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首辅大人轻点宠

第二十九章 梅开二度

首辅大人轻点宠 一只晓 2517 2023-04-26 06:13:00

  “小姐,绿萝说她愿意。”

  沈清清点点头,这件事在她的意料之中。

  采菊见她专心看书,便轻声推了出去,刚出门就见到采荷朝她招手,小脸通红。

  “怎的了?脸还这么红。”

  “三小姐哭着回来的!你都不知道,青儿说她哭的可丑了,眼睛都鼓起来了,哈哈哈哈!”

  采菊看她兴奋的样子,忍不住失笑,青儿是前门打扫侍女,这丫头跟谁都能说到一起。

  采菊敲了敲她的头,“好了,不许乱说,别人我管不着,你我还是能管一管的。”

  采荷知道她的意思,话多必失,但还是忍不住撅嘴,“我这不就是跟你说说嘛。”

  采菊刮了刮她的鼻子,安慰道,“我知道,我知道,去忙吧。”

  采荷走后,她又回到屋里把这件事告诉了沈清清。

  沈清清把树盖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弯了弯。

  她就知道,沈杳杳会倒霉,哭的那么惨,怕不是丢了人吧?

  想到采菊的形容,没忍住笑出了声,那岂不是和悲伤蛙一样,越想越好笑。

  采菊看她笑得书都快掉下来了,伸手帮她扶了扶,被沈清清猛地按住了手。

  “你做什么?”

  采菊看她紧张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

  “奴婢看您的书都快抖掉了,想帮您扶一下。”

  沈清清这才松开她的手,把书一合,“没事,你出去忙吧,我要午睡一会。”

  采菊虽然不解,但还是出去了,还贴心的帮她关上了门。

  自从天气渐渐热起来,沈清清就很爱犯困,午睡是这两天才开始的。

  沈清清见她出去后,摸了摸胸口,吓死她了,差点就被发现了。

  拿起放在桌上的“女德”,打开里面却是小人书。

  沈清清开心一笑,果然还是现代人聪明,会包“书皮”。

  拿着“女德”瘫倒在床上,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论编书还得是古人,这写得,什么书童记事,明明内容就是现代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晚上沈栋一回府,就有人告诉他沈杳杳哭着回来的事情。

  “爹爹,您找我有事?”

  沈杳杳蔫蔫的坐在椅子上,眼睛已经被绿梅用鸡蛋滚过了。

  沈栋看她还有些红肿的眼睛,忍不住皱眉。

  这张文光什么意思?让自己女儿去了,就这样对待他女儿的?

  “今日发生了什么?为何门童说你哭着回来的,可是那张玉安欺负你了?”

  毕竟是自己的疼爱的女儿,一激动世子也不叫了。

  沈杳杳原本稳定住的情绪,听到沈栋的话,又忍不住了,“爹爹,你不知那张玉安如何羞辱我的!不是您说他要见我吗?为何我去了他…他…呜呜呜!”

  沈杳杳想到今日那么丢人,说不出口,破防的哭了。

  沈栋见她又哭了,慌忙上前哄她,“好了好了,不哭了,爹爹知道了,明日我就去候府要个说法!”

  沈杳杳猛地抬起头,“爹爹可一定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沈栋拍着她的背,眼睛里划过暗流。

  第二日

  “沈兄弟来了?我正要请你呢。”

  沈栋看着张文光还笑得出来,心里更加气愤了。

  忍不住质问道,“侯爷您这是何意?不是您要我女儿来的吗?就这般对她?”

  张文光本来也有些愧疚,昨天的事怪他没问清楚,就告诉了沈栋。

  可李管家也说了,那丫头长的倒是还行,可瘦小的可怜,还一股子小家子气,他还觉得沈栋眼睛不好使呢,就这还敢说貌若天仙?

  但是今日沈栋一来,居然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质问他,脸色也冷了下来。

  缓缓开口,“哦?沈兄弟这是要来要个说法了?”

