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配娇骨玉香,男主追着宠冠全京

014 姜沉鱼只身当说客

  “沈大人来咱们府上了。”

  “沈大人是不是为了六小姐才来的?”

  “好像是找老爷商量什么事。”

  “我觉得就是以这个为借口,老爷都不罚六小姐了。”

  “就是,肯定是沈大人暗中授意了什么,不过不能放到明面上来说罢了。”

  “对啊对啊,沈大人肯定还是会顾及六小姐的名声的。”

  “唉,沈大人真是个顶好的男子,可是沈大人却不是个好官。”

  ……

  “你们该扫地的扫地,该浇花的浇花,都聚在这里做什么?”是彩云的声音。

  下一秒,敲门声响起。

  “小姐,你醒了吗?”

  姜沉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你进来吧彩云。”

  “你把鱼洗和手帕放在这里就行,我自己梳洗。”姜沉鱼打了个哈欠,余光看见门边的人儿没有动弹,疑心地看过去,只见彩云领着个半人高的小男孩站在那里,再细看一眼,小男孩是认识的人。

  “小满?”姜沉鱼光脚下床,好奇地走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姐,这个小公子一大早就找到府门口说要见你,守门的阿强诳他到偏门去等你,眼巴巴等了好久,咱们院里的红儿出去采买,去时见他在那儿,回来时还见到他,觉得不对劲,上前一问,就把他带进来了。”

  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事,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呢,小满就自己送上门了,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

  “小满,你找我做什么?”

  小满抿着唇不说话,只把目光往彩云身上落。

  姜沉鱼会意,吩咐道:“彩云,你去支些钱,给你和红儿一人添几样首饰,再带句话给阿强,如果他做事再这么马虎,我就让爹换了他。”

  见彩云离开,小满才开口道:“沉鱼姐姐,昨天晚上我没有打贪官,我是不愿的,他们非让我去。”

  “你们管沈让尘叫贪官?”

  “嗯。”

  姜沉鱼在小满面前蹲下,用手理着他额前的碎发,道:“我当然知道,小满因为被别人欺负,所以最讨厌欺负别人的人,自然也不会做出欺负别人的事,不过……是谁让你们去打沈让尘的?”

  “裴煜哥哥不让我们说——唔。”小满捂住自己的嘴。

  姜沉鱼浅浅笑道:“你说的裴煜哥哥,是谁呀?”

  “就是一个又高又瘦又奇怪的人,他刚来的时候满口之乎者也。”小满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妥协道,“好吧,我也觉得裴煜哥哥这样做是不对的,打人是不对的。可是,裴煜哥哥说什么,这叫以暴制暴,这是对付贪官的一种手段,还说,只有我们强硬起来,贪官才会放了清嘉姐姐。”

  “清嘉姐姐?”

  还没搞清楚这个什么裴煜哥哥的来头,怎么又多了个什么清嘉姐姐。

  “清嘉姐姐是我们村的村长,但是她被贪官抓进了大牢关起来,裴煜哥哥跟我们说,如果我们一直不反抗,新来的这个贪官会和以前的贪官一样觉得我们好欺负,把我们一个一个全都抓进大牢。刘二、李五他们都觉得裴煜哥哥说得对。”

  “这样吧,小满,你带我去见你说的那个裴煜哥哥,我呢,有些话想问他。”

  听小满的描述,感觉这个裴煜是个法律意识薄弱的愤青,如果放任不管,不知道他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他目前还只是教唆小孩子去找沈让尘麻烦,万一他之后雇杀手要沈让尘的命怎么办。

  沈让尘要是死了,她还怎么回现实世界。

  看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这个裴煜,她是一定要去会会的。

  有小满指路,马车很快驾进一个小村子里,停在了一户溪边的人家门口。

  “沉鱼姐姐,就是这里了。”

  从木栅门望进去,一个清瘦的男子正用木炭在一块立着的板子上写写画画,木板前方蹲坐着许多孩童。

  看到小满领着一个陌生女人走进院子,裴煜一脸狐疑地站起身。

  未等裴煜开口,姜沉鱼先道:“小满,你先和你同伴出去玩,我和你们的裴煜哥哥有话要说。”

  小满很听话的照做,带着自己的同伴们蹦蹦跳跳地离开,望着这个满脸麻子的陌生女人,裴煜皱起眉头,顿生敌意:“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其实不重要,我来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再试图继续做伤害沈让尘的事情,那么你和你所憎恨的那些草菅人命的贪官没有什么两样,更何况沈让尘不是贪官。”

  “切。”裴煜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神情,“我当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原来是沈让尘的无脑钦慕者。”

  “我不是他的钦慕者,我只是希望你在搞清楚状况之前不要再做冲动的事,这样不但会害了你,可能还会造成无辜的受害者。”

  “我冲动?”裴煜摊开双手,“我冲动什么了?现在的状况还不够清楚吗?在沈让尘来之前,州中长官苛民苛税,所以清嘉被他们抓了去关到现在;沈让尘来之后,我以为他是打京城来的,会清正一些,没成想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贪心都写在脸上了,官商勾结,根本不给百姓活路!难道你要我以德报怨吗?可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说着裴煜情绪激动起来,青筋暴起,不断地向前挪。

  姜沉鱼往后退了几步,指着太阳说道:“你先别激动,你看太阳,你看太阳旁边有什么?”

  裴煜眯着眼望了望天,觉得姜沉鱼在耍他,怒目盯着她,道:“太亮了,什么都看不清!”

  “如果光明等于正义。”姜沉鱼字字有力地说道,“那么绝对的正义和绝对的黑暗一样,都会让人看不清事实。”

  “你……”暴怒的裴煜忽然觉得一阵耳鸣。

  院子外,沈让尘和冯薛立在墙边。

  “大人,我们还要在外面站多久?”

  沈让尘动了动眼皮,转身离开:“回去吧。”

  “大人,我们好不容易根据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了捣鬼的人,确定不去把他捉拿归案吗?”

  “都说了回去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