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四爷别装深情了,夫人不要你了

第5章 预产期是明年

四爷别装深情了,夫人不要你了 空调 1897 2024-02-23 17:24:12

  十二点多。

  等她到的时候,宗珩恩已经在客厅坐着了。

  沙发上宗老太太热情冲徐岁岁招手:“岁岁来了啊,快过来坐会儿,一会就吃饭了!”

  “哎好。”徐岁岁收敛心绪,强打起精神,去到宗老太太身边坐下。

  她刚想为自己的迟到而道歉时,斜对面的小姑子宗婉君先是不满:

  “四夫人架子不小啊,吃个饭还得三催四请,让几个长辈饿着等你!”

  “对不起......”

  徐岁岁张嘴便是道歉,下意识想解释,老太太握着她的手,慈祥又体贴:

  “不碍事,年轻人嘛,晚上不睡白天起得晚些也很正常。”

  说这话时,宗老太太意味深长地连带看了一眼宗珩恩。

  徐岁岁跟着老太太的视线看向宗珩恩。

  见他清冷矜贵的五官,那眉宇间漫不经心的寡淡,与他在床上动情时的样子天差地别......

  思绪不由联想到昨晚几次疯狂索取,徐岁岁心跳加速,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时,下人端了两碗褐色的药汤来——

  老太太连忙说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搜罗来的滋补方子,对你身体有好处的,晚点我让人包好给你带回去,每天晚上煲一碗喝......”

  徐岁岁脸色顿时尴尬僵住。

  她跟宗珩恩结婚后,老太太隔三差五地明示暗示想抱孙子的心。

  可宗珩恩压根就没想过要维持这场无爱的婚姻,自然不可能让徐岁岁生出孩子,多加麻烦......

  这三年来不是他做措施,就是她吃药。

  现在楚熙芸回来了,他们也已经离婚,孩子什么的,就更是不可能了。

  宗老太太没顾上徐岁岁为难的脸色,自个接着说道:

  “呐,明年是龙年,这生肖最好了!能赶在明年生那肯定不能拖到后年啊,我看过日子了,你们要是这两个月怀上,那预产期就是明年的......”

  老太太越说越起劲,眼里都放着兴奋的光。

  宗珩恩打断:“奶奶,您这样给她太大压力了。”

  徐岁岁只是看了眼宗珩恩,没着急作声。

  看着好像在帮她说话,实际不过是拿她当挡箭牌罢了。

  宗老太太:“是是是,我是着急了点,但你们也得当回事抓把紧啊,这都三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别不是这两人没往孩子方面使劲出力吧?

  徐岁岁提声回道:

  “奶奶,我今天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医生说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呢!”

  话音一落,老太太和小姑子,包括一边等着伺候的下人都看向宗珩恩。

  四夫人的身体没问题,那有问题的不就是......

  宗珩恩眉头轻蹙,有些莫名地看向徐岁岁。

  她这三年来一向乖巧,从没有过性子脾气,说什么都是点头应好,这会居然把火往他身上引?

  这让宗老太太脸色也很是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徐岁岁见势紧接找补道:“不过医生跟我说,影响受孕的因素挺多的,心情也很重要,越是焦虑着急就越是怀不上,心态放松顺其自然,反而会有意外之喜......”

  这样一说,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些,“行,我也是提个醒,早生晚生都是要生的,希望我这把老骨头能坚持到看到曾孙的那天!”

  徐岁岁挽着老太太:“奶奶您说什么呢?您身子好着呢,我还指着您到时候帮我带带孩子呢!”

  老太太笑:“哎哟,我这么大年纪了哪里还能带啊,教教你还差不多!”

  “那我不管,我什么都不懂,只能指着奶奶您了......”

  “哈哈哈哈,好,到时候我给你带,我伺候你月子......”

  老太太那笑得嘴角都快要咧到耳后根去了,仿佛徐岁岁已经怀上了似的。

  两人正说笑着,下人插话进来:“老太太,您该吃药了。”

  老太太起身。

  走没两步,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看着沙发上的宗婉君,瞬间变脸:

  “你赶紧把药喝了!”

  四十好几岁的人了,结婚这么多年,一个蛋都没下,真是丢脸!

  宗婉君不悦撇嘴,看着老太太离开的背影,把怨恨的眼神投向林岁岁:“花言巧语的贱骨头!”

  就会捡好听的哄骗老太太,真让人不爽!

  徐岁岁眉头一皱,心有不喜,却碍于宗婉君是小姑,没有作声。

  可宗珩恩不惯着。

  “三姑,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少说点,也不至于这么讨人嫌!”

  “呵你个小崽子,你还护上了?”

  宗婉君倏然起身,看宗珩恩的脸色也满是讨厌:

  “在奶奶面前装装也就算了,跟我装什么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要是让奶奶和爸爸知道了,你能好过?”

  说着,眼睛在宗珩恩和徐岁岁两人身上转悠,大有看戏的意思。

  徐岁岁抿了抿唇,视线不由落在宗珩恩身上。

  宗珩恩性子孤僻,人情寡淡,不说他对外人,对家里人都是就事论理。

  尤其是三年前结婚,集团由他掌权后,查出名下由三姑宗婉君管理的子公司挪用几千万的事,不问缘由也半分不顾念她是他姑姑,竟然直接报警把她送进了派出所!!

  听说当时那事闹得挺大的......

  面对宗婉君得意的威胁,宗珩恩神色丝毫未变,墨深的瞳透着几分无畏不屑的冷。

  “你有这份闲心关心别人,不如多操心操心自己。”

  “听说下个星期你的画廊开业?到时我会让人准备一份贺礼送上,三姑注意查收。”

  是贺礼还是别的,全看她是否安分了。

  “你——”

  被反威胁的宗婉君气得语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