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第七章 借刀杀人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一颗杏黄 2705 2024-04-07 18:00:00

  人们发现翠珠的尸体,是在大选的前一夜。

  院仆把她捞上来时,她的皮肤惨白,肿胀发皱,已是不成人形。

  她往常最爱穿的那条竹纹绿衫裙,狼狈地黏成了一坨,裙角沾着潮湿肮脏的淤泥,发黑的水藻松松垮垮绕着脚踝。

  长嬴只敢在人群外围远远的看,可在翠珠的尸体被翻过来的那一刻,她还是惊叫一声,当即晕厥过去。

  闺阁女子哪里见得这场面?若是在大选前受惊就难办了。

  长之荣生怕长嬴再出了差池,立即吩咐人送她回寝居,又请来大夫观瞧。

  他下令封锁消息,让手下悄悄将翠珠的尸体送回家里,以“意外溺死”告知,又给了她家人足四十两银子以示安抚。

  这对老夫妻掀开席子刚瞧了一眼,就被泡发的人面皮吓住了,慌忙丢开。

  两人在报丧的仆役面前抹了几把不知去向的眼泪,颤巍巍接过沉甸甸的雪花白银。

  最后是掏了三十文钱买块上好的席子,把翠珠埋在了乱葬岗。

  那天晚上,翠珠的家人终于改善了一顿伙食,她的八个弟弟妹妹不知道长姐出了什么事,美美饱餐一顿后很快陷入酣睡。

  云雅居。

  透着蓝的弧月似是想隐瞒什么,逐渐隐没进寂寂深空,模糊了轮廓。

  长朦卧床静养,半梦半醒间忽听水瑶匆匆来报,说翠珠死了,不知怎么掉进荷花池里淹死的。

  她怔怔良久,竟落下泪来,水瑶听见她嘴里念叨着“报应”二字。

  除了水瑶,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哭。

  众人只道二姑娘心善,不是她房里的人死了,还会为其感伤甚至落泪,实在难得。

  她在死前逞够了威风,早把人得罪的差不多了,众人对她的死并无太多怜惜。

  卖身契已交还她的父母,一条卑贱小命,永远押在定远将军府。

  与此同时,宁娴院主屋。

  大夫一走,长嬴脸上的忧郁之色也跟着他跑了。

  她夜里觉浅,同往常一样,遣散了所有奴婢,独留芍药一人服侍。

  待芍药确认过闺房内室外院都没有外人后,长嬴这才扯掉额上的毛巾。

  “她可真够心急的,我这还没走呢,她倒先把自己人给除了。”

  芍药接过话来:“小姐这招真妙,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她除了。夫人恐怕还以为小姐少了个膀臂呢。”

  长嬴啜了一口自己特制的安神茶,淡淡道:“她一向多疑,眼线身后必有眼线。只要翠珠稍有异样,她必定起疑。

  “而怀疑一旦发生,便再难根除。

  “何况翠珠确有一身侍二主的心思,这样两面三刀的奴婢,莫说杜氏,就是我也断然不敢留着。”

  说话间,芍药悄声给书桌案头的莲花炉里点起了夕香,很快清甜沁脾的香气就弥漫开来,室内一片氤氲。

  她闭上眼,深深吸入一口香气,再徐徐吐出,不由喟叹,“姑娘调制的香就是比外面的好闻,一点都不呛人,也不甜得腻人……有些像初晨花瓣和青草的香气。我夜夜闻着,如今也睡得好了。”

  长嬴的笑透了几分得意,她很喜欢听人说她制的香好。

  “明日就是大选,点安神助眠的香养精蓄锐再好不过……对了,昨日杜氏送来的衣服就收进柜子里吧,明天我就穿那件水蓝的花间裙就是了。”

  芍药犹豫一下,还是问了句:“姑娘,为何不用夫人选的,我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那条水蓝裙的颜色怪淡的,会不会太低调了些……”

  长嬴慢慢捻着枕边的绿穗子:“杜氏挑的衣服太扎眼,不好。

  “彼时我要见的不止是圣上,还有太后、皇后,以及众多贵女。父亲这一战成名,多少只眼睛盯着长家呢。明日我再穿得招摇些,岂不是等着人家来挑我的不是?”

