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二嫁权臣

第9章 打小抄吗?我熟手

二嫁权臣 虞幼微 2054 2024-03-20 20:10:00

  “宫里头递了话,说是皇后娘娘与瑶儿你有眼缘,准备给你赐婚呢!”

  “什么?!”

  联想到不久前的争执,周星瑶变了脸色。

  怪不得舒王可以大摇大摆的翻墙入府,原来早就留了后手,只要皇后开口,她的余生就能被轻易拿捏。

  所谓赐婚,肯定不是赐给睿王了!

  苏氏瞧出了她的惊慌无助,叹了口气:“娘亲自然也替你担心,祖母年纪大了,更深露重不方便进宫。明日……明日或可有转机。”

  “娘,您是知道的,女儿今后只可能是睿王府邸的女主人!他是要问鼎天下的!倘若现在被随便指了婚,女儿这辈子就毁了呀!”

  她本打算徐徐图之,不必将野心过早写在脸上,才能够更稳妥的占他心房。

  可局势逼人,她等不起了。

  苏氏只能在旁边安慰疏导:“别急,再怎么样,还有肃妃娘娘帮忙呢!祖母这么疼爱你,去宫中说句话的事……”

  “可是,之前姐姐说,肃妃看重正统。说到底,女儿不算是国公府的血脉,她真的会为了女儿的幸福,去开罪皇后么?”

  周星瑶的反问,让苏氏陷入了沉默。

  谁都明白中宫之位稳如磐石,因为其身后有父兄撑腰。肃妃就算得宠,区区国公府也无法和三朝元老,护国将军相提并论。

  这一夜,注定难以入眠。

  *

  次日大清早,老太君换上了诰命服,入宫陈情。自那之后又过了几天,赐婚的事,仿佛暂时被搁置,无人提及。

  就在周星瑶归于平静时,皇后准备了一场曲水流觞,遍邀京城闺秀。她又再次惊惧,生怕自己被盯上。

  然而,若是推诿不去,错过了展示自己的机会,还得罪皇后,实在不划算。

  思前想后,终究还是应下了。

  衍庆阁内,子衿哼着小曲准备早膳:“嗯……香!还原度虽然没有那么高,但是和三皇子殿下带来的那份,已经很像了。”

  周清懿哑然失笑:“是有多好吃,让你记挂好些天?来来回回麻烦小厨房许多次了,也不怕你的好姐姐烦你。”

  “她才不会呢!”子衿将糕点呈上来,“大小姐您尝尝,味道如何?”

  她抿了一口:“自然是极好的,不错。”

  “大小姐方才不是问奴婢,为何要记挂这一小份糕点吗?因为这不是殿下的赏赐,而是他给奴婢,像朋友或者兄长那样递给奴婢吃的!”

  说到这,子衿眸中短暂闪过一丝黯然。

  周清懿这才想起来:眼前开朗活泼的丫头,早早被卖进了国公府。旁人都是怨声载道,子衿却没有。

  “哥哥很疼我,但是老天爷对他不好,让他生了很痛的病。为了给哥哥治病,我是自愿来这儿的。”

  进府之后,失了人权尊严,也没了真正关心她的人。

  直至……

  遇见谢晏词。

  “皇后娘娘下了请帖,后日我就能进宫了。”周清懿握住子衿的小手,有意调侃道,“到时候,舒王殿下肯定也在。你再向他讨要些吃食,如何?”

  “嘿嘿好呀!”

  子衿露出了笑颜,悄声补充了一句:“三皇子很好,总是帮着大小姐,看到您舒心,奴婢也跟着高兴。”

  到了进宫当日,周星瑶没有像之前那般走到前头,反而与周清懿结伴而行,似乎有话想说。

  “妹妹面色不虞,这是怎么了?”

  “说来也不怕被姐姐笑话,其实,相比于那些诗文,我更爱歌舞。近些年没有多加研习,害怕丢了国公府的颜面。倘若姐姐能帮衬一二……”

  她随即笑着打断:“妹妹若说自己不擅诗文,那我就更不行了。家中贫苦,我可是一日私塾都没去过。”

  但前世都是太傅级别的人物亲自教授,并不用与其他人挤一间小屋。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谢琰清带来的为数不多的便利。

  周星瑶见状,也不好再坚持,眉宇间的忧愁不减。

  皇后有心在御花园中拨出一块空间,提前命人布置了场地。曲水流觞,大概率只是个幌子,谁也不清楚她想要做些什么。

  姐妹俩刚坐定,就有宫女举着托盘过来,挨个放些新鲜果子以及茶点。相较于家中的,自然算是精致。

  “姑娘请用茶。”

  某位宫女走上前,将托盘放下,有意挡住周星瑶的视线。

  糕点重叠堆放之处,有纸张露出一角。

  她狐疑抬头,却见宫女微微颔首。

  “多谢。”

  周清懿顺势尝了块糕点,将那张纸条藏在掌心,确认无人注意自己,才偷偷展开。

  【我来帮你打小抄,看背面!】

  她的记忆力极佳,有着过目不忘的能耐,却从不会展示于人前。这首诗她没见过,匆匆一瞥却为诗中其境震撼。

  毫无疑问,这是舒王的手笔。

  “各位闺秀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待到皇后身边的嬷嬷公布规则,她才明白舒王为何选择提前“泄题”。

  重金之下,能人异士很容易被皇室招揽。特制的杯盏颜色形状各不相同,命题就在茶水中央。厨子将巧思融入其中,能让字迹不散,同时又能安然饮用,属实难得。

  众人认知里的周清懿,目不识丁,说些浅显易懂的大道理可能行。但是论作诗,就要落于人后了。

  一旁的周星瑶攥紧手帕,始终盯着源头那边的动作—

  “姐姐你看!好像停了!”

  绮色罗裙的女子起身行礼:“臣女是京中李大人家的,拜见皇后娘娘。”

  嬷嬷捞起杯盏:“请李姑娘以雨为题眼作诗一首。”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这位姑娘看着文弱,说起话来却带着与生俱来的气势,脱口而出的诗句,也夹杂着不羁。

  凉亭里的皇后点头赞赏,当即赏了一枚金镶珠石秋叶簪。

  酒杯继续顺着水流往下,二人同为国公府千金,坐席居于上首,因此很容易就会面临命运的“眷顾”。

  停住了!

  还是两个?!

  一蓝一粉卡在了石块缝隙处,嬷嬷笑着走来,亲自捞出杯盏—

  “果真是天意?奴婢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形,不知二位小姐,谁先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