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首辅大人轻点宠

第十三章 风言风语

首辅大人轻点宠 一只晓 3313 2023-04-15 10:00:00

  沈清清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对着一旁的采菊招了招手,“采菊,你来一下,我有些事吩咐你。”

  “小姐您说。”

  沈清清抬起手挡在嘴旁,在采菊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采菊直起身子,眼睛大睁着看着她,“这真的可以吗?”

  沈清清对她挑了挑眉,“”当然了,你就只管去做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

  “是,奴婢现在就去。”

  采荷见采菊走了,拿着手里的扫把,慢慢挪到沈清清身边。

  沈清清看到采荷眼神里的渴望,故意装作看不见,“采荷你在干什么?”

  “啊,啊!奴婢在扫地呢。”采荷正想着如何问小姐呢,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

  “扫地?我是地上的落叶吗?”沈清清故意皱着眉看着她。

  “奴婢,奴婢没有!奴婢只是,只是…”采荷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朝着苏嬷嬷看去,希望她救救她。

  苏嬷嬷想装没看到都不行,无奈的开口,“小姐,别欺负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最信你说的话了。”

  沈清清耸耸肩,好吧,她也觉得震惊,每次吓唬她,她每次还都上当。

  “你就别那么好奇了,就等着看好戏吧。”

  采荷没想到,搞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小姐她们在做什么,撅着嘴巴去一旁扫地了。

  沈清清悠哉的端起茶杯,浅浅抿着,余光扫到采荷,发现她都快把地上铺的青砖都扫出来了,没忍住弯了弯眼睛。

  当初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在感叹,古人就是不一样,采荷不过十三四的年岁,就那么成熟。

  后来接触的多了,就发现了,这丫头只是因为原主不爱说话,也跟着不说话。

  没想到短短一两个月,这丫头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又贪吃又爱八卦,明明就是一个小孩子,还总爱装深沉。

  一盏茶的功夫,采菊就回来了,沈清清看向她,眼神示意她办的怎么样了,她点了点头。

  沈清清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就觉得好玩,以前的自己总想着拍戏工作。

  现在觉得,做个古人还不错,不用隔着屏幕,就能每天看戏。

  ……

  最近京城让人喜闻乐道的,当属大理寺沈家的家务事,听说啊,这沈少卿要娶续弦了。

  要说这沈少卿正室去世后快十年了,现在纳一位续弦,也算仁至义尽了。

  可搞笑的是,这人不仅想找个家世好的,还准备让人家去了,忍着恶心把庶子记到自己名下。

  谁不知道沈少卿的长子都十一岁了,这不是腌臜人吗。

  沈栋这几天总觉得有人看他,而且就连他的同僚,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他实在忍不了了,就拦住了一个和他关系还不错的同僚。

  “你们最近这是怎的了?有什么事就直说,每日这般看我是做甚?”

  沈栋越说越生气,最近他真是受够了,每日好像台上的戏子一样,被人观看,说到最后语气忍不住重了起来。

  那人也没想到会被沈栋拦住,还被劈头盖脸问了一通,顿时有些生气,又想到沈栋家里干的好事,冷笑一声。

  阴阳怪气道,“哦?你不知晓吗?现在谁人不羡慕你沈栋?”

  沈栋也听出话音不对了,也着急起来,激动到声音都破了,“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我沈栋怎么了!”

  那人怪异的看沈栋一眼,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那人叹了口气,“你就别装了,现在都知道你要续弦了。”

  沈栋皱了皱眉,应当是母亲物色女子,被传了出去,可这又怎样?

  沈栋大大方方承认道,“是,可这也没什么吧,这么多年了,我也算对得起林氏了。”

  那人像是被沈栋逗笑了,拍着沈栋的肩膀,“这确实没什么,而且沈兄正值壮年,要说有家世的女子,倒也般配。”

  那人的手突然离开沈栋的肩膀,脸色冷了下来,“可你却想享齐人之福,这对人家姑娘可不公平。”

  那人一耸肩,怪笑道,“当然,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我没说。”

  那人说完转身就走了,沈栋看着那人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突然他看到那人停下来,把搭在他身上的那只手在身上蹭了蹭,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

  虽然那人没说清楚,但是肯定发生了什么,这个情况他肯定待不下去了,一甩袖子,从未告过假的人,一连休了三天。

  沈栋到家之后,先喊来了德宝,让他去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官服都来不及脱,朝着世安苑走去。

  沈清清正在和老太太,一起看世家女子的画像。

  沈清清本来被苏嬷嬷压着绣花呢,自从前段时间,她心血来潮,想着凭借着原主的记忆练练手。

  没想到一上手就上了瘾,一直坚持到,做出来一件完整的袍子才罢手。

  正当她得意洋洋的欣赏的时候,被采荷发现了,这可不得了了,没一会整个浅云阁都知道了。

  因为以前的沈清清做好都分给下人了,所以好多人都来看,都想得件新衣服,连苏嬷嬷都来凑热闹。

  沈清清虽然有些脸热,但还是大大方方的让人看,觉得她可真厉害,第一次做就这么好。

  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没一会人都走了,沈清清以为她们去忙了也没在意,没想到下午就被苏嬷嬷按着做衣服。

  苏嬷嬷的原话是:小姐的针脚太差了,整个走线曲曲弯弯的,而且袖子为什么是封口的?

