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首辅大人轻点宠

第二十六章 沈栋的选择

首辅大人轻点宠 一只晓 2560 2023-04-25 06:54:00

  沈栋回到沈府时喝的大醉,是被小斯扶着进去的。

  “怎的喝这样多。”董婉华一边给沈栋擦拭着脸,一边埋怨着站在一旁的德宝。

  董婉华见他不吭声,也没了说他的心思,摆了摆手让他下去了。

  “瑾儿,去让小厨房炖上一碗醒酒汤。”

  “是,夫人。”

  傍晚时分,沈栋捂着额头坐了起来。

  躺在一旁矮榻上看书的董婉华发现他醒了,连忙起身扶他。

  她扶着沈栋,朝着一旁的侍女吩咐道,“去把醒酒汤给老爷端来。”

  看到沈栋头上出了汗,用帕子帮他擦了擦,“老爷今日怎么喝这般多,多伤身子啊。”

  沈栋接过醒酒汤喝了几口,缓过头疼才开口,“没办法,定远候要我陪着,他喝不尽兴,我也不能停下。”

  董婉华眼神变了几变,温声道,“那也是没办法,定远候可说了什么?”

  沈栋叹了口气,“世子应当是无碍,可就是有一事难办。”

  董婉华连忙问道,“什么事?”又怕沈栋多心,“说出来,妾身是否能为你分忧。”

  沈栋拍了拍她的手,这个妻子虽然不能称为他的助力,却十分体贴有远见。

  特别是在几个孩子上,费心费力,就说这次祈福,为了让几个孩子安心,主动求情把王芸接回来。

  沈栋也愿意和她多说一些。

  “若是旁的,倒也不难,只是那世子看上了杳杳。”

  董婉华捏住帕子的手一紧,询问道,“这不是好事吗,若是杳杳嫁给了世子,对咱家来说不是好事吗?”

  沈栋就知道她会这样说,摇了摇头,“若是只是这样,那定是好事,可三皇子也看上了杳杳,此事就难办了,更何况三皇子是定远候的外甥,两人谁都不好得罪。”

  董婉华咬紧了后槽牙,这贱人居然这般好命,同时被两位位高权重的人看上!

  “那…老爷如何打算?”

  沈栋看她担忧的眼神,心里一暖,搂过她的肩膀,“放心,一切有我,明日我先让杳杳去一趟侯府,日后再做商量。”

  董婉华温顺的躺在沈栋的怀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面部扭曲。

  “三位小姐可以回去了,老爷说这次就让小姐们长长记性。”

  沈清清听到嬷嬷的话,瞬间站了起来,一旁的采菊连忙扶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小姐,你好歹装装样子!”

  沈清清瞬间像起猛了一般,朝地上倒去。

  采菊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她,“采荷!快来!”

  一旁的众人也被吓了一跳,来通知的嬷嬷也是急忙上前帮忙。

  沈清清被扶稳后,眨了眨眼,脸色惨白,虚弱道,“采菊我怎么眼前发黑?”

  一旁的嬷嬷赶紧解释,“大小姐怕是跪久了,身子虚,赶紧回去吧,躺上一躺就好了。”

  采菊二人连忙点头,小心翼翼的扶着沈清清,朝浅云阁走去。

  快到院子的时候,沈清清悄悄朝后面看了看,发现没有旁人,猛地站直了身子。

  采菊正想着回去之后,让苏嬷嬷好好给她补补呢,她突然站了起来,吓得两人一哆嗦。

  “小,小姐?”

  沈清清发现两人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失笑,“怎么了,吓到了?不是你说让我装一下吗?”

  采菊呆了一下,嗯?合计小姐刚刚那副模样是装的?

  “哇!小姐你快吓死我了!”

  采荷慢半拍反应了过来,她刚刚吓得都不敢讲话了!

  “哈哈哈,谁让你们相信了。”

  采荷嘴巴气的撅的老高。

  回到院里见到苏嬷嬷,就开始告沈清清的状,说她如何如何担心,没料到小姐居然是装的,巴拉巴拉的。

  沈清清坐在藤椅上,抿着桂花酥看着她,苏嬷嬷在一旁无奈的附和着。

  一阵风飞起,吹落了枝头的石榴花,散落了一地。

  夏天要到了啊。

  “父亲,您叫我?”

