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深宫有朵黑莲花

第34章 无端猜忌

深宫有朵黑莲花 半枝雪 2116 2019-12-07 20:32:39

  一阵寒暄后,靖元帝客套留饭。

  “爱卿中午就别走了,正好多年不见,好好陪朕喝一杯!”

  唐镇骁有些不好意思。

  “老臣这一路灰头土脸的,连衣裳还没来得及换,怕污了皇上圣眼!”

  “不如改天,老臣一定进宫陪皇上痛饮!”

  靖元帝看了看他身上的衣裳。

  “倒是朕大意了!”

  “爱卿一路辛苦,朕就不留你了,赶紧回家先歇息吧!”

  本来也只是客套一下做做面子,好彰显自己圣明大度而已,是不是真留也就无所谓。

  “多谢皇上!”

  唐镇骁高兴地谢恩告退。

  他离开后,夏侯珏也起了身。

  “父皇,儿臣……”

  靖元帝看了儿子一眼:“怎么,你也想走?”

  夏侯珏表情凝滞:“父皇还有事?”

  靖元帝暗暗叹了口气,示意他坐下。

  “朕找你来,也不单单是让你见他的!”

  “还有件事朕总是不放心!”

  夏侯珏皱眉:“何事?”

  “去年蛮夷来犯那场战事!”

  “他未得朕的旨意,未曾拿到虎符便能调动十万雄兵,十万啊!不是五百,也不是一千!是十万!”

  靖元帝很焦躁,暗红的老脸青筋都爆出好几根。

  夏侯珏低着头表情冷漠。

  就为了这件事,父皇不顾自己反对,下旨把唐家的女儿赐婚给自己太子妃,明着是厚待功臣,实际上是掣肘唐家。

  他明知道唐镇骁只有一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必然不舍得远嫁。

  他也明明知道自己很反感。

  他虽不把女人放在心上,但他的正妻总要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上能替他尽孝,下能抚育子女,外能表率天下,内能打理宫务。

  谁曾想,父皇塞给他一个人质?还是个粗鲁野蛮的人质。

  想起唐宛凝那麦黄的肤色,那粗鲁的吃相,他不禁扶额。

  不过这件事毕竟已经过去,父皇为何旧事重提?

  “你在想什么?倒是说话啊!”靖元帝焦急。

  夏侯珏勾唇:“父皇想让儿臣做什么?”

  他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讽刺,总觉得自己要再次被利用。

  果然,靖元帝道。

  “必须把唐镇骁留在京城才好!”

  “他上了年纪,替大夏朝出了一辈子力,也该歇歇了!”

  “朕打算封他为一品镇北侯,赐府邸,让他以后不要回西北了!”

  “你想个办法好好劝劝,莫让他心生怨恨,如何?”

  夏侯珏:“……”

  讽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忍不住皱眉:“父皇,儿子觉得不妥!唐家……”

  “有何不妥!”靖元帝瞬间拉下脸。

  “朕这是犒劳功臣,怎么会不妥?”

  “唐家把持西北军时间太长了,再这么下去,那十几万大军姓唐还是姓夏还不一定!”

  “他现在能轻易调动十万,明日就能调动二十万!那万一……”

  “父皇!”夏侯珏脸色铁青,声音极度压抑。

  “当时情况紧急,唐将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无凭无据,您怎么能胡乱猜忌!况且此事非同小可……”

  他不喜欢唐家是一码事,要防着他们也没错。

  可就凭这些无端的猜忌就要把他们一家拘在京城,这……

  夏侯珏心头发冷!这样的行事,和后院那些无事生非的妇人有何区别!

  “恕儿臣不能同意!”他冷着脸言辞拒绝。

  “你!”靖元帝大怒:“这怎么能是胡乱猜忌!”

  “你才经历多少事,你才摄政几年!古往今来有多少乱臣贼子是边疆大将出身!”

  “别看他们平时伪装得好,对皇室也是恭恭敬敬,可回到边疆,山高皇帝远,手握重兵!他们把谁放在眼里!在当地那就是活脱脱的土皇帝!打量朕不知道?!”

  “是!他们是立了功,保护了一方百姓!可他们终究是朝廷的人!”

  “朕已经足够优待了,封妃封爵,还想怎样?!”

  “父皇!”

  夏侯珏双膝跪地,面色极冷。

  “如果父皇执意要这么做,儿子无能为力,只是恕儿子不能相帮!”

  “你……!”靖元帝气得浑身发抖。

  “好好好!”他冷笑道。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太子,好一个桀骜不驯的太子!”

  “既然你不帮,那就去奉先殿好好跪着!一天跪六个时辰,连跪十日!好好反思反思!”

  靖元帝说完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只剩夏侯珏跪在原地。

  “殿下!请吧!”大太监李宝源小心翼翼上前。

  夏侯珏冷眼看了看他,缓缓起身,往门外走去。

  出了御书房,夏侯珏看了眼毓庆宫的方向,转身去了奉先殿!

  ……

  凤阳宫。

  靖元帝揣着一肚子气来找皇后诉苦。

  “那孩子太不像话!竟敢公然顶撞朕!”

  “幸好当时没人看见,否则像什么话!朕就是太惯着他了!”

  皇后亲手奉上一盏香茶,在他身后塞了一条软枕,一边替他捏肩一边笑盈盈道。

  “皇上!”

  “珏儿年轻气盛,哪里明白您的苦心呢!”

  “再说了,那唐家毕竟是太子的岳家,太子就是心里想同意,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那孩子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

  靖元帝火气消了些,皱着眉点头。

  “是了!”

  “朕这么做,的确是落了他的脸面!”

  岳父被亲爹削去兵权,怎么说都不是什么光彩事!

  靖元帝忽然冷静下来,拉着皇后的手叹气。

  “还是你看得明白,幸好朕把珏儿交给你抚养,不然以那孩子的脾性,恐怕能反了天!”

  “云芝,这些年……苦了你了!”靖元帝很感触。

  皇后不好意思低了头。

  “皇上哪里话!臣妾身为六宫之主,宫里的孩子都是臣妾的孩子,臣妾不过是竭尽所能为皇上分忧罢了!”

  靖元帝盯着她看了许久,拍了拍她的肩感慨:“还好有你!”

  “不然这森森皇室,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皇后不好意思地垂首一笑,转移了话题。

  “那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靖元帝冷笑。

  “朕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便落他的面子,即便是他不同意,这样的风险也不能让百姓承担!”

  皇后迟疑了一下。

  “既然这样,那这事不如交给琰儿去办!”

  她笑道:“那孩子一向听您的话,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不如让他给您分忧……”

  靖元帝没怎么想便点了头。

  “是啊,还有琰儿,朕倒是忘了!”

  他笑了笑:“果然还是你最懂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