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玄学大佬她是粘人精

第十章 一线生机

玄学大佬她是粘人精 永恒的坚持 2008 2024-03-27 23:52:18

  他的二弟子清源走了进来,神情激动的说:“师父,是小矜联系你了吗?”

  清玄观主点了点头,“这么晚了还没睡?”

  清源挠了挠头发,“今晚是小矜第一次历练,我有些担心所以睡不着。”

  清玄观主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以为小矜是你啊!头一回下山历练,就被邪祟吓晕了。你师妹可厉害着呢?小小妖邪岂能欺负得了她。”

  知道傅矜一切都好,清源也放心下来,“师父不也一样,这么晚了还没睡,不就是在等小矜的消息。”

  清玄观主脸色一黯,“我相信她的实力,可我担心她身体会撑不住。”

  清源见状,连忙问道:“小矜的身体差成这样吗?”

  “哎。”清玄观主一声长叹,道出了心中的无奈。

  “那你还叫小矜下山,万一和邪祟打斗一半,她身体撑不住怎么办?”清源着急的质问,都顾不上尊师道长了。

  “你以为我就想让小矜下山吗?可是不离开,等她满十八岁的那天,就是她死期的到来。”清玄观主恼羞成怒,眼冒怒火的瞪向清源。

  “怎么会?”清源惊讶的瞪大眼睛。

  清玄观主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下意识的捂住嘴。

  清源眼眶红了下来,难以接受的看着师父,“这么大的事,您一直瞒着我和师兄。”

  “小矜呢?她知道吗?”

  “就是她让我不要告诉你们的。”事情不小心说出了口,也没办法在瞒下去了,清玄观主只好把真相说出来。

  清源擦了擦眼泪,“我以为这三年来,小矜的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看起来明明那么健康,脸色红润,又活泼调皮得很!”

  清玄观主眼神黯淡,低声说:“她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平时都在用灵力支撑着。”

  清源痛苦地踉跄两步,眼里皆是悔恨,“都是我和师兄的错,是我们太小心翼翼的对待小矜,害得她还要浪费这么多灵力,就为了不让我们担心。”

  末法时代,灵气稀缺,小矜每天辛苦打坐吸收灵气,获得的灵力本就不多,却还要为了他和师兄,花费灵力支撑着身体,让自己看起来就跟健康孩子一样。

  看着清源陷入自责的模样,清玄观主目光一冷:“你都知道小矜是不想你们担心,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哭哭啼啼,自艾自怜,小矜还没死呢?用不着你哭丧!”

  “师父。”清源大叫。

  清玄观主神色一肃,“把眼泪收起来,哭成这样像什么样?”

  除了和妖邪对战时,师父很少露出这种神情,清源一惊。

  恍惚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师父隐瞒真相,看着好像很可怜,什么也不知道,整天笑嘻嘻的。

  可是对于师父和小矜呢?

  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

  师父一早就知道,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很可能活不过十八,这对他何其不残忍!

  小矜呢?

  小的时候,体弱多病,大半的时间,都处于昏迷,等大一点的时候,身体终于好上一些,跟着师父努力学习术法,最后还要为让他和师兄不要担心,用自己辛苦吸收来的灵力支撑着身子,就为了让自己的面色好看些。

  和他们所受的苦相比,自己的确是矫情了。

  “我知道错了,师父。”

  清玄观主见清源眼眸清澈,心下一松,说:“小矜就是想让你们开开心心的,你不要有什么负担。”

  “我知道,”清源点头,似乎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天圆玉佩也救不了小矜吗?”

  清玄观主叹了声气:“若不是因为有天圆,小矜在十岁那年就已经...”

  他没有再说下去,

  清源听出他的意思。不死心的追问:“那您现在让她下山历练,是不是代表还有希望!”

  距离小矜成年还有三个月,他不信,师父若一点把握都没有,会让小矜独自一人下山。

  清玄观主捋了捋长须,目光透着窗户遥望远边的星辰,沉默了半响,说:“尚有一线生机,只是很难很难,几乎等于不可能。”

  清源看向师父,目光带着坚定,“您说过小矜是天才,是玄七观最优秀的弟子。所以我相信小矜,她一定能做到的”

  哪怕这个可能微乎其微,他也要相信她。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清玄观主却没有多加反驳,反而目光平和地看向他:“这样想就对了,小矜的本事早已超越了我,她的未来,我看不透。唯有一点,她的一线生机,必须下山才行。”

  ...

  傅矜回到傅家时,楼下大厅不见杨美琳母女的身影,想来已经上楼休息去了。

  暗黄的灯光,投射在傅矜孤寂的身影,她慢悠悠的走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从浴室洗好出来后,傅矜直接躺在床上,手里拿着的是之前那块能幻化成长鞭的玉佩,此时正入神的看着。

  这是一块圆形玉佩,呈翡翠绿,玉质光滑柔亮,似乎与寻常玉佩没什么不同。

  但在傅矜眼里,这里面刻画了无数晦涩难懂的符文,蕴藏的力量非同寻常,就算是她,花费了多年,也没能彻底研究明白。

  除了符文之外,里面还闪烁着一点耀眼的金光,这是在去宋家别墅前还没有的东西。

  傅矜知道这点金光便是功德之力了。

  天圆,是这块玉佩的名字,亦是玄七观的镇观之宝,可化百器,降妖驱邪...集功德之力,有蕴魂去疾之效。

  在她五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天圆认她为主,也正因此,她才能活到现在。

  要不然,按师父所算的,她会在十岁那年就夭折。

  有了天圆之后,傅矜的未来如何,师父再也看不透。

  十岁前的记忆,傅矜基本都记不清了,就连怎么让天圆认主的,她都迷迷糊糊的,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段时间的她,整个人都是病恹恹的,还极度的嗜睡,有时候睡上十天半个月的都是常有的事,而每次醒来,嘴里都是一股苦药味。

  有时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到了师父的声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