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026是还不是借!月考

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一路烦花 4017 2023-06-26 00:01:00

  涡环在场大部分人都知道是什么,但仅浮于表面。

  就算是再自傲的任晚萱与陈著,也不敢说自己知道多少。

  至于涡环对撞数据,那是一些实验室才能做出来的数据吧。

  新同学不是理综85分吗?她对数据究竟敏感到什么程度?让培训班破格特招?

  所以,当时任晚萱为什么说白蔹是靠关系进来的?

  所有人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任晚萱。

  任晚萱的讥诮僵硬嘴角,她一直以为是纪绍荣跟学校打过招呼,毕竟有任家这层关系,她不信纪家人会不用。

  可现在……

  她感觉到周围人看过来质疑、不解的目光,这个教室任晚萱感觉自己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

  “喂,老李头你在听吗?”校长一个人说了半天,没人回。

  八班班主任回过神,“校长,我等会跟你解释。”

  “那我们现在来解决第二个问题,”他挂断电话,又对着陈著开口:“陈著,刚刚有个字你说的不对,你那个‘借’字。”

  陈著也愕然。

  他愣愣地看向八班班主任,一瞬间似乎是意识到什么。

  与此同时,八班班主任淡淡看着他,语气失望至极,“你猜到了?没错,那本身就是白蔹同学的书,我把她的书还给她,是需要征询你跟任晚萱同学的意见?我很难想象,你是怎么说出来这句话的。”

  没人说话。

  陈著张了张嘴巴,恍惚的坐回到位置上。

  他想了一万种可能,唯一没有想到的是那书会是白蔹的。

  他跟任晚萱都没有渠道拿这本书,白蔹是哪里来的渠道。

  尤其是……

  他刚刚还在质疑老师,把书借给白蔹。

  原来那书本来就是她的啊……

  “我不知道白蔹同学靠关系进来的这件事是怎么传出来的,”满堂寂静中,班主任再度环视一圈阶梯教室,“但是作为一名受过十年教育的学生,你们不可能不懂流言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

  很多人都安静下来,低了头。

  “私下造谣中伤别人,”八班班主任看着他们,眼里是失望的,“我刚刚在想,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在你们这群尖子生身上,或者是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最后的目光放在白蔹那里,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知道她的老师是谁。

  才能教出来这样的人。

  从她身上,他才似乎明白“慎独”这两个字的意义。

  大部分时候他都不会将很多事说给白蔹听,以免禅絮沾泥。

  班主任收回目光,拿着手机离开阶梯教室。

  只是走时,脚步却没之前那么轻快。

  **

  七点半到八点,以往有不少讨论声的培训班这次没人说话。

  他们都知道白蔹手中有江京大学物理这本书。

  很多人想借。

  谁都知道有这本书对他们很有帮助。

  “谢谢,”宁肖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接过了白蔹递给他的江京大学物理,“等我看完就还给你。”

  “不急,”白蔹右手拿着黑笔,懒懒在纸上写下一组公式,“我看完了,你随意看。”

  其他所有人。

  都目光火热的看着宁肖手上那本书。

  谁能知道,陈著跟任晚萱求不得的书,就这么被白蔹随意借给宁肖。

  宁肖无视所有人的目光,似乎很随意的将书摆在桌面上。

  “我们走吧,”任晚萱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她向来看不起的纪家人却有她想象不到的东西,“高博士要等急了。”

  只有高博士,才能让她此时嫉恨的心稍微平静。

  她也不看白蔹那边,拿着书包就出门。

  平日大部分人都关注她跟陈著的动向,今天却没有人多看一眼。

  八点,大部分人离开,唐铭身边围了一圈人。

  “唐铭,你看了江京大学物理没?”都是平时跟他关系还可以的。

  此时语气羡慕。

  宁肖性格孤僻,培训班的人很少有人敢与他说话。

  唐铭急急忙忙收起书,“江京大学物理?刚刚白蔹问我要不要看,我暂时没时间看,就让宁肖先看了。哎宁肖,你俩等等我啊!”

