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玄学大佬她是粘人精

第八章 解决

玄学大佬她是粘人精 永恒的坚持 2058 2024-03-26 23:51:53

  傅矜一把握住,往前那么一甩,劈向近在咫尺的攻击,不过一瞬间的事,就见这气势汹汹的飓风,直接就被劈散开来。

  满天残花纷纷飘落,不再有刚才的威势。

  桃花妖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奋力使出来的招术,就这么被对方给破了。

  她立马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顾不得其他的了,逃命要紧。

  可是,一个转身的瞬间,自己突然就被抓了个正着。

  傅矜的速度很快,在众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桃花妖的面前,她纤长的手指掐住对方的脖颈,只要再用点力,这桃花妖就不复存在了。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桃花妖完全没了刚才的倨傲,她悔恨地流下眼泪,苦苦哀求:“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就把精气还给他。”

  傅矜朝她露出了一抹微笑,在她以为自己能被饶恕时,又听对方说:“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桃花妖一双漂亮的眼眸,瞪得老大,像是不敢相信,看起来好似仙女般漂亮天真的少女,性格居然如此恶劣。

  先是给了她一点希望,然后又残忍的决定她的命运。

  傅矜无视她的怨恨,手中的力度加大,点点灵光从手指溢出,压得桃花妖彻底喘不过气来,不过几秒时间,就直接灰飞烟灭了。

  死到临头再来悔改,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一开始她之所以给桃花妖一个机会,说只要主动交出精气归还给宋严志,她就能饶了对方的性命,纯粹是想起了自己。

  同为活着而努力,这让傅矜起了恻隐之心。

  否则按她的所作所为,早就可以直接杀了,何必浪费口舌。

  第一次办事,这心,总会柔软些。

  可惜,对方没有好好珍惜。

  桃花妖被彻底解决后,宋严志等人才敢走上前,目光敬畏的看向傅矜,心里有些激动。

  今晚所发生的事,实在是颠覆了宋严志和陶叔两人的世界观,原来这世间真的有妖,也“吃”人。

  傅矜手里的鞭子重新化为玉佩,佩戴在了脖颈上。

  她轻轻拍了拍手,朝着他们微微一笑,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般单纯无害。

  可亲眼见证刚才一战的众人,哪里敢把傅矜当一般女孩子看待。

  宋严志擦拭额头的虚汗,连忙说道:“谢谢大师。”

  “客气了。”傅矜颔首。

  陶叔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连忙询问:“大师,那老爷的身体?”

  “没事了,桃花妖已死,被她吸收的精气,自然也都回到宋先生的体内,”傅矜说着,拉开拉链,从包里取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符纸,递给宋严志说:“这个你拿着,除了洗澡的时候,其他时间都要一直携带。大概一个月时间,就能彻底恢复了。”

  “好好,谢谢大师,”宋严志连忙接过,心里终于能松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但从陶叔和杨道长刚才的反应来看,肯定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大师,不知这报酬...”

  傅矜想了想,给出了个数字:“十万。”

  宋严志一怔,有些惊讶。一旁的杨天明也有些错愕。

  傅矜见他们的神情,眉眼一蹙,“怎么,嫌贵?难不成你的性命不值这些钱。”

  能住得起这么豪华的别墅,肯定不缺这区区十万块,总不会是一毛不拔的小气鬼吧!

  宋严志连忙摇头,赶紧解释:“大师误会了,我是觉得会不会少了点,莫不是少说了个零。”

  他主动提高价钱,心里打着算盘,想借此和傅矜交好。

  更何况,这次他请来的半吊子杨天明道长,对方要的报酬可是五十万。

  最尴尬的莫过于杨天明了,他心虚的缩着脖颈,不敢开口半句。

  这姑娘能力强大就算了,还不贪财,这让他情何以堪!

  傅矜这才明白过来,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解释,直说:“十万是最合理的价钱,其他的不必多问。”

  “好,那我现在把钱转给你。”宋严志说着,拿出手机,直接把钱转给了傅矜。

  傅矜看了眼余额,笑得眉眼弯弯,第一单就挣了十万块,回去跟清源师兄炫耀去。

  管家陶叔看向一片狼藉的桃花林,很是称职的开口:“老爷,我这就找人来收拾下花园,要不然明天太太和两位小姐回来看到,也不好解释。”

  宋严志看了过去,点了点头,是该好好收拾下,要不然明天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等等。”他突然想到什么,立马又说。

  陶叔停了脚步,看向老爷。

  不过他没有看自己,而是对着大师说:“大师,您刚才同那个精怪说,她是得了我的帮助,才成功开智的,这是什么意思?”

  “不用喊我大师,叫我傅矜就好。”可能是因为自己年龄小,对方又比她年长许多,所以他喊自己大师时,傅矜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宋严志看出她的不自在,迟疑了下,作出决定,“那我称呼您傅矜小姐好了!”

  傅矜是年轻,或许还未成年,但在宋严志心里,可不敢随意将她当成晚辈看待。

  她除妖时的气势,着实让人深感敬畏!

  “随你。”傅矜没有过多要求。

  她伸出手指,指向距离不过五米远的地方,那里矗立着一块三岁孩童般高大的石头,说:“那是你搬来的吧!”

  “对啊,”宋严志点了点头,陷入了回忆,“我记得那是十年前,我带着老婆孩子们出去露营,游玩的时候在山里发现,孩子见着喜欢,就一起带回来了。”

  当时,孩子们都还小,见着有趣的东西,便哭着闹着说想要,为了安抚孩子,他也只能答应。

  于是这块石头就被带回了别墅,一放就是十年。

  傅矜了然,似笑非笑说:“我是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太衰了些。”

  宋严志不懂傅矜的意思,只是苦笑说:“要是运气好,又怎会摊上这种事。”

  “也是,”傅矜点头,很是直接道:“有些时候,有眼无珠也是一种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