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第九章 以绝后患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一颗杏黄 3951 2024-04-08 18:00:00

  眼看苗头不对,长嬴的额上滚了冷汗,强作镇定道:“陛下,臣女不仅擅琴,还擅击乐。”

  “哦?”越慈终于搁下被他捂得温热的茶杯,唇瓣微微一咧,露出几颗整齐的白牙:“美人会击什么乐器?”

  长嬴微微抬眸,对上天子腰间装饰的配剑。

  “臣女可弹剑为琴。”

  越慈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腰间,脸色一变。

  天子的压迫感随之而来,她忙道:“请陛下恕罪,是臣女唐突了。”

  越慈沉默一瞬,突然笑了,他身子微微前倾,食指虚点着她道:“有点意思,想必非技艺高超不敢放此狂言,怕只怕朕把配剑给了你,你又没胆量弹了。”

  长嬴唇角一抿,不做言语,听越慈又道:“这样吧。今年的中秋宴,你必须登台献艺。否则……”

  说到这他故意停顿一下,瞧着长嬴紧张得满脸通红,屏息凝神的模样,又起了捉弄人的心思,一字一顿道:“否则,朕可要治你的欺君之罪。”

  越慈的话音刚落,皇太后方才缓和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前者此时却色令智昏似的,浑不在意她的反应了。

  皇太后刚想再拿长嬴的体弱说事,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抢先开口。

  “你高兴傻了?还愣着做什么,快叩谢圣恩呐。”

  长嬴微微一怔,这才如梦方醒,慌忙叩首,“臣女谢陛下隆恩!谢皇太后慈恩!谢皇后娘娘恩典!”

  跟着指引太监出了珠翠殿后,长嬴才开始后怕。

  刚开始问话时,她的确察觉出越慈的不喜,但她同样清楚,现在的圣上需要长家,否则她不可能通过初选。

  紧接着她意识到越慈在等她主动给出一个可以忽略体质弱的劣势而选择自己入宫的理由。

  什么都好。

  最好标新立异,让人眼前一亮,又能不失分寸。

  这样越慈就可以把皇太后的注意力成功转移到自己身上。

  即便她真参不透这层意思,白白失掉良机落选,越慈也完全可以另择他人。

  但这必然少了一条能拉拢长之荣的捷径,皇帝一定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给自己设高难度。

  对于一个家族中没地位的旁支庶子来说,亲女儿能嫁入皇室,让整个家族都能列入皇亲国戚的名单,是莫大的荣耀,只消牺牲一个女人就能做到的事,又何苦大费周折拉拢呢。

  恰恰就是一个柔弱女子和名利的互换,有时就能明确皇帝的态度,成功拉过整个长氏家族的助力。所以她一定要冒险一搏。

  她赌对了。

  她知道越慈不可能让她摸那把佩剑,但既然她都这么“胆大包天”了,选择权又在越慈手里,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留下她。

  果然不出所料。

  这场戏是演给皇太后看的。

  早听父亲谈起过当今皇太后手中权柄不轻,尤其看重簪缨世族的魏家,亲信魏辛夷父子,几次劝说下让皇帝封魏辛夷的胞弟为太子太傅,虽说只是虚衔,但到底象征地位尊崇,对魏家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

  至于这以后的路,恐怕要惊险许多了。

  *

  “恭喜主子了,您东门请——”

  长嬴含笑点头,赏了那指引太监几颗银瓜子,不紧不慢出了东门,府里也早就知道规矩,长嬴一进去就把马车赶去东门候着了。

  杜氏在车里等得昏昏欲睡,还是随行的大丫鬟提醒,她才瞧见刚从宫门出来的长嬴,下车迎接。

  长嬴一看见杜氏,鼻尖立马泛了酸,满脸的凄楚和不可置信,泫然欲泣:“母亲,我、我怎么中选了?”

  杜氏早预料到结果,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轻拍打她后背,低声安抚:“好了好了!千万别在这哭,赶紧回家吧。”

  不同于来时的淡然,回府的长嬴默默流了一路的泪,以至于下了车后,杜氏还要替她遮掩哭肿的眼皮。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景明堂,长之荣早在堂内候着,一见杜氏便笑道:“如何?”

  杜氏搭上长之荣接她的手,笑得比长之荣还开心,“成了!老爷,咱家呀,如今也算攀上皇亲咯~”

  心里就算一万个不愿意,可到底是牵扯家族利益,杜氏早已向既定结果妥协。

  反正无论哪个女儿进宫,她都能分得一杯羹,只是长嬴不如长朦同她一心,不好控制罢了。

  但她同样认定,长嬴这个病秧子只身一人在深宫,翻不起什么水花。

  “嬴儿,你怎么哭了?”长之荣这时才注意到长嬴肿得老高的眼皮。

  “我……”长嬴瑟缩着肩膀,嘴里支支吾吾,还是靠杜氏替她圆场,“当然是喜极而泣了,是不是啊,嬴儿?”