  现在他每天弄清姜附离的解析都费力,哪里跟那俩变态一样还能看其他书。

  “祝佳人,”几个跟祝佳人熟悉的人也开口,“你们小组也好幸运,江京大学物理啊,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机会拥有一本。”

  祝佳人嘴角却很僵硬。

  其他人不了解,祝佳人却很清楚,组成小组以来,她甚至没有跟白蔹多说一句话。

  每天晚上的交流她都借故回寝室。

  她收拾好东西,推开其他人,快步跟上唐铭。

  “唐铭,你……”

  “祝佳人,”唐铭看到她,脑子里警铃一响,“你应该要回去洗头了吧,过两天见!”

  祝佳人僵硬着脸停在原地。

  洗头是她自己找的借口,此时却说不出反驳。

  只能看着唐铭的背影离开这里。

  她现在好像知道,八班班主任那句“合群”是什么意思了……

  **

  这个周末月考。

  星期五晚上,培训班。

  八班班主任在播放完录屏后,难得露了笑脸,给他们公布一条喜讯。

  他手撑着讲台:“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想上去拷贝视频的人停下来,等班主任宣布好消息。

  八班班主任显然心情不错,他扫视一圈阶梯教室的人:“昨天开会,校长说预备营的注册名额增加了一个,也就是现在我们将有两个名额。”

  两个?

  以往学校一个都没有,现在竟然能有两个名额?

  因为任晚萱这件事一直很沉寂的培训班终于热闹起来。

  “老师,怎么会有两个名额啊?”有人兴奋的举手。

  班主任摇头,“不清楚,但对我们是好事,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要加油,要相信一切都有可能。”

  听到说的并不是学习这件事,白蔹就开始走神。

  她抽出习题,一只手曲着压住习题册,拿了支笔开始计算,浑身上下散发着散漫。

  宁肖与唐铭坐在她前面,偶尔两人会交流两句。

  大部分是唐铭询问宁肖,以前他是不敢问的。

  可现在见识过姜附离,他觉得阴郁的宁肖要比姜附离好接近一万倍。

  至于名额?

  唐铭倒是无所谓,他觉得比起这个名额,晚上半个小时的解析更为重要。

  培训班的人大多很激动,直到有个人小声嘀咕——

  “这努力什么,多一个跟我们也没关系,一看就是他们俩的。”

  “刷——”

  讨论声停止,目光看向陈著与任晚萱。

  任晚萱与陈著也相互对视一眼,任晚萱即便礼仪再好,此刻也难掩兴奋与微妙的优越感。

  原本她还在想要与陈著竞争,她是争不过的。

  当然任谦也不希望她跟陈著争,因为陈局的原因,任家想卖陈家一个好。

  现在名额加了一个……

  那对她跟陈著来说刚好。

  有高博士在,她没想过还会有其他人能与他们俩竞争。

  这两天因为白蔹这件事心中一直有郁气的任晚萱,此刻终于长舒一口气。

  江京大物能拿到更好,眼下最重要的是江京预备营的名额。

  陈著与她的想法一样。

  他看向宁肖那边,在学校,宁肖拿第一的次数会比他多,但这一次,宁肖已经没了跟他竞争的机会。

  **

  双休是湘城一中的月考。

  星期六上午考了语文,下午数学英语一起考的。

  星期日上午考完理综才放假。

  白蔹第一次参加考试,跟张世泽一起在最后一个考场。

  考完就听到张世泽在后面的惨叫,“这次物理考的是什么啊,选择题我都是摇筛子摇的,大题太长了我都没看懂……”

  白蔹收起东西往外走。

  双休日,学校没有规定穿校服,她穿着长裙,是淡淡的雪青色,上面绣着兰花,一尘不染,风致雅韵。

  她随意拎着纪衡给她做的背包,慢条斯理的从包里拿出手机开机,露出一截过分白皙的手腕。

  整个气质与最后一个考场的人格格不入。

  只有张世泽敢与她交流,他挠挠头,找学霸寻求安慰:“你写完没?”

