外袍。

  障碍除去后,她被轻轻揽在怀里,被子柔软极了,他的怀抱温和。

  再没有别的动作。

  相依而卧,这样恰到分寸的触碰并没有让她难以忍受,没一会儿,千施又睡着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再次见到剧情,或者说,没想到自己会亲历。

  雨丝风片、池水蜿蜒,廊腰缦回、宅阁幽致。“千施”慌忙的往庭院中走,她一身黑色劲装,黑发高高束起。腰间一把短刀,银色面罩遮住了半张脸,嘴巴紧密着。

  假山后出来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夜色很深,面前的人容貌不清。

  那人开口说:“你怎么才回来?”

  这声音是那位谋士,段楼的。

  千施听出来了。

  “殿下呢?”

  “殿下休息了。”段楼语气淡淡的。

  “这么早?”

  蒙蒙微雨早将她的衣衫打湿,早春除了直入心脾的带着泥土的雨水味道,还有淡淡血腥味。

  千施低头,仔细瞧着身穿劲装的女子,她的后背衣衫破损,大片濡湿,但并非雨水。

  段楼瞧着不远处的太子寝殿,还是那般冷淡的语调,说:“你还是去看看,说不定他还在等你。”

  “千施”点头,匆匆前往寝宫。

  她知道郅离不会休息,只要她出去执行任务,他都会等她回来。

  赶到寝宫时雨下的更大了,她站到门口时又犹豫。

  自己一身血污,又怎么能去面见那个清风霁月的男子。

  她准备回去先洗净血污再回来,刚转身,却听到屋内一阵瓷器碎裂声。

  夹杂着似极痛苦的低声呼吸。

  

侬因

喜欢就点个收藏哦,小仙女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