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恶女千金,被疯批反派倒贴

第21章 你干嘛

  那边的人也看到了叶穗。

  薛伏先是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叶师姐。”

  云苏苏瞥了眼叶穗,暗暗的把受伤的手藏在了背后,她才不想让叶穗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嘲笑自己呢。

  宋清徽倒是看着叶穗走来的方向,说道:“叶师妹刚刚是去过藏书阁了?”

  叶穗点头,“是,我要去找点书,就去了趟藏书阁。”

  经叶穗这么一说,宋清徽倒是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他虽然是被师弟师妹们奉为标杆,但他除了修炼以外,对别的事情不感兴趣,自然也不爱看书。

  但楚师妹也好,叶师妹也好,都是爱书之人,反倒是让他感觉自己还需更为上进才是。

  云苏苏不想看到叶穗,她对宋清徽说道:“大师兄,我们还是快走吧。”

  她还受着伤,手还疼着呢。

  宋清徽看着叶穗,“叶师妹,我们还要去找赵大夫,先走一步。”

  叶穗点头:“好。”

  宋清徽带着云苏苏走在了前面,薛伏不紧不慢的跟在最后,擦身而过之时,他甚至还朝着叶穗的方向微微一笑。

  就仿佛是他已经猜到了叶穗去藏书阁想做什么,而她肯定是无功而返。

  可是当前面的云苏苏提醒薛伏走快点时,薛伏又红着眼睛,干净的面容上都是愧疚之色,仿若随时都能滴出眼泪来,任谁看了都得说一句于心不忍。

  这家伙的演技还当真是转换自然!

  叶穗忍住了捡起石头往薛伏背上砸过去的冲动,她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院子,还没进门就听到她爹大喊大叫的声音。

  “叶穗!你该喝药了!”

  穿着红衣的青年男人极其显眼,虽说是红衣,但却并没有妖孽之感,反而是因为他剑眉星目,五官冷硬,更多了几分散漫的张扬。

  浩渺峰上的人向来都很随心所欲,尤其是这个大长老叶炽,他最是特立独行,还没人能管得住他。

  现在叶炽正端着一碗药在疯狂的拍叶穗的房门,门内好半天也没动静,他心道不好,“完了,该不会是伤势加重咽气了吧?”

  叶炽大喊一声,“穗穗!”

  他抬起脚就要踹门,身后传来了一声:“你给我停下!”

  叶炽动作一顿,他回过身,见到跑过来的叶穗,他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就抱怨,“你伤都没好,瞎跑什么?害得我差点都以为你人没了!”

  叶穗满脸无语,“你就不能想着我好点吗!”

  这可真是她亲爹。

  叶炽把药碗放进了叶穗手里,“我是想着万一你真出了什么事,我就去找玄玉那老头算账去,谁让他徒弟把我女儿带下了山,又没有保护好你。”

  玄玉是浮云宗的宗主,而叶炽便是玄玉的师弟,虽然玄玉与人为善,脾气也很好,但叶炽就是看不惯这个师兄,听说从他们小时候起,叶炽就经常爱找玄玉比试,当然,叶炽也没赢过几次。

  叶穗闭着气,一口把这碗药给喝了,接着叶炽接过了空碗,又变戏法似的在叶穗手里放了一包东西。

  叶穗瞄了一眼,是蜜饯,她拿起一颗蜜饯送进嘴里,驱散了药的苦味,才松了一口气。

  叶炽说道:“最近后山那里不太平,你要瞎晃悠的话也别去那边。”

  叶穗:“我没事去那儿干嘛?”

  她又吃了一个蜜饯,含糊不清的问:“我最近这段时间不在宗内,后山那儿出什么事了?”

  叶炽说道:“自前两日起,后山上的封印就有松动的迹象,估计是里面镇压的什么妖魔鬼怪在作乱,玄玉这次会提前出关,也是因为这件事,不过他去那里看过之后,也没确定下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叶穗赶紧问:“那封印没出问题吧?”

  “玄玉加固了封印,目前来看是没什么问题,但谁能保证之后不会出问题呢?”

  叶穗这人最惜命了,但凡是有点危险的地方,她才不会靠近,尤其是现在她被薛伏那个小变态给缠上了,她就更惜命了!

  叶炽警告了叶穗不要乱跑,他还要去指点浩渺峰上的弟子修行,也没在叶穗这里久待便离开了。

  按理来说叶穗也是要去修炼的,但她现在是伤患,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命还受制于薛伏,她就算是能偷懒也无法安下心来,不行,她还是得想办法把那个巫蛊娃娃给解决了!

  夜黑风高,万籁俱寂之时,正适合偷鸡摸狗。

  叶穗努力放轻了脚步,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个房子的窗前,耳朵贴着听了一会儿,确认里面没有动静后,她才敢从兜里拿出来一个紫色的像是玻璃球一样的东西。

  这还是她从一个跑江湖的师兄那里得来的好东西。

  玻璃球透过窗户的缝隙扔进了房间里,在半空之中,这颗玻璃球的外壳犹如粉末消散,里面的紫色雾气没一会儿就充盈了整个屋子。

  叶穗在窗户外等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一条面巾戴上,然后悄悄地翻了窗户进了房间。

  这种雾气会让人陷入昏睡,除非是药效过了,哪怕是敲锣打鼓都叫不醒,而她的这个面巾刚好可以抵消这阵烟雾的效用。

  床上正躺着一个人。

  昏暗的环境里,薛伏就像是只小猫一样靠着墙,蜷缩着身体,把身上的被子抱得紧紧的,现在熟睡之中的他,没了白日里的那种令人恨得牙痒痒的疯劲,倒是意外显得无害和可爱。

  叶穗也不记得自己是从哪里看过这么一个说法,说是这样睡觉的人一般都是缺乏安全感。

  他缺乏安全感?

  可笑,他简直才是让人没有安全感的那个人!

  叶穗不知道薛伏会把东西藏在哪里,她猜他应该是随身携带的,于是她弯下腰来,朝着床上的人伸出了手。

  但他抱着被子的手很紧,她一拉也没拉得动。

  叶穗咬了咬牙,加大了力气,总算是把被子扯了出来,这才发现他睡觉居然连外衣也没有脱下,他这么睡也不觉得不舒服吗?

  叶穗没空想那么多,她的手摸进了他的怀里。

  一片空空,什么也没有。

  她不信邪,手又开始往四周挪动,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像他这种性子,肯定是不会允许重要的东西脱离自己的视野!

  叶穗铁了心要找到那只巫蛊娃娃,手法也开始粗暴起来,她干脆拉开了少年的衣领,他那精致的锁骨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而她手上也没注意力气,指甲划过,在他那锁骨之上留下了一道红痕。

  叶穗属实是紧张了,万一他明天醒过来发现这里不对劲怎么办?

  她又赶紧弯腰低头,轻轻的对着红痕处吹着气,指腹还在那上面慢慢的揉搓着,试图用这样不靠谱的方式把这道痕迹像是瘀痕一样给化开。

  但可惜的是,她只是把他这块的肌肤越搓越红了。

  叶穗头都大了,冷不防的,她察觉到了不对劲。

  犹如是在黑暗中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给盯上了,她僵硬的抬起眼眸,正对上了少年那双幽黑戏谑的眸子。

  也不知他看了多久,见叶穗终于看了过来,他勾起唇角,笑容阳光明媚,“你在干嘛?”

  叶穗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里短路了,她接了一句:“我说我想干你,你信吗?”

  薛伏两眼茫然。

  哦,他根本不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