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二嫁权臣

第24章 是我先甩了你

二嫁权臣 虞幼微 2043 2024-03-28 20:10:00

  谢琰清仿佛一夜之间清瘦了不少,淡青色的胡茬也无暇清理,眼眶略显凹陷,玉冠也歪了,加上那双无神眼眸,还有那么点委屈巴巴的意味。

  周清懿见此情形,心底爽快,脸上却要流露出关切。

  “殿下受苦了……”

  “懿儿,是本王的错。”他嗓音喑哑,干裂的唇一张一合,诚恳道歉,“当时本王喝多了,久等你未来,就先进厢房歇息。后面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还以为是你,就做了那样的错事!”

  呵,意思是,倘若那人是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帝后眼皮子底下颠鸾倒凤?

  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在意旁人的名节,他还是那个谢琰清。

  周清懿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多浸泡点手帕了。先前催泪的帕子用完了,现在只能硬挤眼泪,还有点困难。

  “王爷,别说了。”贝齿紧咬红唇,痛意激出几滴清泪,“臣女已经想明白了,愿意后撤一步,以全您与妹妹的情意。”

  “……你,你说什么?!”

  “妹妹在皇后娘娘面前,为了维护王爷,被打成什么样,您也是亲眼瞧见的。以她的出身,本可以嫁给门当户对的公子做正室,却也为了您沦落成暖床婢女。这对一向看重名声的妹妹来说,不亚于灭顶之灾!臣女愚笨,对你们之间的感情竟未察觉,现如今,只求王爷善待妹妹,别寒了她的心!”

  谢琰清的表情先是错愕,随后尴尬,听到最后,仅剩下难以置信与一丝丝的愤怒。

  是啊!

  他是天之贵胄,生母在宫里几经沉浮,还是坐稳了宠妃的位置。哪怕他一时惹恼了帝王,也有很大胜算重获圣心。

  京城哪家闺秀,不倾慕于他?

  左不过就是提前纳了她的妹妹周星瑶,她怎可不识好歹,退了婚约?!

  “懿儿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都不大敢高声与人言。没成想,却是个傲气的女子。”

  “殿下这是何意?”

  谢琰清自嘲一笑:“男人三妻四妾于我朝再正常不过,本王曾经许诺你,今生永不纳妾,要与你共白首。却因为阴差阳错的祸事,教你如此不开心,以至于要与本王划清界限!本王的事,当真这样难以原谅?”

  你说呢?

  周清懿腹诽,眼泪也要被风吹干了,只能换个法子,以楚楚可怜受委屈的表情示人。

  “殿下误会臣女的意思了。臣女不是介意殿下纳了妹妹,而是担心您真正心仪之人并非臣女。如此一来,倒会让您和妹妹之间生了嫌隙。”

  “本王专情于你!对瑶儿,只是兄妹情罢了!”

  他说谎的时候,还是那样真挚,眸底星光很容易让人陷进去。

  她再次后退,行了礼:“王爷您是清楚的,妹妹从出生起,气运就远胜于臣女。倘若臣女为正妃,她是婢女,身份上的差异很容易让姐妹离心。家中祖母曾耳提面命教导臣女,务必要让家宅安宁,故而,这桩姻缘还是给妹妹吧!臣女运气向来差劲,恐怕会给睿王府邸带来灾祸。”

  “你!你为了不嫁给本王,竟不惜如此贬低自己?!”

  “王爷既然这样想,臣女无可辩驳,那就当是事实吧。”

  她转身离开,决绝到不给他言语的机会。

  怕走慢了,就会让他发觉蔓延到脸上的笑意。

  *

  毓秀宫里,谢琰清与肃妃相向而坐,谁都没有开口。

  良久,肃妃猛地拂去桌上棋子,怒不可遏:“就因为你出了丑,连累本宫被江公公拦在养心殿外,至今都没见上你父皇!本宫不是不允许你纳妾,都跟你提前知会好了,先暂时放放那位美娇娘,你何必这样心急?!”

  “是儿臣的错。”

  “晚了!”她叹了口气,“周家那位大小姐,果真说了要退婚?你没有做挽留么?”

  “儿臣好言相劝,却没任何改变。”提到此事,他的脸色也逐渐阴沉,“朝堂之上,为了笼络人心,儿臣也曾笑脸迎人,适当放低姿态。可她,凭什么?!难不成让儿臣跪着求她?!”

  自然不能。

  肃妃也有她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谢琰清朝着一个女人卑躬屈膝。

  “既然人家不肯,那就算了。国公府并不上心的千金,还不如寻常百姓家里受宠的姑娘。”她轻敲着桌面,仔细回忆道,“不过,说起来……三皇子当真是无心之举么?本宫怎么觉得,他是故意把众人引过去的?”

  “他就是个口无遮拦的傻子,哪有这心机?”

  “谢晏词是资质不足,可他有皇后指点啊!这一局,我们都被她拿捏死了!还真是只千年狐狸!”

  而此时此刻,作为城府深重的老狐狸,皇后正在择选送给闺阁淑女的礼物。

  “母后,这桃红色就别拿出来了吧?人家又不是做小妾,颜色还俗。”

  “言之有理,换一个!”

  谢晏词盯着琳琅满目的珍品:“母后,您觉得,我两只手加一个头去顶缸,这些东西能拿完么?”

  “好像……是有点多。要不,本宫把周姑娘叫来凤鸾宫,让她挑喜欢的拿回去?”

  “母后,这能叫送礼吗?”

  谢晏词再次濒临失语:“算了算了,这件事交给儿臣处理就行。您呢,就负责慈眉善目,跟懿儿聊聊天就好。”

  说着,他就被皇后腰间的暖玉吸引—

  “嗯?那天晚上,儿臣好像看到懿儿也有类似的玉佩。应该是父皇赏赐的?”

  “……你说这个?”

  她尴尬的解下暖玉,直接塞进谢晏词手中,像是抓了烫手山芋一般。

  “是啊,近距离观察就更像了。”

  “那正好,你也佩戴在身上。”皇后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转头吩咐嬷嬷,“听说周姑娘爱吃,你别让御厨做那些普通菜式了。就派人从民间寻几个大厨过来,更符合她的口味。”

  他摩挲着暖玉上的纹路:大概率就是一对,毕竟中间的花瓣少了另一侧,最上头的龙纹也短了一截。

  不过,她慌什么呢?

  有关帝后的过往,他还是没能参透。总感觉是成天闹别扭又打不散的一对,隐约有点向往这样的父母爱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