  芍药颔首应下:“小姐说得是,是奴婢考虑不周了。”

  次日破晓。

  天边的阴影刚刚褪尽,露出半黑不白的颜色来——才过寅时三刻,长嬴就醒了。

  细细洗漱过后,芍药为她梳了个百合髻,薄敷珍珠粉,细细勾勒两道温婉秀丽的长蛾眉。

  她皮肤和五官的底子很好,如此已经足够楚楚可人。

  可芍药还觉不够,欲拿起一盒绯红的胭脂,却听她道:

  “别忘了,我不过是去宫里转一圈,不必施得太浓。”

  芍药会意,只在她脸上施染薄薄一层红晕,衬得长嬴面色更好,气质淡雅,又为她选配了几件做工考究的饰品。

  妆毕,芍药瞧着镜中般般入画的美人面,像墙上挂的仕女图似的,不由眉开眼笑。

  “姑娘不上妆就已经很美了,这一上妆,谁还能从您身上移开眼?”

  长嬴不语。她深知天下从不乏貌美女子,真正能帮她得到想要的东西的,绝不仅仅是脸蛋。

  她换上早备下的衣裳,还未用早膳就去景明堂给长之荣和杜氏请安。

  一只脚刚跨进景明堂的大门,杜氏倏地朝她看过来,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把锋利的刀子,从头划到脚。

  当她发现长嬴身上穿的不是她当时看中的衣裳,脸马上就耷拉下来,可碍于长之荣在身旁,终究是没说什么。

  她起身快步上前,双手轻轻牵起住长嬴的,用最慈爱的语气念叨了不少暖心话,最后还当着长之荣的面从体己钱里拨出二十两来给长嬴。

  长之荣则在一旁捋着胡子眯眼笑,不住地满意点头。

  三个人刻意营造的和睦气氛,完美掩盖了昨日经过的种种不堪。

  长嬴感受着杜氏手心里的温暖,无视了她眯眯笑眼里掩盖不住的寒意,脸颊还未消退的红印,顺从地收下银子。

  毕竟进宫后少不得要钱打点,白给的银子,当然不要白不要。

  请安过后,长嬴回房用过早膳,按照大俞惯例,杜氏亲自送她去皇宫,两人一同上了马车。

  长之荣不在,她俩也不必再演戏,一路上静默对坐,谁也不看谁,谁也不先开口说话,各瞧各的风景,良久无言。

  定远将军府就建在皇城南侧不远处的甲第。半个时辰后,马车行至皇宫的西角门。

  长嬴拜别了杜氏,与一众秀女跟随指引太监进入皇宫。

  大俞选秀每四年一次,每次大选,秀女需要经历三道严格审查,由此精选出的百余名女子,方有资格到御前面选,才能遥遥见到圣上一面。

  这三道审查便是在宫城里西北角的羡纯宫里进行。

  长嬴到时,羡纯宫外院已经到了不少秀女,脂粉味弥漫了满院。

  寅时一到,主持三审的内侍清了清嗓子,高声宣布大选开始。

  按照花名册上的顺序,秀女每十人一组,由负责内侍和女官引着进偏院厢房逐一考核。

  考核之人大多冷着一张脸,一瞧就不好相与,这样做也是为了减少徇私舞弊的情况。

  大选看起来是很严格,可实际上,他们对上面交代过的“特例”还是心中有数,比如在考察长嬴时,就特意放宽了标准。

  至于那些没背景没家世又没有特殊人物关照的普通秀女,就没那么幸运了。审查人以极挑剔的眼光筛查她们,稍有不合格就原路送回,也是为了节约皇帝面选的时间。

  长嬴刚来时,羡纯宫陆陆续续进了约两千人,三审过后就只剩下几百余人。

  当然,能通过初选进宫选秀的女子,即便在一审就落选,也能找个条件不错的婆家了。

  此时早晨掎裳连袂的阵势已然过去,正午间淡淡的金橙色洒进羡纯宫,铺了满满一院。

  她瞧着院角盆栽里镀了金边的富贵竹叶出神。一个清澈的女孩子声徒然闯进她的耳朵。

  “这位姐姐,你的帕子掉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