  沈杳杳刚回去,还没歇一会,就被沈栋叫来了书房。

  沈栋把手上的文章放下,抬头看了眼她,“坐下吧。”

  沈杳杳有些不安,她知道爹爹去了候府,难道是世子告诉了爹爹真相?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沈栋开口了。

  “你明日去一趟候府,世子想要见你。”

  沈杳杳猛地抬起头,看着沈栋,她有些不解,张玉安为何想要见她?

  沈栋看到她的神色,叹了口气,“原本念着你年岁尚小,不想告诉你这么多事,可…”

  沈栋想到饭桌上张文光的话,脸色变了变。

  张文光:沈兄弟啊,实不相瞒,皇上有了要立太子的心思,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想要得到东西,那必定要失去一些东西。

  他明白张文光的意思,眼睛隐晦的看了一眼沈杳杳,三皇子再信任他,可终归和定远候府是一家人。

  沈杳杳看着她爹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心里更加没了底,难道张玉安想要收拾自己?爹爹要把自己送去?!

  就在沈杳杳快忍不住时,沈栋才说道,“世子看上你了,你…你明日要好好表现知道吗?”

  沈杳杳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栋,她听到了什么?

  张玉安那个无赖,看上她了?这是新的手段吗?

  沈杳杳不情不愿的开口,“爹爹…我能不去吗?”

  沈栋一瞪眼,喝道,“为何不去!马上你也要过十二的生辰了,也不小了,先定下婚约,明年再出嫁也不迟。”

  沈栋想到最近三皇子的计划,觉得最多到明年就能实现,所以沈杳杳必须明年就要嫁过去,表忠心。

  沈杳杳被她爹爹的声音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说什么,呐呐回了句是,就被他赶了回去,美名其曰好好休息,明日好去候府。

  沈杳杳一路上脸色难看,越想越觉得那张玉安是在整她,直到看到了绿萝,她心里的怒气达到了顶峰。

  “绿萝,一会你来我房里一趟。”说完不等人回答,直接进了屋里。

  绿萝只觉得沈杳杳的话,像是地狱传来的声音,听完浑身发冷,可她不敢违抗,放下手里的活,慢吞吞朝着房里走去。

  沈清清坐在床上,采荷正在朝她膝盖上上药。

  虽然她一直偷懒,可因着她皮肤很白,腿上还是留下了一大片淤青。

  疼倒是不疼,就是看着吓人。

  被苏嬷嬷发现后,把她心疼坏了,硬按着她上药。

  “打听到了?”沈清清无聊的问着采菊。

  采菊把安神香点上,擦了擦手给沈清清按摩着头。

  听到她的问话,轻声道,“回小姐,打听到了,那绿萝确如二小姐所说,经常带着一身伤。”

  沈清清一听来了兴趣,睁开眼睛,仰着头看着采菊问道,“是何原因,可知道?”

  采菊把她的头扶正,“是三小姐打的,绿萝本是被她父母填了死契卖进来的,本是个洒水丫鬟,不知怎的就被三小姐看上了…”

  “还能是因为什么,看她好欺负呗。”

  沈清清正听的起劲,就被采荷打断了,瞪了她一眼,“好好涂你的药,别插嘴。”

  “哼!”采荷撅着嘴不吭声了。

  采菊笑了一下继续道,“采荷说的对,三小姐应该就是看上这事了,把绿萝讨了过去,一开始那绿萝还十分开心,没想到去了之后天天挨打,关键三小姐也是够狠的,专挑女子不好意思讲的地方打。”

  普通人家都婢女,一般签的都是二十年的活契,有的人不愿意出府,便继续签契约,签死契的少有。

  因为这样,主家就算打死了她们,也不会犯法。

  沈清清若有所思的想着,就连采荷把裤腿给她放下来了,都不知道。

  采菊见状也没打扰她,知晓她不喜有人贴身伺候,便拉着采荷退了出去。

  沈清清忽然一笑,让人看到身上一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