  杜氏拿胳膊肘怼了怼她,长嬴这才扯出一抹笑:“是啊,父亲,嬴儿心里实在欢喜。”

  长之荣一走,杜氏的眼神冷下来。

  “跟我进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杜氏的卧房。

  这间房从前是长嬴的先母万氏另置的一处书房,如今物是人非,万氏用过的一切物件,都换成了新的,为杜氏所用。

  分明有那么多空房。

  杜氏偏偏要占去这一间。

  那时长嬴还很小,对这间屋子也没什么印象,只记得每每无意走到这间房附近时,都能听见里面隐约传出长之荣和杜氏在屋里哄长朦的声音。

  回想儿时的寂寥,她有些出神。

  杜氏屏退房内左右下人,反锁房门,点起一盏烛台摆在桌上。

  “坐吧。”

  长嬴乖顺坐下,默默看着杜氏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带锁的小铜匣,摆在桌上,又从袖里掏出一把小铜钥匙。

  “咔哒”

  铜匣的盖子弹开,杜氏从匣里取出一卷薄薄的纸,慢慢舒展开来,自己先瞧了半晌,又丢到长嬴面前。

  “这东西绝留不得了。你得亲手烧了它。”

  长嬴舒展开那卷纸,一看见上面的内容,心下了然。杜氏终于要销毁这信了。一旦被旁人拿去给皇帝看了,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她自然不怕,真最后走上绝路的时候,若能拉着这个家和她一起陪葬,她反而很高兴。

  看着看着,她的眼泪就又不受控制地啪嗒啪嗒掉下来。

  “母亲,女儿心里放不下……”

  做戏就要做全套,她都演这么多年了,最后这几天自然要做个完美的收尾。

  “放不下就把心挖出来。”

  杜氏眸光狠厉,“你如今是圣上的女人,敢想着别的男人,全家都要受你连累。”

  长嬴眼里溢出绝望之色,手里的纸被她捏得越来越皱,她乞求地看向杜氏。

  “可是他还不知道我的心,我想……”

  “怎么,你还想着再寄给他?”

  杜氏猛然掐住眼前女孩的细腕,长嬴一瞬间觉得骨头都要碎了。

  “糊涂东西。你不会烧,那我就帮帮你!”

  “母亲,疼……”

  瘦弱的手腕被杜氏发狠拉扯,信纸的一角被烛火尖死死咬住,随即一整张纸都吞噬殆尽。

  终于被捏得泛红的手腕脱离桎梏。

  长嬴委屈地揉着腕子,一时泪水决堤般涌出来,打湿了月白裙带。

  杜氏长吁一口气,起身走到长嬴旁边,重重一按她的肩,“这都是你的命,认命吧。”

  “你父亲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如今才有机会和那些个嫡系子孙平起平坐。你在宫里走的每一步都与你父亲的荣誉息息相关,绝不敢恣意妄为。若你还替你九泉之下的娘着想,就好好记着我的话。”

  从景明堂出来时,芍药正在外面焦急徘徊,时不时再望一眼门口。

  一见着长嬴,她像鸟雀似的扑棱棱冲上去,紧张地察看长嬴周身上下。

  “姑娘,你的眼睛……”

  长嬴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说话,主仆两人一同回了宁娴院。

  一进屋,芍药就迫不及待问道:“听说姑娘入选了,夫人怎么说?”

  “还算顺利,不出我所料,她让我把信烧了,叮嘱了我几句就让我回来了。”

  芍药长吁一口气,“听说姑娘一回来去了景明堂,我就往那边赶,一看姑娘眼睛肿成这样,我还以为……幸好。”

  长嬴戳戳她的额角,安抚道:“放心,我既已中选,他们就不敢伤我。等册封旨意一下,我和她就是彻彻底底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许我断她的后路,可没有她断我的份。”

  芍药笑着含泪点头,“总算,小姐总算苦尽甘来……”

  长嬴摇头嗤笑:“苦还在后面呢。入宫只是为了能与家族互相制衡,宫里的人可比府里的难缠得多了。”

  她顿了一下,看到芍药快哭出来的表情,打趣道:“难道你后悔了?那,我给你指个好人家?”

  芍药双颊一热,“才没有,奴婢何时说过后悔?奴婢这一辈——子,就跟着姑娘了。”

  她把“辈”字拉得很长很长,仿佛日子真的过去了很久很久。

  长嬴抚抚她的额角,“傻姑娘,一辈子长着呐,做奴婢多累啊,要做,就做主子。等我出头了,就给你指个体面人家,做正室,再也不做伺候人的活……”

  “奴婢不累!”芍药有些急了,神情严肃地跟长嬴细细掰扯。

  “奴婢伺候姑娘,月月都有份例,虽然不算富裕,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除了接济家里,剩下全是自己的。可若嫁了人,夫君赚的钱,怎么可能给我随便花?

  “不仅如此,我还得把整个家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到时说不定会生七八个孩子天天缠着我烦呢!太亏了太亏了,我可不干!”

  长嬴听着她有理有据地反驳自己,含笑不语。

  坚钝的叩门声打断了主仆短暂的欢欣。

  “姑娘,晚膳送来了,您现在用吗?”

  “拿进来吧。”

  吱呀一声,随着门被推开,一个梳着双丫髻,身穿蓝白相间的葛布褂子的丫鬟款款走进来,手里提着一只梅花雕纹的木盒。

  自翠珠死后,传膳丫鬟就换成了甘棠,她也算是长嬴为数不多能信任的人。

  “姑娘,今儿送饭的长忠说,厨房师傅给您添了两样饭后甜品,不知道您爱不爱吃,先尝尝。”

  说话间她手里不闲,很快一盘盘菜摆满了一桌,算甜品总共七样,分别用青花小瓷碟盛着,分量都不大,但样样讲究细致,先不用说吃,光是瞧着色泽、摆放形状都赏心悦目。

  在吃饭这点上,府里和宫里是共通的。

  大户人家的厨子虽然多,可也难免浑水摸鱼,奴婢们不可能在没好处的前提下,心甘情愿地给每个主子面面俱到。

  所以要想知道谁地位高不高,光是看厨房给他做什么菜就知道了。

  这顿饭,长嬴吃得很舒心。

  十七年来她第一次在这个府里得到应有的尊重,她认定了以后,她能得到的尊重只能越来越多。

  饭毕,甘棠前脚提着空食盒刚走,后脚洒扫丫鬟芹儿进来通报:

  “姑娘,二姑娘请您去云雅居一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