  这一下打击到沈清清了,她觉得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肯定不能在这种事上不如别人,也勤勤恳恳的跟着苏嬷嬷学了一段时间,毕竟有记忆,沈清清学的很快。

  苏嬷嬷也觉得不错,就让她绣花。

  她想着衣服都能做成,区区绣花算什么,很快就绣好了一幅。

  她得意洋洋的拿给苏嬷嬷看,没想到苏嬷嬷的看完,却是一脸一言难尽。

  “怎么样,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棒!”

  苏嬷嬷看她得意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破坏她的幻觉,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帕子,还是没忍住。

  “你这是绣的什么?原谅奴婢不认得。”

  沈清清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你都不认识。”拿过帕子,给她指着,“这是一只凤凰,这是头,这是尾巴。”

  苏嬷嬷看着帕子上一团乱麻的,五彩斑斓的线条,忍不住扶了扶额头。

  “从今日起,小姐每日都按照奴婢画的样子绣,奴婢每日都会监督你的,不要想着偷懒。”

  说完抓起沈清清绣的帕子就走了,也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自从沈清清就开始了每日扎手的生活,一开始她装手疼歇了几天,后来被苏嬷嬷发现她是装的,又增加了几个绣样,沈清清才算彻底老实下来。

  这么久下来,她总算能绣出点模样了,当然只是个四不像,硬要说,也能算有些像的。

  今日老太太突然派人喊她,她都要开心死了,但是她不敢作死,只能装作一脸为难的跟着冬月走了。

  一出门,脸上的笑意盖都盖不住。

  到了世安苑,也不知道这老太太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画像,而且个个都很好看,甚至有的年岁才十八。

  沈清清只觉得一阵牙酸,这么美的小姐姐们,配沈栋个渣男,实在是插在了牛粪上。

  可又不得不附和老太太,老太太问她这个怎么样,她说好,那个怎么样,她也说好。

  在她眼里这些美女们都很好,既漂亮身份又高。

  “你这丫头,问你这么多,你只单说好,怎么好你倒是说啊,这些可是你未来母亲。”老太太娇嗔的看着沈清清。

  沈清清也有些尴尬,她总不能说,就这里面年岁最大,家世最低的吏部侍郎的嫡次女,沈栋那个渣仔都配不上。

  “哎呀,这些人都是祖母精挑细选的人,我觉得哪个都好,要不都给父亲娶了吧。”

  沈清清心里直道歉,她可不是故意咒人家的,她只是说说而已。

  老太太被沈清清的话逗笑了,“你这个小人精,可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沈清清只是尬笑着,她不想被这老太太爱,她的爱太沉重,这福气给谁,估计都没人要。

  沈栋一过来,就看到这么一幅祖孙其乐融融的画面,忍了忍才稳住呼吸。

  脸色紧绷的打断二人,“清清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和你祖母商量。”

  沈栋说完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也不管摆了一桌的画像,好像这些都与他无关一样。

  沈清清看看沈栋看看老太太,笑容一下就消失了,轻声道,“是,父亲,祖母,孙女告退。”

  老太太看着沈栋一来就拉个脸,还对着沈清清摆脸色,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对着沈清清点点头,就让她走了。

  老太太冷淡的看着沈栋,“栋儿今日怎的回来这么早,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沈栋憋了几天的火气一下爆发了,怒气冲冲的大吼道,“母亲可是在外面说了些什么?”

  老太太被沈栋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眨了眨混浊的双眼,“这是什么意思,母亲何曾说过什么?”

  沈栋吼完就觉得后悔了,是了,现在还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不应该冲着母亲发火的。

  “母亲莫怪,儿子今日有些烦躁,晚些时辰再来找你。”

  沈栋说完不等老太太回复,转身就走了,真是做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老太太看着沈栋的背影,只觉得心里有些冷,没想到沈栋居然冲她撒气,眼睛有些发热。

  一旁的刘妈妈都看不下去了,但也不好说些什么,“老太太,奴婢先扶你下去休息吧?”

  老太太点了点头,刘妈妈扶起她,想了想,唤来冬梅,“把桌上这些画像收拾妥当,改日老太太再看。”

  老太太却冷哼一声,“收什么收,我这般费尽心思,有人领情吗?罢了罢了,总归是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说完也不让刘妈妈扶,独自朝里屋走去,背影好像苍老了好几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