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病娇小师弟今天又在钓我

第43章 师兄,师兄

病娇小师弟今天又在钓我 吉祥夜 2184 2024-02-02 03:14:23

  “柳清棠!”阿玳朗声,“愿你记住今日之所言,永不后悔!”

  正在哇哇大哭的黑雾忽然停了下来,急剧缩小,消失于陆溪亭身体里。

  陆溪亭双眼倏然睁开,站起来就要跑,忽然想起什么,盯着阿玳一看,拉着阿玳的手,飞身入了山洞深处。

  柳清棠端坐于原地,凝视着那上百个或哇哇大哭或小声啜泣的孩童,纹丝不动。

  不多时,脚步声传来,山洞里涌进一大群人,以真玄子为首,他父亲柳白奇也在其中。

  十大宗门之人,尽数赶到。

  “这些孩童……”柳白奇震惊。

  柳清棠起身,木着一张脸,“回父亲,正是丢失的那上百孩童。”

  “这……”

  有善医修士上前逐一检查这些孩童后,回来汇报,“完好无损,并无一人受伤。”

  众修士属实震惊,无法相信这些孩童被抓之后能毫发无损。

  “那这妖魔把孩童们抓来是为何?”左逸不解,蹙眉问。

  真玄子却松了口气,“不管是为何,我等总算能给村民一个交代,安排人把孩子们送回去吧。”

  十大宗门各吩咐数名弟子,一人抱一个孩子,将他们送回村民家中。

  “只是,让妖魔跑了!”左逸气道。

  真玄子看向柳清棠,“贤侄,你一直和那几个妖魔在一起,他们是如何逃走的?”

  柳清棠恭敬回话,“侄儿曾尽力阻拦,但侄儿修为全失,拼尽全力也未能将邪魔擒获,是侄儿没用。”

  柳清棠胸口一大片血迹,证明他确实尽力了。

  真玄子一摆手,“贤侄辛苦,想来这妖魔未逃远,我们追!”

  在真玄子的带领下,众修士往山洞深处而去。

  然而,分明是一直向前,走了一截,却莫名回到了原地。

  “柳贤弟,你来看看这阵?”真玄子唤道。

  这山洞连绵百里,入洞即是阵法,能到这山洞中部,全靠柳白奇一路破阵。

  柳白奇应了一声,率先走在前面,只是,这边走边破的,进展委实过慢,期间还两次回到原地。

  在第二次回到原地的时候,真玄子放弃了,“罢,耽搁这些时间,早跑没影了。回吧!各宗门注意,即日起全力搜捕妖魔。”

  “是!”十大宗门弟子齐声应道。

  柳清棠却看着绞尽脑汁破阵的父亲,默然不语。

  离开山洞以后,各宗门分头行事,柳白奇领着万柳门弟子先回了万柳山庄,柳清棠受伤不轻,且修为全失,身为下一代弟子之首,此事不可小觑。

  “父亲可知我和清梧等师弟为何会失了修为?”

  万柳山庄,柳清棠寝室内,柳白奇已亲手为儿子诊了脉,包扎了伤口。

  “知。”柳白奇眉间深锁,“为父定然能为你和众师弟恢复修为,只这段时日,你们莫再随意出门,在庄内休养为上,斩妖除魔之事急不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是,孩儿省得。”

  “嗯,你先休养,为父且去配药。”柳白奇掩上门,离去。

  柳清棠心事重重,闭上眼,皆是照魂灯里少年追着他喊师兄的情形,但他失了修为,和寻常人相差无异,数日劳顿加之重伤,身体实在受不住,不多时便沉睡过去。

  他开始做梦。

  梦里,面如白玉的少年总是怯怯地跟在他身后,不敢叫他,也不敢打扰他,他停下来,少年便也远远停下来,怯弱却又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他问少年为何总跟着他,少年低着头说:整个山庄的弟子,只有师兄不用石头扔他。

  他沉默。

  少年眼里便闪着光,问他:师兄,你就像青松俊柏一样挺拔高洁,人品贵重,剑术也是山庄弟子里最好的,清枫什么时候可以像师兄一样呢?

  他拧着眉:像我做什么?

  少年再次垂下头,极弱的声音在说:那样,师兄弟们就会喜欢我了,他们都很喜欢师兄呢!师兄,清枫也想成为师兄这样的人,师兄教教我好吗?

  梦里,他并没有等少年把话说完,就离去了。

  少年抬起头时,看见周围空空如也,只剩一片迷惘。

  梦里,他亦看见许多次,少年被同门师兄弟欺辱,抢东西,设陷阱,扔石头,言语辱骂,他从未阻止过一次,只在一旁默默看着,而后转身离去。

  少年被挂在树上羞辱那次,他亲眼看着师弟们用剑在少年身上扎洞,他也听见少年在喊“师兄救我”,他亦只在细雨蒙蒙中转身。

  “柳大真人,敢问这只九尾生前做了何恶?竟需集齐十大宗门弟子以百敌一杀害?你作为他的师兄,彼时又在何处?在杀他的人群里吗?”

  少女质问的声音在梦中依然声声在耳。

  他无法回答的问题,梦里却能答了,因为,他看见自己在铁链桥上,确实在杀那人的人群里,亲眼看着他倒在血泊中,亲耳听着他喊“爹爹救我”,也亲耳听见他叫“娘亲”……

  他有叫“师兄”吗?

  他不确定,似乎是有的,在梦里,一声声,叫着“师兄救我”

  “师兄——师兄——”

  他终在声声“师兄”中惊喜,一身冷汗,尽是惊惧。

  晚间,柳白奇来看他,他满脸苍白,竟是比初时愈加显得虚弱,只因反反复复入梦,反反复复惊醒。

  梦中的一切如此陌生,却件件历历在目,宛若真实发生过。

  “清棠,怎么回事?”柳白奇震惊。

  “父亲……”柳清棠颤声问,“我万柳门,可有清枫此人?”

  柳白奇一怔,“有的。”

  柳清棠一坐而起,惊问,“他是何人?为何孩儿一点印象也无?”

  “原是我万柳门弟子。”柳白奇在他床边坐下,“七百年前,人妖共存,妖灵入我宗门者,不知凡几,各宗门皆有,与我等同修,但妖总归是妖,本质是畜兽草木,你当知,人与畜兽草木最大的区别,便是人能辩正邪,懂克制,为坚守正道而克制欲望,克制暴戾,但畜兽草木不能,因而为祸人间,终爆发七百年前那场大战,以我宗门获胜而终结人妖共存的局面,清枫作为一只妖灵,亦在大战中被铲除,你与他师兄弟多年,待他亲如兄弟,亲眼目睹他于剑雨中而亡,承受不了此打击,兼之在大战中身受重伤,竟昏迷数月之久,醒来后,便将与清枫有关的一切皆忘了,除了这把清枫剑。”

  柳白奇拿起他身边的剑,“此剑乃他所佩,日日缠着你教他剑术,并以此剑为礼,赠予你。”

  柳清棠凝视三尺白练练之剑光,眉目略略舒展:原来如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