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首辅大人轻点宠

第三十章 拒绝

首辅大人轻点宠 一只晓 2767 2023-04-27 06:00:00

  “小姐,咱真的要去吗?”

  沈清清看着采菊一脸便秘的样子,她眨了眨眼睛,“那不去了吧?”

  “好,咱们回去吧。”采菊点点头,拉着她就要走。

  沈清清被整懵了,急忙拉住她,“诶诶诶!我逗你的,还是要去的。”

  沈清清戳了戳她的脸,笑着说道,“张玉安没有你想的那么下作,放心吧,去一趟会省很多事。”

  沈清清到了侯府,这次看门的侍卫倒是没拦,直接放她进去了。

  若是沈杳杳看到这一幕,估计脸都要气歪。

  跟上次一样,前面出场嘉宾还是李管家。

  “您就是沈家大小姐吧?”

  沈清清点点头,“麻烦带路了。”

  李管家见到她后,脸上的笑容愈加深了,上次他还以为世子审美有偏差,这次倒是没错了,确实是个极标致的人儿。

  “您跟我来。”

  沈清清一路上目不斜视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可心里已经骂了张玉安一轮了。

  真是个好宝宝呢,有事自己不出来,跑回家找爸爸。

  “沈小姐,前面就是我们世子的住处了,我就不送您了。”

  李管家鞠了一躬就要走。

  “等等,麻烦老管家,能不能把世子请出来?男未婚妻,女未嫁,我们二人共处一室不太合适吧?”

  李管家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们世子身子还未好,还是劳烦沈姑娘进去了。”

  沈清清虽然生气,也不好迁怒他人,只好答应。

  采菊也觉得这侯府可真是没规矩,哪有让客人去卧房里见人的?

  还有那迷药是她下的,好不好她还能不知道?

  就是故意的!

  一路上采菊就听到沈清清在碎碎念着什么,仔细一听,有些哭笑不得。

  “不生气,不生气,若是气死,别人得意,我嗝屁。”

  沈清清就这样安慰了自己一路,走到门口,发现了石榴。

  石榴见到沈清清连忙请了个安,“沈小姐您安,容我进去知会一声。”

  不一会里面传来骂声。

  沈清清有些生气,张玉安拿婢女出什么气。

  “砰—!!”

  张玉安正赖在床上骂石榴,门被人一脚踹开,门都颤了几下,可见来人用力之大。

  “世子?不是说要见小女子吗?”

  张玉安呆呆的看着她。

  采菊眼睛还没收回来,刚刚小姐那一脚把她吓个半死,可她居然转脸对着世子笑了起来,仿佛刚刚踹门的不是她。

  她看着怎么那么慎得慌呢?

  “你…你,怎么来了?”张玉安结结巴巴的看着她。

  沈清清懒得在张玉安面前装了,走到一旁坐下,“不是你非要让我来吗?我来了,说吧,什么事。”

  张玉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穿着亵衣,匆匆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你,你先出去,我们去外面聊!”

  沈清清翻了个白眼,让人进屋的是他们,现在让人出去的也是他们,有权了不起吗?

  石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让自家世子这么紧张,连忙泡好茶给沈清清送去。

  沈清清刚喝了一口,张玉安就慌忙出来了。

  沈清清看着他衣服穿的歪歪扭扭的,披散着头发就出来了,更加没好气了。

  “世子好大的面子啊,前日让我那妹妹来,今日让我来,合着我们沈家就是供您取乐的呗。”

  张玉安脸一下红了,急忙否认,“不是的!我没说见她!不是,我没有说要见谁!”

  沈清清看他急的快要现场给自己舞一段了,急忙打断他。

  “好好,知道了,别在那比划了。”

  张玉安也觉得有些丢人,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身后石榴拿着发冠给他梳头。

  沈清清见他被整理好了,询问道,“你见我做甚?是要问那日的事?那你大可不必让侯爷去吓唬我那胆小的父亲。”

  虽然沈栋急的跳脚,她很开心,但是吃瓜吃到自己身上,就有些不美了。

  张玉安皱着眉头,苦恼道,“如果我说不是我的主意,你信吗?”