  他问白蔹。

  白蔹摇头,“没。”

  “那就好,”张世泽松了口气,“连你都没写完,物理老师这次应该不会骂我了吧”

  白蔹看他一眼,就没告诉他,她物理全写完了。

  低头回姜附离的微信——

  【我下午坐公交去】

  姜老师:【好,我要下午才回】

  姜鹤说涡环对撞机可以拆开,白蔹这个星期不是上课就是补习,根本没时间,今天才终于有时间。

  她坐着公交回青水街。

  一下车就看到毛坤一个人垂头丧气的蹲在公交站。

  “怎么了?”她看到毛坤脸上的青紫色。

  “我干爹给你找人定制的,”毛坤把东西递给白蔹,摸摸脑袋,“被格斗场的人打了。”

  格斗场是黑水街实力最强的存在。

  “谢谢,”白蔹没回那句,只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包羊毛针,往青水街走的时候才漫不经心瞥他一眼,“真弱。”

  毛坤:“……”

  想哭。

  “等会晚上十点在这个巷子等我。”她转身进了巷子,毛坤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一缕轻轻飘过的雪青色的裙摆。

  毛坤估摸着她的话。

  忽然间兴奋,就跑去112号的小卖铺打了会工。

  店长现在对小毛也比较随和,“小毛,蔹蔹说的没错,你是个好孩子。”

  他塞了瓶旺仔牛奶给毛坤。

  毛坤傻乐,他叼着牛奶抗货物进去,刚好看到俩巡逻的片警,他瞥他们一眼,顶着伤口也很拽:“看什么看,死……”

  “小毛,”店长严肃的看着他,“对警察叔叔要礼貌。”

  小毛同学不情不愿的“哦”了声。

  然后在店长看不到的时候回头狠狠瞪那两人一眼。

  刚收到小毛同学跟雇佣兵打了一架通知的两位‘叔叔’:“……”

  **

  纪衡院子里。

  今天是纪衡生日,纪邵军跟沈清都来了。

  沈清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正在忙前忙后,给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正装的女人端茶倒水。

  “任总,您坐着歇会儿吧,他们俩还要一会儿呢。”沈清用衣袖把端出来的椅子擦干净,放在女人身边,抬头,眼里都是讨好。

  纪邵军跟纪绍荣在厨房忙活。

  任家薇穿着米色西装,一手拿着手机,雍容华贵,微眯的眼看起来很精明。

  她没理会沈清。

  任家薇身边,跟着她的秘书长微笑着上下看了沈清一眼说:“不麻烦你了,任总有什么要求我来就行。”

  被秘书长这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沈清讪讪一笑,退到一边。

  院子门被人推开。

  任家薇眯眼看过去,将目光放在刚进来的女生身上。

  打量着她。

  任家薇早就在父亲、女儿、纪绍荣嘴里听说过这个侄女,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女生穿着雪青色的连衣裙,整个衣裙看不出什么牌子,应是纪衡做的。

  她见过任晚萱带回去过不少次,但是她都收起来了。

  “白小姐。”秘书长见过白蔹几次,笑着打招呼。

  也同时向任家薇传递“这就是白蔹”的消息。

  “白蔹?”她眯着眼睛开口。

  沈清连忙开口,她怕白蔹这个脾气不小心惹任家人不痛快了,“阿蔹,这是你二舅妈,快叫人!”

  白蔹也猜到这是谁,她一边摘下耳机,一边朝秘书长打了个招呼,这才对任家薇点点头。

  算是叫人了。

  纪绍荣跟任谦都说白蔹这个人有多礼貌,今天一看,也不过如此。

  任家薇拿着手机,眉微蹙,她从来不绕弯子,“听晚萱说你有江京物理这本书,多少钱能卖给我。”

  白蔹黑眸微微敛起,有缕没被挽起的头发落下来,散在雪白脖颈间。

  她语气很平静:“不卖。”

  “二十万,够吗?”任家薇抬起下巴。

  在她眼里,二十万,这条街的人十年可能都存不到,买一本书,绰绰有余。

  白蔹根本没理会她,径直往自己房间走。

  没有人料到白蔹会是这个态度。

  秘书长愣了一下,他走了两步追上白蔹,压低声音,“白小姐,今天任总是为了这件事来的。这本书你也看不懂,卖给晚萱小姐,就当是任家欠你一个人情,一本书而已,你不至于这么没气量吧?”

一路烦花

说吧,想听什么剧透!明天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