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配娇骨玉香,男主追着宠冠全京

017 反转

  数日过去。

  码头。

  一群肥头大耳的商人情绪激动,一队官兵在卑微维护秩序。

  “不是说这儿的官府高价收粮吗?怎么说调粮价就调粮价?”

  “就是,我们来这儿两三天就晾我们两三天,再这么下去,我们船上的粮食都要坏了!”

  “把沈让尘给我叫来!他这不是骗人吗!!!”

  ……

  话说,这些商人都是听说了沈让尘中饱私囊的勾当之后,拉了满船粮食想来大赚一笔的趋炎附势之辈。

  没成想,一船又一船粮食泊在码头之后,事态却发生了巨大转变,官府张贴出了调低收粮价格的告示,勒令昌州所有商铺贩粮时不得高于官府定价。

  外地粮商们彻底傻眼,无奈一船又一船的粮食不能在水上停泊太长时间,只得贱卖给昌州百姓,当然也有一些不服气的粮商闹事,沈让尘俱是派官兵镇压下来,旁的一概不理会。

  眼看闹不出结果,那些头铁的粮商实在不忍自己的粮食烂在船上,只好赔本处理,灰溜溜离开昌州。

  事情到这个地步,众人才知沈让尘此前的举动原来是在下一盘大棋,一时之间口碑重新陡转直上,大街小巷都流传着他沈让尘的美名,深闺小姐私下里无不讨论他的。

  这一天,姜家上下俱着新衣恭候在府门口,沈让尘领着一个自京城来的公公来宣读御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姜氏第六女,以身入局、用心良苦,特颁佳人帖,以示嘉许,钦此。”

  姜正安忙跪拜道:“谢主隆恩。”他身后的女眷们亦是随之跪拜。

  宣旨的公公合上诏书,递给姜正安,尖声尖气说道:“姜大人无需多礼,快快接旨吧。”

  姜正安诚惶诚恐地接过这一封快马加鞭而来的诏书,说起来,他上一次接到诏书,还是自己正六品通判的任职书,时隔多年,竟然因为自己的女儿再获殊荣,偏偏这个女儿自己平日里关注最少,可谓是世事难料啊。

  公公漫不经心地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圈,翘起兰花指指了指角落里跪拜的姜云枝:“想必你就是足智多谋的姜家六姑娘吧?”

  话音刚落,一旁的沈让尘便把目光毫无保留地转向姜沉鱼身上,只见姜沉鱼虽是不敢抬头,却是用手肘轻轻推了推身旁的姜云枝。

  姜云枝很沉得住气,不卑不亢地拜了拜,道:“正是小女子。”

  公公用手摸了摸鼻子,拉长了音调继续说道:“官家听说了你的事,觉得你很好,有想法也能扛事,所以特别开恩颁给你佳人帖,姜六姑娘莫要辜负官家的期望。”

  “多谢公公提点。”

  姜正安上前道:“高公公和沈大人能否赏脸在寒舍用饭?”

  “姜大人赐饭,本不应辞,只是洒家奉官家的命,还有些事要单独跟沈大人谈,实在不便耽搁。”公公转身欲上马车,一只脚已踏上车前横杆,“姜六姑娘的佳人帖可是昌州城里头一个,这样天大的好事,姜大人必是少不了宴请各方,洒家就不多打扰,这就告辞。”

  “恭送高公公,恭送沈大人。”姜正安长拜一揖,其他人也跟着行了大礼。

  陆氏上前扶起姜正安:“老爷,我觉得高公公说得在理,小六儿的佳人帖是独一份儿的,合该宴请些宾客,热闹热闹,也叫人家知道我们姜家出了这样个人物。”

  “对……对……”姜正安喃喃道,连忙去扶起姜云枝,“小六儿,爹之前错怪你了,你怎么什么都不争辩?”

  “我……”姜云枝将目光转向姜沉鱼。

  她本以为姜沉鱼是要置她于死地,可是为什么……?

  难道,我误会她了?

  见姜云枝眼中有犹豫,姜沉鱼生怕她不小心说漏什么,忙道:“这谋划若是说出来叫人知道了去,那就不成了。”

  沈辞盈也附和道:“六妹妹素日就是个不张扬的性子,有什么委屈常常忍了就过去了。不过这次爹爹罚六妹妹罚得狠了些,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隐隐的疼。”

  姜正安拍了拍姜云枝的肩膀:“难怪就连天子也说你是个能扛事的孩子,走,回府去吧。”

  众人都沉浸在姜云枝获得殊荣的喜悦之中,簇拥着姜云枝,你一言我一句地回了府,姜沉鱼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溜走。

  见姜沉鱼靠近,躲在墙角偷看的裴煜连忙转身疾走。

  “裴煜,你给我站住!”姜沉鱼大喝一声。

  裴煜顿住,跺了跺脚,心一横,转过身去:“怎么了,我路过不行吗?”

  “路过?”姜沉鱼轻眯了眯眼,了然道,“你是有事找我,但又不好意思吧?”

  看着裴煜脸涨得通红的样子,姜沉鱼继续说道:“现在你看到了,我没骗你吧?”

  “对不起。”裴煜飞快地说道。

  姜沉鱼明知故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对不起……上次的事。”裴煜的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事?毕竟你做错的事可不止一件。”

  裴煜无地自容,转身要走,姜沉鱼忙拉住他:“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说吧,你来找我干嘛?”

  “倒也没别的,就是想找你道个歉。”

  “上官清嘉的事呢?”

  “听了你那天的话,我去找了沈大人,他竟然真的愿意帮我查……我以为他跟别的官员一样,只知道用敷衍的话来搪塞我,你说得没错,沈大人是个勤政为民的好官。”

  “看吧看吧,你还不信,跟我大小声。”姜沉鱼勾了勾唇道,“那沈大人查得怎么样?”

  “据说,上官清嘉被抓进去的第二天就被人保释出去了。”

  姜沉鱼不解地问道:“若是被人保释出去,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消息?”

  “我也觉得很是奇怪,我担心上官清嘉遇到了什么麻烦。沈大人给我查到了个地方,是当时保释人登记的时候留下的信息,我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裴煜眼神坚定地说,“所以今天,也算是来跟你道别的。”

  刚走没两步,裴煜回头道:“对了,如果我能好好回来,我们交个朋友吧。”

  转角处,江舟寒倚着墙,丹凤眼中闪出落寞:“口口声声说会补偿我,结果这一连好几天都不曾想起过找我,转头就跟别人交朋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