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第二十二章 青腰虫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一颗杏黄 2145 2024-04-19 11:30:00

  香橼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字字都是对方修仪的控诉。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方修仪身上。

  方修仪狠狠剜了一眼香橼,随即神态迅速恢复自然,闲闲摇起了贵妃扇,“那都是她不懂规矩,大放厥词。竟然说什么圣上只宠她一个,几位早入宫的娘娘都人老珠黄,早该被圣上厌弃。

  “而妾不过是看不过新上枝头的草鸡乱叫,才对她小惩为戒。几个耳刮子算什么?那贱人这么嚣张,有人记恨也是当然的,保不齐是谁做的呢!我甩她耳刮子,跟她生烂疮有什么干系?”

  皇后看向香橼:“大郑才人可曾收过别人送的东西?”

  香橼快速回忆了一下,“前两天楚美人送来不少礼品,主子很喜欢,尤其是那盒玉肌膏,前天送来,昨天晚上就用了。”

  楚美人当时就慌了,急忙出来辩白:“皇后娘娘,妾的确送过玉肌膏给大郑才人,可那是妾自己都在用的东西,不可能有问题!”

  丽妃挑眉,一副瞧好戏的模样,冷笑道:“那就把玉肌膏取来,一验便知。”

  皇后一抬手,孙清玉会意,遣了两个人去合欢殿取证。

  方修仪方才还得意扬起的眉毛此刻紧锁在一起,楚美人这出完全在她意料之外,她压根没想到这事还能跟自己人扯上干系。

  她只是被长嬴提醒了一句,便把郑氏姐叫出来羞辱一番出气,但那都是罚跪掌嘴之类的老手段了,再严苛残忍些的毒计,她想都没想过,她也想不出来。

  她毕竟只是刚刚出阁的姑娘,从前要月亮不敢摘星星的娇养在府里,论心思城府,远不及她那一出生就作为皇后悉心培养的亲姐姐。

  她是个凡什么事都拿到台面说的直爽性子,对楚美人的两面三刀尤恨之不及。

  “楚如萱!你怎么还敢给那贱人送礼???”

  楚美人此时也顾不得掩饰什么了,说话都带了哭腔:“娘娘,妾也只是想给自己多找条后路,谁承想出了这档子事,可她的病真的跟妾没关系……”

  “闭嘴!吃里爬外的东西。我不要你了!”

  楚美人又哭又急,脸憋得通红:“娘娘,妾知错了,妾真的对娘娘别无二心……”

  众人看笑话似的看这两人,窃窃私语,这时孙清玉回来了,手捧一只银制小盒,在众人面前打开。

  香橼见了忙道:“皇后娘娘,这便是我家主子昨天晚上唯一用在背上的东西。”

  皇后颔首道:“请姜太医检验。”

  姜太医显然是经历多了这样的场面,轻车熟路把玉肌膏挖去一块,用木棍捻开,放在鼻底闻了闻。

  “皇后娘娘,这玉肌膏表面无异,但气味十分古怪,似乎是添了青腰虫的汁液。”

  “青腰虫?”

  “不错,这玉肌膏的气味与青腰虫的毒液味道极其相似,青腰虫体内毒液,一旦接触到人,人的皮肤就会发红肿胀,严重时甚至溃烂。”

  皇后听得蹙起了眉,看向楚美人,“你如何解释此事?”

  楚美人吓得脸色惨白:“娘娘,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妾要是想给郑才人下毒,何苦要下在妾自己送的东西,等着人去抓?”

  她慌乱扫视四周,看见角落里喝茶的长嬴。

  “长才人,你说,我之前送你那盒玉肌膏是不是没有问题?那是我自己送的啊,怎么可能有问题!你说是不是,啊?”

  长嬴捏着杯盖的手一颤,也跪下道:“楚美人前几日的确给了妾一盒玉肌膏,妾用了半盒,的确没有异样……可大郑才人……妾也不清楚她的情况。”

  “皇后娘娘,您听,真的不是妾,真的不是……一定是有人设计陷害妾啊,求皇后娘娘明查啊!”

  “你的意思是我姐姐故意陷害你了?”

  背后突然响起清冽的女孩子声。

  小郑才人一身素色,眉间揉不散的忧郁。

  她眼眶里转着泪花,朝凤座盈盈一拜。

  “皇后娘娘,妾要为姐姐伸冤,楚美人居心不轨要陷害大郑才人。”

  楚美人眼尾鲜红:“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你这个贱人,说不定是你吃醋拈酸,要害自己姐姐,却反过来污蔑我。”

  小郑才人也不理她,“妾相信皇后娘娘自有明断。”

  眼看求人无望,楚美人索性主动要求搜查自证清白。

  皇后被这两人吵得头疼,直按眉心,叹口气道:“孙清玉。”

  孙清玉三十上下的年纪,伺候皇后有十余年了,早有了主仆默契,他一甩袖子,率了十余太监去雪阳宫搜查。

  一炷香的功夫后,楚美人已经跪得头晕眼花,孙清玉终于回来了。

  “回禀皇后娘娘,楚美人宫里没有查到任何可疑物。”

  楚美人松了口气,得意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小郑才人,对方却没看她。

  接下来的话,孙清玉说出来鼓足了极大勇气。

  “不过……有人碰巧在方修仪的宫人婉心身上发现了可疑之物,或许与大郑才人的事有关。现在人已经扣下,还请皇后娘娘定夺。

  “怎……怎么可能,本宫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方修仪此时的脸色,比她身后那只白瓷瓶还要白上几分。

  皇后也是猝不及防,愣怔了片刻,始作俑者都快敲定了,怎么转来转去,又转回自家妹子身上。

  她揉揉被凤冠压得酸痛的脖子,眼神疲惫,“孙清玉,把人带上来问话。”

  殿外阵阵呜咽,越来越近。

  婉心一进殿就扑在方修仪脚边哭道:“娘娘,娘娘,救救奴婢,救救奴婢!”

  方修仪的脑子快用不过来了,她一面安抚着婉心,一面慌乱地看向皇后,而皇后也在看她。

  她从未见过姐姐那样的神情。

  是失望,是责备,就是没有关心。

  她垂眸,默默扯下婉心抓着自己裙摆的双手甩开。

  孙清玉顺势扯过婉心的两臂往后狠狠一别,后者不得不跪伏在地上。

  此时姜太医检验完孙清玉带回的物证,已经可以确定,里面装的就是青腰虫毒液。

  皇后问:“婉心,这瓶毒药你如何解释?”

  婉心垂着头,“娘娘明察,奴婢也不知道那腌臜东西是怎么跑到自个身上的。”

  “那你可曾去过什么地方?”

  “奴婢只去过浣衣房,可是什么人也没见过。”

  看婉心拒不承认,小郑才人冷声道:“既然这么嘴硬,不如动刑审讯,还能快些,我就不信,把她的骨头夹断了还会吐不出实话来!”

一颗杏黄

下章开始入V,感谢一路坚持看到这里的朋友,求收藏,求票,求订阅~   纯新人新书,许多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提出建议和意见,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互动,我会努力越写越好的。   祝亲们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