  沈清清睨了他一眼,脸上写满了“你觉得呢”

  张玉安叹了口气,“这事确实因我而起,我那日回来,我爹非要和我姑母说,我怕…”他看了一眼沈清清。

  沈清清被看的一脸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

  张玉安眼神里充满了无奈,顺遂了半辈子的人第一次懂得了忧愁。

  “于是我就告诉他,因为我看上了你,才发生这种事,因为之前……”张玉安脸上一囧,扭过头不吭声了。

  沈清清啧了一声,哪有人说话说一半的,这和拉屎拉一半夹断了有什么区别?

  “你倒是说完啊!”

  张玉安眼神闪了闪,低着头声音如蚊子哼,“有一次,喜欢我的一个女子,嫉妒她姐姐和我走的近,想要坏她姐姐的名声,没想到…是我中招了…”

  半天听不到声音,他抬头一看,发现沈清清趴在桌子上一直在发抖。

  “你,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采菊看完了全程,面无表情的拦着了他的手,冷漠的说道,“我家小姐无碍,世子无需担心。”

  张玉安有些半信半疑,可男女有别,他也不好多说。

  好一会,沈清清才直起腰,用帕子沾了沾眼角,脸颊通红。

  张玉安见她,脸上似晚霞烧过,眉眼弯弯,里面含满了春水,一时看呆了。

  沈清清好似看不到现在的氛围,笑眯眯的喊道,“你这也太倒霉了吧!我十分怀疑外面传言有误,什么候府世子风流无比,我看你就是接盘侠!哈哈哈!”

  张玉安虽不懂她所说的接盘侠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不是什么好话,奇怪的是,若是旁人这样嘲笑他,他早该生气了。

  可看到她那么开心,能博她一笑,也值了。

  “你做甚笑得这么恶心!快快快!收起来!”

  张玉安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居然都没发现自己笑了。

  看到沈清清捂着脸不看他,摇了摇头。

  沈清清虽然捂着脸,可手上感到一阵滚烫。

  张玉安这厮也太犯规了!笑得这么好看,自己都有一捏捏不忍心拒绝他了。

  “好了,我不笑了,你不必再掩面了。”

  沈清清坐直身子,见他果然没再笑了。

  张玉安表情严肃了起来,沈清清一看便觉得不好,急忙开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我没那个意思。”

  张玉安嘴巴张合了几下,被哽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即使你不想听,可我还是想要说一遍。”

  这次轮到沈清清脸色好像便秘了一样,无奈的想道:看在他笑得那么好看的份上,让他说完吧。

  “沈姑娘,我心悦你,或许第一次不是真心的,可现在我是真心喜欢你。”

  沈清清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机械的重复了一下刚刚的话。

  啊啊啊!沈清清心里的小人疯狂扯着头发,苍天啊!放过她吧!这也太罪恶了吧!

  张玉安愣在了那里,僵硬道,“难道你有心悦的人吗?”

  沈清清摇摇头。

  张玉安紧紧盯着她,殷切的开口道,“难道我不行吗?若是你介意我的过去,我可以改!”

  沈清清艰难且坚定地摇摇头。

  看着像只狗狗一样看着她的张玉安,她有些不忍心,可她不能给他希望,他要的自己给不了。

  张玉安眼眶瞬间红了,猛地转过身,不让心爱的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那你走吧,走啊!”

  采菊有些生气,哪有这样的人,刚想上前理论,被站起身的沈清清抬手拦住了。

  她听到少年强硬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哽咽,她不忍心继续留在这,看一个骄傲如火的人流泪。

  福了福身子,“小女子告退,愿世子早日安康。”

  “赶紧走!”

  再骄傲的人,也不舍得对着心爱的人说一句难听话,只是用音量来维持自己那不堪一击的自尊心。

  沈清清带着采菊转身就走了。

  直到身后没了动静,张玉安猛地转过身,发现连人的背影都没看到。

  忍了许久的泪水掉了下来,抓起自己用过的茶杯狠狠砸在地上,“都滚!都给我滚!”

  一旁的下人,死死低着头,匆匆跑了出去。

  “呜呜呜!”

  不知道伤心为何物的人,第一次尝到了心碎的滋味。

  傍晚下人过来收拾残局,发现到最后,也没找到沈清清用过的杯子。

  一片狼藉的庭院里,唯独那只沈清清用过的杯子,被张玉安收了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