  沈栋一听更加气愤了,别说你妹妹是宠妃,就连三皇子都在请他办事。

  沈栋这样一想,底气更足了。

  “侯爷,您也别怪我这样,当日是您说世子看上我女儿了,我想着候府也是个明事理的家,就同意了。”沈栋看了一眼张文光,坐到椅子上,“实不相瞒,三皇子也看上我这女儿了,我是念着咱俩的交情,才让她过来,没想到世子居然那样做。”

  张文光越听越想笑,拿出来在朝堂上的看家本领才忍住。

  “那这件事,还真是我对不起你了,怪我没说清楚,犬子看上的不是你家三女儿,而是你家嫡女,沈清清。”

  说完抿了一口茶,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沈兄弟说的三皇子看上你家三小姐了,那不是正好吗。”

  沈栋有一瞬间的呆滞,他听到了什么?沈清清?

  “哦…哦,是吗?”

  张文光看他这副模样心里发笑,三皇子会看上一个庶女,还是一个在大理寺卿位置上带了三年的人,他是不信的。

  可现在沈栋还有用,他就先让他做几天梦吧。

  “还望沈兄弟把你家嫡女请来,犬子身子还未痊愈,若是落下什么病根,他姑母最是疼他,倒是别怪我没跟沈兄弟说。”

  沈栋越听脸色越白,倒不是他怕沈清清不来。

  若是那丫头嫁到候府,日后她母亲的事……

  张文光见他一直不言语,心里更加不耐烦起来,忍不住喊道,“沈兄弟?”

  “是…是,我一定会让她来的,还望侯爷勿怪。”

  “嗯,今日本侯身子有些不适,就不留沈兄弟了。”

  张文光见目的达成,就开始赶人了。

  “是,是,侯爷您多保重身子。”

  沈栋回到家后,在书房里闷了一下午,董婉华拎着吃食,敲了敲书房的房门。

  “进。”

  “老爷这是怎么了?妾身炖了您爱吃的银耳羹,您吃些吧。”

  董婉华接过瑾儿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把里面的羹汤取了出来。

  沈栋心里烦躁,吃了几口便不动了。

  董婉华也没说什么,走到他身后帮他按摩起头来,这是她最近学的。

  沈栋随着头上的力度,禁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

  “老爷,妾身想和您商量点事。”

  “哦,什么事?”沈栋闭着眼睛,随口问道。

  “您看,这松儿都要十二岁了,再和杳杳一个院子,是不是有些不当?”

  沈栋想了想确实不该住一起了,开口道,“嗯,你看着安排吧,不用问我。”

  董婉华见目的达成,勾唇一笑,“是,老爷您也别太烦心了,什么事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她还以为沈栋在为沈杳杳的事情烦心。

  沈栋觉得她说得对,那丫头不会知道的,苏嬷嬷都不知道的事情,没人会告诉她。

  这样一想,沈栋也不烦躁了,拉过董婉华的手,拍了怕,“还是你贴心啊,有此妻,夫复何求啊。”

  董婉华笑了笑,没吭声。

  晚上沈清清正在吃饭,就被喊到了沈栋的书房。

  “父亲,您找女儿何事?”

  沈清清快烦死了,今日苏嬷嬷新做了手撕鸡,等她回去就该凉了。

  她倒要看这老东西能说什么,他最好有事!

  沈栋看着沈清清,怪不得张玉安会看上她,确实出落的愈发美丽了,气色也好,只不过越来越像那个女人了。

  他眼神深了深,沉着脸道,“明日你去一趟候府…”

  沈栋想到前日他也说过这话,一时心里有些怪异,咳了一声,“世子想要见你,去了之后,你最好别给我惹事。”

  他总觉得很怪,忍不住说两句狠话。

  沈清清脸垮了一下,就这?而且还是那么倒胃口的事,她心情瞬间更加不美好了。

  可沈栋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把她赶了出来,沈清清越想越生气,走到院子前头的小道上,狠狠踢了一脚地上的落叶。

  气死她了!这老东西,她就知道他没安好屁!

一只晓

沈栋:怎么觉得这么怪呢?   晓晓:老baby,你这是尴尬啊,词汇少,真可怜   沈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